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

|共61篇|

【制裁俄羅斯】外勞天堂變色,危及中亞國家

由於生活成本低、求職容易,加上語言相近,俄羅斯向來吸引吉爾吉斯和塔吉克外勞。他們的匯款養活了全家,更成為此這兩國家的經濟支柱,去年佔國內生產總值(GDP)多達 3 分 1。惟「經濟學人」分析,西方社會就烏克蘭戰爭對俄制裁,想要施壓以令普京停止侵略,卻連帶危及在俄工人的生計,以至中亞多國的命脈。

截斷敍利亞人道救援,恐成普京報復西方手段

當國際聚焦烏克蘭戰事之際,敍利亞內戰的反政府最後據點,仍然有數百萬人口依賴國際人道物資維生,兩場看似不相干的戰爭將可能互相牽連。有分析警告,本身支持巴沙爾政權的普京,可能利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在下月安理會表決時,截斷敍利亞人道救援通道,以報復西方國家的制裁。

【烏克蘭結婚潮】愛在戰火蔓延時

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出現了結婚潮。在戰前,烏國伴侶若要結婚,需要早一個月提出申請,而戰時戒嚴令,則允許士兵及平民可在同一天申請及結婚。據美聯社報道,特例之下,僅在基輔就有逾 4,000 對情侶註冊結婚,當中有士兵趕緊在出發前成婚,有些人則希望在戰火中捉緊當下,給予伴侶承諾,以免留下遺憾。

善用財富

財富的重點並不在於擁有,而是在於善用。
—拿破崙.波拿巴(法國皇帝)

“Riches do not consist in the possession of treasure, but in the use made of them.”
—Napoléon Bonaparte, Emperor of the French

無知者的惡:俄羅斯戰俘的反省及追悔

上月底,俄羅斯士兵 Vadim Shishimarin 被控射殺烏克蘭平民,在烏被判終身監禁,亦是首名受審獲刑的俄國戰俘。對於其他降服或被擒俄軍的在囚情況,外界所知甚少。「德國之聲」早前獲烏方批准,成為首個採訪這些俄男的媒體。他們聲稱對侵略鄰國深表遺憾,但從各自的參戰原因及經過,盡見無知者的惡。

戰勝恐懼

勇氣並非無懼,而是對抗恐懼,戰勝恐懼。
—馬克吐溫(美國小説家)

“Courage is resistance to fear, mastery of fear, not absence of fear.”
—Mark Twain, American writer

追蹤俄軍戰犯的人臉識別技術,為何惹爭議?

俄烏戰爭為史上首次把 AI 人臉識別技術應用於戰場,既協助認領遺體,亦追蹤戰犯身份。英國赫特福德大學專家 Felipe Romero Moreno 卻警告,免費提供技術的 Clearview AI 公司,以收集 1,000 億張人臉為目標,推銷予各地執法部門,早在世界各地鬧出私隱爭議。

烏克蘭戰爭導致黑海海豚死亡?

自 2 月以來,烏克蘭、保加利亞及土耳其一帶的黑海海岸已有數以百計海豚死亡。2 月同時是烏克蘭戰爭開始之時,美國國際公眾電台(PRI)引述科學家意見指,戰爭可能是造成許多海豚死亡的原因,因為海軍用於定位其他船隻的聲納系統,會發出強大聲波,可能使海洋動物迷失方向。

食物政治:各國如何利用糧食危機增加影響力

烏克蘭本來被喻為「歐洲穀倉」,是世界小麥出口大國。俄烏戰爭爆發後,俄軍砲火摧毀大量農田,又封鎖了黑海的出口港,令全球糧食供應大亂。世界糧農組織的食品價格指數在 3 月份一度突破 159,創歷史新高。各國出現嚴重通脹,食物短缺已在非洲造成饑荒,可是有國家卻利用這場糧食危機,試圖增加自身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烏克蘭戰爭】RAP 出戰時憤怒與傷痛

烏克蘭雖在 1991 年獨立成國,卻始終被鄰國俄羅斯「虎視眈眈」。直至今年 2 月普京開展全面侵略,烏國青年對俄的厭惡和仇恨,被敵軍的暴行激發至最高點,一股強烈的民族主義亦由此形成。他們對戰爭的憤怒及對家國的熱愛,藉著一名親赴前線的年輕 Rapper,以及他的饒舌音樂,終於找到宣洩的出口。

【烏克蘭戰爭】各地努力,3D 打印物資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近 4 個月,當地醫療用品及武器配件嚴重短缺。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各地 3D 打印機擁有者嘗試提供幫助,由專業人士用軟件設計出繃帶、止血帶、固定夾板及 AK-47 配件等,再在多地生產,希望用科技減少烏國士兵傷亡率。

在烏克蘭拾遺,細訴失去未來和希望的故事

作為烏克蘭獨立博物館(Maidan Museum)的館長,Ihor Poshyvailo 在俄軍初向基輔發砲那天,率先保護紀念那場推翻親俄前總統革命的展品,但這名策展人的任務不止於此。隨著侵略戰升級,他冒險流連戰地廢墟,收集童裝、擺設到汽油彈等各種物品,以保留戰爭的殘酷和抗爭的勇敢,給後世傳頌下去。

抗俄援烏的共識,快將在西方瓦解?

歐美國家 3 個月來同仇敵愾,向烏克蘭提供先進武器,並實施各種制裁,助其抵抗俄羅斯的侵略。然而俄軍於頓巴斯地區的行動進展緩慢,軍事專家預計將演變成長期消耗戰。如今西方領袖的意見分歧開始浮現,當初對於「援烏抗俄」的共識會否一同瓦解?

【烏克蘭戰爭】再也不回俄國的精英階層

自普京向烏克蘭發動戰爭以來,據知已有數十萬俄羅斯人逃離該國,當中不乏反戰的知識分子、記者及社運人士。然而,政商精英作為既得利益者,倒戈的情況極為罕見。近日就有精英階層公開反戰,甚至作好脫俄的準備,包括天然氣工業銀行副總裁 Igor Volobuyev 及駐日內瓦外交官 Boris Bondarev。

在疑美和反俄之間,希臘步向歐洲主義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希臘是少數與其「欲斷難斷」的西方國家。本月初公佈的民調顯示,支持對俄制裁及資助烏國購買武器的希臘人僅佔 54% 及 40%,兩者均遠低於歐盟的平均值。總理米佐塔基斯卻跟輿論唱反調,公開聲援烏人抗戰。當疑美民意遇上反俄政府,這個古老國家開始步向歐洲主義。

戰火蹂躪農地,烏克蘭人冒死重新耕作

全球最大小麥、粟米及葵花籽油生產地之一、素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遭受俄羅斯侵略近 3 個月以來幾乎無法耕作、生產及出口,多達 3 成農地仍被佔領或不安全。部分逃避戰火的農民現已回家,想要拾起犁,重新種植作物。雖然田地受損、收成難以外銷,甚至性命仍受威脅,他們依然決心復耕。

改語言、改課程、改歷史:烏克蘭淪陷區的俄化教育

烏克蘭遭俄羅斯派兵入侵前,本來約有 423 萬名學生,但戰爭爆發後,多數已經逃至外省及異地,被迫中斷學習或苦於適應新環境。烏國官員更指,俄軍在佔領地區以恐嚇及綁架等手段,沒收歷史教科書、施壓老師以俄語教學,並要求學校改用親俄課程。本是培育夢想和棟樑的校園,淪為抹殺身分及未來的戰場。

深入北約腹地的俄國軍事重鎮:加里寧格勒

在人文地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外飛地」,意即與本國分離、被其他國家包圍的領土。其中一個著名例子是俄羅斯的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該地區只有北愛爾蘭般的大小,被立陶宛、波蘭和波羅的海包圍,深入北約腹地。伯明翰大學國際安全教授 Stefan Wolff,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俄國在加里寧格勒的軍事部署。

俄羅斯寡頭:敵不過普京,也敵不過制裁

自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受到西方多番制裁,除了為平民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超級富豪亦被點名制裁,他們在海外的昂貴玩物及住處,諸如遊艇、私人飛機、豪宅和藝術品等被剝奪。據法新社報道,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寡頭遭受重撃後,似乎難再支持普京做法,但也難令西方撤回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