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穀倉起火:烏克蘭戰爭可釀成國際糧食危機

A+A-
烏克蘭農民以機器在盧甘斯克地區收割農作物。 圖片來源:路透社

烏克蘭素來有「歐洲穀倉」之稱,農產品出口量近年快速增長,多國特別依賴烏克蘭出口的小麥。有農業分析師就警告,一旦俄軍進軍烏克蘭,當地農產及出口量勢必急挫,將直接衝擊全球糧食供應,利比亞、也門和黎巴嫩首當其衝,恐怕加劇當地政局不穩。

加州智庫組織 Breakthrough Institute 食品及農業分析師 Alex Smith 在雜誌「外交政策」指出,烏克蘭是粟米、大麥和黑麥主要出口國之一,小麥更是直接影響全球糧食安全。2020 年烏克蘭小麥總收成有 2,400 萬噸,出口約 1,800 萬噸,為全球第五大小麥出口國,供應對象有中國、歐盟,有部分發展中國家視之為命脈。

總計而言,全球有 14 個國家,國內超過 10% 小麥消耗量依賴烏克蘭供應。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數據反映,2020 年黎巴嫩半數小麥依賴烏克蘭進口;部分進口國本身就陷入糧食危機,如內戰頻仍的也門和利比亞,兩國分別有 22% 和 43% 小麥出產自烏克蘭;埃及則是烏克蘭小麥最大進口國,2020 年進口超過 300 萬噸烏克蘭小麥;馬來西亞和印尼同樣有 28% 小麥供應源自烏克蘭。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穀倉」的農產量並非平均分佈,東部省份才是小麥主要產區。澳洲高級農業分析師 Adrian Ladaniwskyj 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新聞訪問時指出,聶伯河(Dnieper River)以東的東部省份小麥產量,佔全國多達 47%。其中頓涅茨克(Donetsk)及盧甘斯克(Luhansk)兩省的農業發展,過去 7 年都受政府軍與俄羅斯分離主義武裝交戰所影響。

1 月 20 日,烏克蘭士兵在前線 Zolote 巡邏監察。 圖片來源:Wolfgang Schwan/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Smith 認為,目前局勢最教人憂慮的是,一旦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其中一條可能的進攻路線,正是由分離主義武裝部分佔據的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出發,取道東部省份直搗烏克蘭心腹,沿途必將破壞基建,導致小麥產量和出口急劇下跌。Ladaniwskyj 亦補充指出,黑海沿岸港口設備是烏克蘭農產品出口中樞,卻也是兵家必爭之地,意味著一旦戰爭爆發,烏克蘭與國際市場的聯繫將岌岌可危。

現時,全球糧食價格本來就已經與其他大宗商品價格同時上漲,以致任何供應受阻都可能進一步使糧食價格飆升。2014 年俄羅斯佔據烏克蘭克里米亞(Crimea),便曾經危及當年收成,全球小麥價格因而飆升 20%。Ladaniwskyj 提醒,如今烏克蘭小麥出口量是 7 年前的雙倍,一旦爆發軍事衝突,對全球糧食市場衝擊更是難以估量。

不要輕視糧食價格飆升的蝴蝶效應,依賴烏克蘭農產品的發展中國家將首當其衝,糧食危機可加劇政局不穩,其中以利比亞、也門和黎巴嫩特別堪憂。Smith 提醒,10 年前糧食價格上漲就間接促成突尼西亞與埃及人起義,最終演變為中東北非地區的阿拉伯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