職場

|共98篇|

在家工作?日本職場沒這種事

日本疫情愈見失控,東京都的累計確診感染個案更突破千宗。首相安倍晉三今天會對東京等 7 個都府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當局無權禁止通勤上班。民眾紛紛質疑,如此一來電車只會持續人滿為患,無阻疫情擴散。因為在日本職場,並無「在家工作」的概念。一天不封城,都要出門。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武漢肺炎正將全球化逆轉?

美國、加拿大、歐洲多國先後封關鎖國,不惜犧牲豐厚商貿利潤抗疫,相信短短 1 個月前,沒有多少人料到世界會陷入如此困境。究竟這些非常措施,有多少會在瘟疫退卻後保留下來?全球化榮景會否就此斷送在武漢肺炎手上?智庫組織 OPEN 創辦人 Philippe Legrain 分析,全球化正在面對甚麼不可逆轉的改變,後武肺時代的世界注定不再一樣。

跳過求職過程,把你化為一張「技能圖表」

現今大數據當道,科技與網絡瞬息萬變。加上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去中心化的數據共享時代來到。科技公司看見其可能性,研發改變生活的產品。其中美國非營利組織 Learning Economy 主張,將人們的學習與工作經驗量化,經大數據分析,製成「技能圖表」,推算合適的工作及領域,代替繁複的應聘過程。

工作時使用社交媒體 —— 浪費時間還是激發腦轉數?

網上學習公司 Udemy 的數據顯示,有 6 成人在工作時一定會查看社交媒體,3 分 2 人表示在 Facebook 花費最多的時間。內華達大學研究人員稱之為「網絡閒散(Cyberloafing)」,更指此現象使企業造成每年 850 億美元損失。不過最近有研究表明,適量的網絡閒散可能對員工有利,小休有助他們重新整理工作,甚至紓緩職場壓力,令人重新振作。

Home Office 難專心?且聽時間管理教練之言

疫症爆發以來,為免與人接觸易受感染,在家工作成為很多人的新常態。初時或覺輕鬆,久而久之卻會被家中雜務纏擾,再加上疫情資料交流、排口罩、搶購糧食日用品等抗疫日常,都令人難以專心,通常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完成一天任務。多年來在家工作的時間管理教練曾撰文直指,在家工作難以為個人和專業時間之間劃清界限,但當她嚴格規定辦公時間後,情況出現了變化。

救世軍:擺脫隱閉陰霾 重上職場

29 歲的 Kenny 曾長時間隱閉在家,九年來沒有任何工作,每天靠上網度日;家人看在眼裡雖不是味兒,卻因兒子嚴重的社交恐懼症,他們對這情況也無從入手。直至接觸到救世軍「E.A.S.Y. Job 青年師徒計劃(師徒計劃)」,Kenny 成功「脫隱」重返職場,在烘焙界找到志向,更尋獲與人相處的自信。

【工會抗爭】荷里活幕後血淚史

在影視界,荷里活的名字無人不知,「陣容鼎盛、天價製作」每每是其特色之一,但近日一眾幕後工作人員發起 PayUpHollywood 運動,就揭露了業內鮮為人知的苦況和薪酬過低的問題,所謂的「天價」與他們一概無關。荷里活影視業,恐怕是「表面光鮮,內裡辛酸」。

在這裡,醫生要兼職的士司機糊口?

「德國之聲」報道,俄羅斯每年均有 1 成醫生轉行,導致人手嚴重不足,欠缺 25,000 名醫療人員。公立醫院的工作條件格外惡劣,醫護人員工時長但收入低,導致資深醫生逃亡潮出現。很多人跳槽私家醫院或製藥公司,仍在公立任職的則要「開的士賺外快養家」。

在警暴爭議中,美法警察的自殺潮

親共陣營經常用上美國和法國的例子,來證成香港的警暴「符合」所謂國際標準。美國和法國固然是民主國家中的最壞的警政例子,但兩國的法律制度,依然有能力把部分濫暴警送上法庭,作出判刑,向受害人賠償。在警暴爭議中,一些美法警察除了要擔憂法律制裁,也面對極大的精神壓力,影響身體健康之餘,今年兩國警察也爆發了一股自殺浪潮。

Moyashi:名叫「返工」的倫理價值

真誠地「熱愛上班」的日本人多數是年長一代,而且多數是無法抓住經濟好景尾巴的中低層工薪階層。因為他們無特殊技能,也處理不了新時代的問題,但幸運地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於他們的人生而言,除了「上班」之外再無可取之物,所以只能「真誠地」愛上工作。由此,「工作」不再是一種單純的經濟活動,用時間與勞力換取金錢,而是一種人生價值,也是倫理的基準。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東瀛奇談:「當你孩子出生,等同背叛公司」

根據日本法例,新生兒父母均可享長達一年的侍產假,雖然沒有薪酬保障,但期間可向政府申請津貼援助。日本公民享受合理合法的權利看似天經地義,但背後或需承受公司「另類」壓力和代價,早前便有男子因侍產假問題將公司告上法庭,事件究竟因何而生?

怎樣才算工作過勞?問問戰時軍火女工

勞工團體經常爭取制訂「最高工時」,除了保障僱員的合理權益,原來還可保障資方的生產力。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大量英國壯丁投入戰場,婦女則在後方貢獻,很多負責製造武器和彈藥,每每要快馬加鞭加班工作。有史丹福大學學者翻查當年的工作紀錄發現,工人工作超過特定時數後,便出現工作過勞以致生產力下跌,勞資雙方同為輸家。

日本動畫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數十人死傷,令國內外動畫迷為之悲痛。事實上,據日本動畫協會統計,自 2009 年以來,日本動畫的銷售額一直穩定上升,2017 年甚至突破 2 萬億日元。然而動畫師的工作環境並未得到改善,前年,知名動畫師水野和則過勞猝死,更是震驚業界。Vox 特與多位著名日本動畫家詳談,分析行業所面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