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共81篇|

日本動畫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數十人死傷,令國內外動畫迷為之悲痛。事實上,據日本動畫協會統計,自 2009 年以來,日本動畫的銷售額一直穩定上升,2017 年甚至突破 2 萬億日元。然而動畫師的工作環境並未得到改善,前年,知名動畫師水野和則過勞猝死,更是震驚業界。Vox 特與多位著名日本動畫家詳談,分析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打散工」的進化

美國皮尤調查中心曾有研究顯示,在美國的兼職員工中,有 64% 的人安於現狀,而全職僱員中也有 20% 的人,亦即約 2,600 萬名僱員寧願選擇兼職。全美各地,工時不定的多層次傳銷廣告鋪天蓋地,到處是超低薪的「在家工作」職位,可見許多人都希望能找到配合自己生活時間表的兼職工作。

重新投入工作:深度專注

工作時,我們都會依靠 Messenger 或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軟件和同事溝通。聊天視窗和工作不斷切換,看似高效率,其實每一次分心,就要花更多時間重新投入工作。英國廣播電公司(BBC)專文指出,這是大部分公司所面臨的難題。喬治城大學電腦科學系教授兼作家 Cal Newport,在其著作中提出「深度專注」的概念,即工作時不一心多用,專心於一項工作至完成為止。

終身僱用制走到盡頭,對日本反而更好?

日本企業推行終身僱用制度,讓無犯大錯的員工,即使表現平平,也可從入職安然工作到退休。如此一來,僱員更忠誠了,卻也更懶散了。公司上下得過且過、不思進取,步入全球化後,難與外國競爭。員工為保飯碗,事業停滯亦甚少轉工,而更多的冗員則對公司造成財政負擔。但如今年號變了,商界也要改變了。

Gloria Chung:創意是如何組成的

可是總是有些人都想要箝制 Creatives,「佢又掛住發白日夢啦!」「都唔知去咗邊度玩!」,甚至有些公司發明,Creatives 都要返九至五。好在我沒有返過那些工,而好老實,在香港叫自己做 Creative,其實有時心裡有愧,不過也是打工仔,寫字的時候就是文字機器;當食物造型師的時候,就是客戶經理;大部分時間,也不過是個銷售員,推銷自己的鬼主意、眼界、時間,不敢想像自己是如何有「創意」,怕被人冠上藝術家之名。

請大家準時下班:日本職場告別「酒局」文化?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帶起工作方式改革話題,任職網頁公司的女主角堅守「朝 9 晚 6」,完成重大項目也不慶功酬謝團隊。但現實中的日本,「下班後去酒局」仍是常態。原意是想促進下屬和上司溝通,卻被詬病為變相加班,影響員工私人生活,加上新一代不愛交際。彭博社報道,近日就有新任銀行高層,決意改變這個文化。

城市隱性「流行病」:Burnout

Burnout,有人稱作「過勞」,亦有人稱作「倦怠」。但最貼切的形容,或許就是其字面意思 —— 把自己燃燒殆盡、行屍走肉般的狀態。在奴性深重的亞洲社會,此等「喪屍」見怪不怪,可是如今在歐美地區,「它們」亦無處不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這種現象好比流行病,蔓延全球發達國家。法國、丹麥及瑞典等國已承認 burnout 綜合症,視為請病假的合法理由。

由日式美德漸成自毀的「我慢」

即使日本的上班族如何急欲擠上車廂,也總會先讓其他乘客下車。即使是 8 年前的福島核事故,日本災民亦安靜有序地等候分配救援及物資。小至日常生活,大至生死變故,外界對日本人的印象,始終是有禮、安靜、守秩序;其背後,即為日本社群一大特徵 ——「我慢」。

紅眼:「請勿轉台」—— 笨蛋錄用法則,愛護你的豬隊友

作為北海道電視台開局 50 周年紀念作,「請勿轉台」改編自佐佐木倫子同名漫畫,故事講述北海道札幌的某個小型電視台新聞部,在今年剛入職的幾名新人之中,有個百年一遇的奇葩,俗稱「撞板多過食飯」的豬隊友雪丸花子(芳根京子飾演)。同年入職的一眾新聞部初哥,都想爭取資深同事認同,脫離實習階段。但他們更不明白,為何像女主角這種報道離題、錯字連篇,「4」字和「千」字都會混淆,面試時甚至連電視台會不會開拍電視劇都未搞清楚的笨蛋,反而會被錄用。每年無數待職畢業生,千挑萬選,偏偏揀著一個爛茶渣,卻有資深員工提點職場新丁,這是基於「笨蛋錄用法則」。豬隊友是否真有存在的需要?團隊之中,可能真的需要 1% 的笨蛋,但一個真的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