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

|共48篇|

黑暗營銷學:大企業如何重新包裝貧窮

現時世界仍有很多地方面對嚴重貧富懸殊問題。貧窮除了源於政府腐敗以及連串政策失當,也源於官商勾結、無良商人對普羅市民的種種剝削。英國老牌時事評論員麥金斯特利(Leo McKinstry)就在時事雜誌「旁觀者」撰文,揭示有些大企業在市民大眾的指責下,如何透過重新包裝貧窮問題,調整營銷策略和品牌定位。

在內憂外患之中,美國的貧窮率何以暴跌近半?

過去一年,美國飽受種族衝突和疫情所困擾,最近的阿富汗撤軍風波也令拜登政府遭到各界猛烈抨擊。正當中俄的「美國衰退論」炒得火熱,8 月最新的美國經濟數字卻推算,當地貧窮率在三年之間暴跌近一半,由 2018 年的 13.9%,跌到 7.7%。多間美國主流媒體和學者就分析筒中原因。

【Soul Monday】印度希望巴士,為孩童「運來」學校

一直以來,非牟利組織 TejasAsia 都在印度營運「希望巴士」,每個工作天都會出車前往新德里貧民窟,為勞工、拾荒者及清道夫等低下階層的孩子,提供他們本或遙不可及的學習機會。疫症大流行後,這些流動課室更填補了教育缺口,亦為兒童帶來另一片天地,暫別困境,擁抱童真。

消滅貧窮是減少全球能源消耗的關鍵?

過去,不少人視環境污染為經濟增長不可避免的副產品,當參與氣候變化討論時,有大國會托辭自己是發展中國家,要著重經濟增長,改善人民生活質素,拒絕為溫室氣體排放設上限。列斯大學環境學家 Marta Baltruszewicz 的新研究就打破了扶貧和環保對立的迷思,證明消滅貧窮和減少能源消耗環環相扣。

公義還是基本需要:該如何界定貧窮?

2 月 25 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實現了 9,899 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壯舉」。可是有評論質疑,中國所依據每人每年收入約 3,218 人民幣的貧窮標準過低。同時,疫情打擊經濟,令貧窮成為各國的關鍵詞,就讓我們反思一個經濟學上的老問題:究竟該如何界定貧窮?

蠶食人類的時間貧窮

在中文世界裡,貧、窮二字,各帶有缺少、花光的意思,例如貧血、窮盡。「貧窮」二字拼在一起的話,很自然會讓人聯想到缺少錢財、生活拮据的狀態,而政府一般也會按收入來界定貧窮。可是上述所指的,其實只是「收入貧窮」(income poverty),貧窮還有更多面向,近年就有不少學者討論「時間貧窮」(time poverty)。

舊區士紳化是社會問題,也是一道哲學課題?

近年有很多舊區湧現文青風格的小店,吸引大家消費打卡,卻也推高同區物業價格,原區居民和商戶恐有被迫遷風險,觸發舊區「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爭議。紐約大學法律學院學者 Daniel Putnam 撰文指出,士紳化現象遍及全球大城市舊區,很多人視之為社會政策議題,但其實哲學上同樣有介入討論的空間。

2021 年全球 10 大風險預測

2020 年武漢肺炎成為世紀大疫,國際形勢風雨飄搖,疫情尚未有解決跡象之際,究竟新一年還要面對甚麼挑戰?智庫組織 Atlantic Council 憑藉為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IC)進行預測的經驗,評估 2021 年有 10 大國際風險 —— 台海局勢或引起美中衝突、各國因抗疫債台高築恐釀金融危機、世界處於 50 年來最嚴重糧食危機等。

方俊傑:藍調天后 —— 怪你過分自信

可惜,大部分叻人也似 Chadwick Boseman 個角色,不屑跟幫到自己手的大姐打好關係,以為一做就是庸才。真有才華的人還好,但現在看到的,是無論有沒有才華的人都一樣,就算從來未證明過甚麼,從來未有任何貢獻或作品,總之自己覺得自己好勁,一直無運行,只是世界沒有眼光沒有品味,跟自己的能力完全無關。

愈扶愈貧的方法:AI 演算法

踏入數碼年代,網絡經濟看來是大勢所趨,近年各地政府極力推廣電子支付,市民的生活也與互聯網關係日深。可是,網絡經濟其實暗藏很多陷阱,「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專題報道就警告,一些 AI 演算法正在製造貧窮,影響低收入家庭獲得貸款和政府補助的機會。

不平安的聖誕:以色列的貧窮浪潮

武肺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勢把全球數以千萬計的人推進貧窮線。以色列雖然只有 2.5% 人口信奉基督宗教,但身為聖城耶路撒冷和耶穌出身地伯利恆所在的國家,每年聖誕均能吸引很多人到訪。然而,該國今年將要渡過一個十分困難的聖誕:他們正面對近代最嚴重的貧窮問題。

【Soul Monday】用廢膠交學費,改變的不止環境?

貧窮和污染問題,兩者均困擾印度已久,但原來要同時解決,也並非毫無辦法。在東北部阿薩姆邦古瓦哈提市一條村落,非裔美國人 Mazin Mukhtar 與妻子創辦學校 Akshar School,讓孩子以塑膠廢料充當學費,令他們能夠接受教育,同時成為環境守護者,幫忙阻止村民燒毀廢膠,減少產生有毒氣體。

輸在起跑線:以數字講述澳洲跨代貧窮問題

在 2020 年,各國除了面對世紀疫症,還要對抗可怕的經濟大簫條,預計全球 4,000 萬到 7,100 萬人將被推進絕對貧窮線之下,不單是發展中國家,連英國和日本等發達國家都難以倖免。貧窮會大大打擊孩童成長,很有可能造成跨代貧窮的問題。今年 10 月,墨爾本大學的應用經濟學家就發表報告,以澳洲為例子,用數字呈現貧窮問題對兒童成長的影響。

2020 中國滅貧成功?

共產黨帶領下的新中國,今年又有壯舉。中國官媒報道,貴州省最後 9 個貧困縣達成脫貧目標,已從貧困名單中剔除,意味中國再沒有官方定義的貧困地區。報道更稱,中國在自設的 2020 年期限前,提早一個月消除絕對貧困。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外國經濟學家意見,認為中國政府在滅貧方面使用雙重標準:中國身為中等收入國家,不應按貧困國家的指標,將貧困標準訂得過低。

喝水充飢,活不過冬:年輕的日本露宿者

踏入 11 月,日本重現武漢肺炎大規模爆發之勢。北海道、東京都及大阪府等地域,單日新增確診個案事隔多週再創新高。疫情再度惡化,經濟愈發嚴峻,更多人失去工作甚至住所。「朝日新聞」旗下網媒 AERA dot. 報道,近月都內露宿者出現年輕化趨勢。他們正值壯年卻無業無家,只能靠喝水充飢,憂慮活不過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