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www.info.gov.hk
圖片來源:www.info.gov.hk

凡事向好個邊諗(現時環境,也唯有這樣),沒有諮詢,個人意志先行,林鄭故宮一事,從單 Deal 看清奶媽內心真世界。以 Deal 論 Deal,談到大型建設,當年殖民地政府的玫瑰園計劃大花金錢,猛益自己人,但沒問題,香港機場到現在仍然威震全球,以此先例,審視奶媽這單 Deal 明顯不夠水平,或許她也沒想過要高明,因在奶媽的浩瀚世界,天上地下,就只有自身一人……

首先講錢,故宮博物館能有多吸引呢?如果說迪士尼在內地又起,在香港又建,是互相搶客行為,那麼在北京有故宮及故宮博物院,台北也有國立故宮博物院,在香港又建故宮,到底又算不算在紅海搶客呢?香港的土地資源最珍貴,西九要起故宮博物館,香港有多大著數?

如果真心想看故宮及其展品,為何不到北京,至少還有一系列相關的甚麼長城、天壇……又或到國立台北故宮博物院,也可順道理解日本殖民,如何有助保持民族質素,然後再在圓山飯店,感受當年大時代的巨變。對於內地人來說,未來香港高鐵通車,你猜他們有多大意欲在香港看你的故宮博物館?他們為何不到北京看呢?相較之下,將該館定為多元性向劇場,因在內地沒有得看,可能更有價有市。

香港人會幫襯嗎?

對不起,飛往北京跟東京的機程相若,暫時為止,只知香港人守候平價日本機票,到東京大阪血拼,再在京都奈良影靚相上臉書,卻沒有聽人說北京機票一票難求,要到長城做好漢,留倩影。說真,故宮還有甚麼是潮的,又有誰人可以令其再潮起來?記憶中,就只有貝托魯奇執導,坂本龍一配樂的「末代皇帝」及張之亮的「中國最後一個太監」,讓人對故宮有點興趣,但那印象絕對負面。中國的奇珍國寶間中來港巡展並無大問題,如「清明上河圖」,在港便大受歡迎,但當長駐展覽,則肯定死硬。

以林鄭智商,沒理由不知故宮博物館的下場,但仍然要借馬會過橋,大興土木,則很有可能是為自己前途「買」路了,拿港人短缺的土地空間,買自己前程,反映她心目中,沒有共富貴,同患難,她的政治原則是她富貴,你患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錯選參戰頭炮

但從「買」路的角度看此事,也不見得高明。

從市場學而言,選擇「故宮博物館」作頭炮,其實十分不智,及迷信點講:「不吉利」。「故宮」兩字帝皇獨裁意味太濃:一個皇帝,加上一大班宮女太監足不出城,與世隔絕,自以為天下我有,自己皇位自己傳,禁宮之內,陰風陣陣,冤獄壓迫,殘暴變態,而且當時世界巨變已生,全球經濟及科技神速進步,全球化加劇,明清皇帝等同守舊固執,脫節自大,尤其在大家心目中,清慈禧不是甚麼好東西,當日本成功轉營,中國還是給紫禁城之內的一班人拖著後腳,無法前行。

這種氛圍跟香港格格不入,香港成功全因法治下的廣闊自由。錢與人皆可自由進出,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在香港自由市場自力更生,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可以抱持自己的信念,沒有人會主動改變你,市場會告訴你大家的看法,但你也可不理市場,堅持己見直至永遠。香港的美好正正絕不強迫,沒有教條,這正是要成為一流交匯平台的先決條件,這正正為何香港可中西滙萃。西九的營運理念,應該是百家平台,而非展示主權及傳統,更不是拿來給一人作為向上爬的籌碼。

林鄭奶媽北宮南調,似乎仍然夢牽坐鎮紫禁之巔,心中迷戀權力,視一切人不是草民,便是太監宮女,只望一人獨贏,而非大家富貴,跟全球權力下放的大勢格格不入,也鐵定違背香港重視自由的傳統精神。講到尾,地球上最需要奶媽的,就是未戒奶的小孩,而我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