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

|共10篇|

法國第戎芥末為突然短缺?

法國人平均每年消耗 1 公斤芥末,其中大部分是以勃艮第首府第戎(Dijon)命名的第戎芥末。第戎芥末是法國家庭常備調味料。但最近數個月,這款調味料在法國神秘失蹤,即使一些商店有售,亦要限制顧客一人一罐。除了尋找第戎芥末的替代品,有人亦聯想到各種食品短缺陰謀論。

和菓子老店相繼結業,真的全因時代轉變?

以紅白羊羹聞名的島根「高田屋」、因貓饅頭打響名堂的仙台「寶萬頭本舖」、瓦片煎餅深受歡迎的神戶「菊水總本店」,以及在首都圈廣開分店的「紀之國屋」,這些創業數十甚至逾百年的和菓子老店,都在過去數月相繼結業。網民歸咎於疫症及便利店競爭,亦有分析認為是年青人口味改變。但最根本的原因,可能也是日本中小企的問題 —— 人口萎縮卻又固步自封。

供應鏈是企業減碳排放關鍵?

許多跨國企業已提出「淨零減排」目標。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分為三大範圍,範圍 1 和 2 分別計算生產的直接排放(包括燃燒燃料)及能源使用的間接排放。而範圍 3 則包含價值鏈上下游活動的碳排放。過往減碳倡議的主軸在於能源轉型,皆因化石燃料為碳排放的主要來源,盡快轉型零碳能源為應對氣候變化的基要目標;惟範圍 3 的排放愈來愈受關注,特別是在供應鏈上的脫碳進程。

一個雪糕品牌的罷市行動,惹來國家級的恫嚇

各地抗爭者時常透過杯葛行動來推動社會革新,有些人會因此面對權貴的恫嚇。在以巴問題上,就有「抵制、撤資、制裁」運動,抗議以色列壓迫巴勒斯坦人。知名雪糕品牌班傑利公司(Ben & Jerry’s)近日就宣佈停止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業務,以聲援抗爭者。事件最終惹來以色列和猶太社群的強烈反應,聲言要杯葛和興訟。

寵物加工食品,美味的秘密

準備好新鮮椰菜、南瓜、番茄、雞肉,打算為寵物親自炮製食物。不過牠並不領情,反而想念那天吃的狗糧。你不解,為何看上去乾巴巴、色澤跟牠大便一樣、氣味不怎麼討好的顆粒「食物」,總能魅惑牠的胃口?其實這一切,要由寵物心中的「美味」定義與人類不同,以及寵物食品行業如何研發出牠們想要的氣味與味道說起。

純素者佳音:無關蜜蜂的蜜糖

近年,肉類及奶製品的植物替代品愈來愈普遍,但對於不少人而言,替代品在口味、質地或烹調方面,仍是比不上原有食物。但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食品初創公司開始利用發酵技術,生產與原有食物生物結構相同的純素產品,令蜂蜜不一定來自蜜蜂,牛奶也不一定來自乳牛。這些產品對環境更友善之餘,亦為純素者提供更多選擇。

罷食中國製泡菜,反害了韓國食肆?

一段拍攝中國人大量醃製泡菜的影片,近日在韓國各大網絡論壇流傳,片中可見製作過程極不衛生,令大批韓國人望而生「畏」,開始罷食中國製泡菜。民眾支持本地貨,理應是舉國讚好,但南韓飲食界卻叫苦連天。只因在這個泡菜大國,多數食肆採用的都是 Made in China,結果這個「貪平」之舉,如今反成「趕客」之由。

食品包裝上的碳足跡標籤

市面上發售的食品對人體固然有好有壞,消費者在購買之前,可從營養標籤看出一二;但它們對於整個地球的好壞,卻似乎沒有一個清晰的衡量標準。近年,愈來愈多公司開始在產品包裝上,以標籤顯示其生產過程對於氣候的影響,甚至試用一些別開生面的方式,喚起顧客對碳排放的關注。

那個摩斯漢堡店,默默用著限定口味

1972 年創立摩斯食品,已故創業者櫻田慧是日本漢堡界具代表性的革新者。他塑造出以絞肉、洋蔥跟淋上大量番茄醬汁的摩斯漢堡。1973 年領先麥當勞,推出使用照燒醬的照燒牛肉漢堡。接著在 1987 年孕育出捨棄漢堡麵包、改用米做的摩斯米漢堡。創業以來一直遵行製作者為中心的生產導向,為此首次將開發模式,轉換為重視顧客需求的行銷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