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共115篇|

地獄朝鮮不再?慢改的韓國職場文化

韓國職場以深受儒家文化影響著稱。要求定期免費加班、上司下班前沒有人敢離開辦公室、前輩對後輩刻薄粗魯等等,或是人們長期以來對當地辦公室文化的印象。不過,曾著書探討韓國社會及職場文化的記者 Frank Ahrens 認為,隨著 X 世代以至千禧一代嶄露頭角,甚至成為公司管理層,他們正認真看待這些僵化的企業體制。今天,韓國不同財閥家族中,已有約 130 名 50 歲以下的子女晉身高層,當中更有 3 人成為會長。新一代企業領袖開始接掌公司,為固有職場文化帶來改變。

華文華武:來!一起為國泰炒濃油埋單

國泰於近五任行政總裁的管理下,共錄得約 272 億元淨盈利,而其背後主要建基於被裁走的前線員工的血汗,以及定價較同行高昂的機票費用。無獨有偶,期內燃油對沖淨虧損的 271 億元,數字與政府今年出手「救國泰」而認購優先股和貸款的 300 億元相當接近,巧合得彷彿是要讓整個社會及全數國泰員工,一同為高層炒燶油埋單。

【裁員心理】愧疚的倖存者,質素下滑的公司

武肺疫情造成經濟壓力,全球受災最嚴重的行業,如旅遊、航空、酒店業,紛紛出現裁員潮。近日最為港人熟悉的國泰航空亦宣佈大規模裁員,裁減約 5,300 名香港員工,而旗下港龍航空即時結業。被裁僱員固然徬徨無助,但其實留下來的員工也是受害者,憂心下一次裁員之餘,更會因身邊同事被裁,自己卻能留下,而感到無比愧疚。

民安?大型裁員潮的歷史

武漢肺炎令百業簫條,特別打擊跨國航運活動。10 月 21 日,航空業巨頭國泰航空,便決定削減全球 8,500 個職位,包括在香港裁員 5,300 人。這次國泰裁員被指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直接把本地失業率推 0.1%。每當面臨經濟危機,社會就很容易爆發大型裁員潮,但「石英財經網」就考究,其實大型裁員潮是現代的產物。

廢印鑑:非不能改變的日本政府

持續了大半年的疫情仍未見竭息,相信年底前也無法根除。無盡頭的家居隔離改變了生活模式,也促進工作環境改革。9 月 24 日,日本政府宣佈放棄行之已久的印鑑制度,如非擁有特殊理由,政府機構的公文表格上不再使用印鑑。政府帶頭廢止印鑑,有望私人機構也跟隨。

科技公司抗疫新潮流:靈活工作間

在家工作大半年,上班族變得「公私難分」,與同儕共事又不及面對面方便,令不少人都想重回辦公室。公司亦各出奇謀,以吸引員工再度出勤。「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不少科技企業採用「靈活工作間」(dynamic workplace),重新配置環境及工時,提高合作性、專注度及安全感。

在家工作,公司應補貼員工租金?

去年,瑞士法院裁定一間公司必須承擔在家工作員工的部分租金,此例或成疫下新楷模。不過,在不在家工作,員工也需要有住處,公司為何要幫他們支付租金?英國廣播公司新聞就指出,在家工作或成日後職場新常態,部分瑞士上班族在選擇居住地時,已開始考慮在家工作的因素,而公司也可透過補貼租金,取代辦公室租金。

早一點收工,放地球一馬?

去年,德國解放技術研究中心聯合創辦人 Philipp Frey 主導一項破天荒研究,建議歐洲人將工作時間劇減至每星期 9 小時,以預防氣候系統崩潰。「碳排放量與工時之間有很強的正相關關係。我們大部分人在週末的碳排放量較工作日少。」既然我們的工作模式,影響我們如何消費,那在武漢肺炎重創後,我們又應否少做一些來保護地球?

疫情之後:4 天工作制,to change or not to change?

一場全球瘟疫,令人類生活產生劇變,包括我們的工作模式。提倡多年卻仍未普及的 4 天工作制,隨著各國逐步解封、民眾陸續重返辦公室,再次成為國際的討論焦點。抗疫成功的紐西蘭表示會身先士卒,向來傳統保守的日本,也有知名企業跟隨。這次多國重推週休 3 日制,能否成為我們的新常態?

遙距工作下,職場的新欺凌方法

疫情減退,不少國家逐漸復工復課,Twitter 卻反其道而行,表示「過去數月證明在家工作確實可行;如果團隊希望一直安坐家中上班,我們可以付諸實行」。虛擬辦公室或將進入主流,然而,除了居家環境容易令人分心外,遙距工作還有一個隱藏問題:更嚴重的職場欺凌。明明不必朝夕共處,為何網絡相見,竟令欺凌問題雪上加霜?

畢業等於失業:中國版

經歷了一個不平凡的學年,香港應屆大學畢業生告別學生身份在即,要在疫情打擊下的經濟環境中求職,又是一道難關。不過,香港畢業生們並不寂寞,遙望神舟大地,今年破紀錄約 900 萬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職場。不過,在中國僱主們正考慮裁員或凍薪的當下,職場是否準備好接受 900 萬生力軍,自是另一回事。

【唔讀書?】為何獨裁政權總愛不學無術之徒?

近年香港警隊支持度屢創新低,不少市民以「毅進仔」稱呼警員,揶揄他們知識水平不足。近日保安局回覆民建聯蔣麗芸和何君堯時所公開的數字,更為這個稱呼提供了明確的數據基礎:今年新入職的員佐級警員中,近 45% 只有毅進畢業,僅約 18% 有大學或以上學歷。不過,香港其實並非個別例子,世界各地不少獨裁政權,都傾向聘請學歷和技術水平較低的人士作為他們的爪牙。

中東外來勞工的悲歌:失業、挨餓、武漢肺炎

中東的波斯灣國家,長期依賴由亞洲和非洲輸入的廉價外來勞工來發展經濟,但一場武漢肺炎,令潛藏的問題無所遁形:一方面,2022 世界盃主辦國卡塔爾繼續冒險趕工、建設球場;另一方面,經濟不景導致大量人失業,對缺乏政府幫助的外來勞工來說,病毒的恐懼只是其次,解決飢餓才是燃眉之急。

有病仍要上班的亞馬遜員工

美國數以百萬計的人為避武漢肺炎,安坐家中上網訂購藥物雜貨,消息指龍頭網絡零售商亞馬遜(Amazon)這段時期的雜貨訂單量,比平日高出 50 倍。不過,公司是電子商務企業,但仍依賴工人繼續工作,貨物倉庫本身就是群聚之地,加上要收發不同地方的貨品,感染冠狀病毒的風險不低。近日「紐約時報」訪問 30 多名倉庫工人、現任及前公司員工了解情況,發現亞馬遜的措施似乎跟不上變化,不少員工生病仍堅持上班。

在家工作?日本職場沒這種事

日本疫情愈見失控,東京都的累計確診感染個案更突破千宗。首相安倍晉三今天會對東京等 7 個都府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當局無權禁止通勤上班。民眾紛紛質疑,如此一來電車只會持續人滿為患,無阻疫情擴散。因為在日本職場,並無「在家工作」的概念。一天不封城,都要出門。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武漢肺炎正將全球化逆轉?

美國、加拿大、歐洲多國先後封關鎖國,不惜犧牲豐厚商貿利潤抗疫,相信短短 1 個月前,沒有多少人料到世界會陷入如此困境。究竟這些非常措施,有多少會在瘟疫退卻後保留下來?全球化榮景會否就此斷送在武漢肺炎手上?智庫組織 OPEN 創辦人 Philippe Legrain 分析,全球化正在面對甚麼不可逆轉的改變,後武肺時代的世界注定不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