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共6篇|

警察工會坐大,如何成為政府和社會的隱患?

近月,香港的各級警察工會多番發表公開聲明,其中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更一度形容示威者是「蟑螂」,又一度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內容令人咋舌。警察工會固然不是香港獨有的產物;在美國,當地的警察工會勢力便十分強大,很多學者和評論人便把美國長年的警察濫權問題,歸咎於美國的警察工會。

面對高鐵債台高築,日本如何解決?

中國高鐵的鐵路建設在去年年底已達 2.9 萬公里,客量貨量全球第一。贏盡全球的,除了總長度、客量貨量外,還有債務數字。據報中國鐵路總公司的負債已接近 5 萬億人民幣,收入還不足以支付債務的利息。鐵路公司負債不是中國的專利,世界上的國家鐵路都是不賺錢的居多。日本 80 年代國鐵民營化,其中一個主因也是債務問題。

法國罷工難再帶來改變?

曠日持久的法國鐵路工人工潮,時間之長打破 30 年紀錄,仍無阻國會昨日通過改革法國國家鐵路(SNCF)法案,雖然工會揚言繼續抗爭,但參加罷工的人數不斷減少,整場運動已難掩疲態。正當左翼分子紀念 1968 年學運風潮及全國大罷工 50 周年之際,不少人都質疑法國工運是否已然沒落,罷工從此再難左右大局?

賭城大罷工,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5 月 22 日,拉斯維加斯大約 25,000 名烹飪和調酒師工會成員參與投票,99% 人贊成在 6 月 1 日發動大罷工。工會成員在 34 個不同賭場度假村工作,聚集了集體談判籌碼,準備為新的 5 年合同討價還價。罷工原因不外乎爭取更高薪酬和福利,但這次罷工他們更是為了尋求更佳的工作保障,尤其是來自機械人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