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英國人的訴求不只有返工

A+A-
英國鐵路工人大罷工。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英國,罷工是一件等閒事。在英國住了一段時間,漸漸發現每年有一些日子必定會遇上罷工工潮。讀者如果居於倫敦的話,通常最容易留意得到的,就是地鐵工人罷工,然後某一條鐵路路線在當日取消。筆者撰稿當日正要往倫敦辦事,恰好遇上鐵路工人罷工,然後整條由劍橋到倫敦利物浦街(London Liverpool Street)的鐵路需要停駛。

當日適逢倫敦的大愛遊行(Pride parade),而由劍橋出倫敦的鐵路只剩下開往倫敦國王十字車站(London King’s Cross)的路線,我和數以百計的遊行人士迫在同一個車廂內,情況就如放工時間在金鐘地鐵站過海,不過路程需要足足 50 分鐘。雖然帶來不便,但英國人對罷工的態度,對比起香港人實在包容得多。大家安分守己的留在車廂內,未見有人對鐵路工人惡言相向,或如黎先生般在鏡頭前哭訴「我要返工」。

今年的英國通漲嚴重,加上鐵路公司在有營利下依然凍薪及裁員,令鐵路工會決心發動工業行動,對資方施壓。在英國,工會要發動工業行動,需要經過會員投票同意。另外,投票人數亦不低於門檻,通常為會員人數的一半。工業行動亦有不同的程度和策略,英國法例要求工會在發動工業行動前至少 7 日,必須公佈行動日期和預期受影響的服務:例如鐵路工會早前已經宣佈會在本年 6 月會有 3 日工業行動,鐵路公司亦會預先以廣播提醒乘客,或聘用臨時員工減低影響。有時罷工工人會在工作場所拉起封鎖線(picket line),並在封鎖線前擺街站宣傳工業行動,但筆者亦曾遇過鐵路員工如常上班,但將所有入閘機打開等取巧策略。

在英國加入工會,通常填寫網上表格即可,工會會向你提供會員證及會員編號,而會費則在薪金中自動扣除;在英國參與工會活動,是受法例保障的僱員權利,僱主不能單純因為僱員參加工會活動而將其解僱。雖然不是只有工會會員才可以發動工業行動,但工會有更強的組織力、法律相關的知識、對罷工會員的經濟支援等;另外在閒時,工會亦向會員提供與該行業或特定僱主相關的資訊、舉行社交福利活動,有助會員適應新的工作環境。在英國的讀者如果遇上勞資糾紛,第 1 步亦應該先向工會求助。

講到地鐵工人,無法不聯想起在港鐵為工友爭取合理待遇的程展緯先生。在香港,工會和工運已經不能多談,只能在此祝願各位平安。

CUP 出版 @ 香港書展 2022

不論是寫還是讀,文字能抒發人的心情,也能紀錄時代掠影,在今個夏天尋書香,就是我們能捕捉的小小歡悅。CUP 媒體準備了多本好書待讀者發掘,更有精美周邊產品,不容錯過!

  • 7 月 20 至 26 日(星期三至星期二)
  • 灣仔會展 1B-E31 攤位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