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宣傳

|共25篇|

由「常識」開始的美國獨立革命

1776 年 7 月 4 日,大陸會議通過「美國獨立宣言」。「獨立宣言」與「憲法」、「權利法案」,成為美國建國及理念基礎的「自由憲章」。但在建國以前的北美十三州,另一份由湯瑪斯.潘恩撰寫的 47 頁小冊子「常識」(Common Sense),已為十三州提供脫離英國獨立的理據。

美色誘惑 —— 南韓 80 年代反北韓宣傳單張

南韓的「禁止散發反北韓傳單法」將在本月底生效。韓戰停戰以來,韓國人向朝鮮邊境放熱氣球散播宣傳單張的心理戰場面也許不復見。談到反北韓傳單心理戰,80 年代的南韓,曾興起向北韓投放美女照片傳單,嘗試以美人計分散北韓士兵注意力及招降。

向中共學習的外國政客

中共早前宣稱全國成功脫貧,再無地區陷入絕對貧困。今年無懼疫情,堅持推進脫貧工作的中國政府,自然樂意與各國分享其「成功經驗」。早在好消息公佈前的 10 月 12 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便舉行為期兩日的「擺脫貧困與政黨的責任」國際理論網上研討會,邀請百多個國家約 400 名政黨代表和駐華使節參與。「經濟學人」文章分析,中共正以致富為主題,吸引不滿民主制度的外國政客。

「戰狼畫手」:中國大外宣新路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本週一在 Twitter 發佈一張改圖,圖中顯示澳洲士兵用刀架著阿富汗兒童的喉嚨,澳洲總理莫里遜為此要求中方道歉。儘管如此,該圖作者、中國 CG 畫家烏合麒麟卻於日前製作另一圖片「致莫里森」批評對方。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定居澳洲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談及本名傅宇的烏合麒麟如何在中國聲名鵲起,成為「半官方宣傳畫家」。

鄭立:「亂港黃屍狗圖鑑」讀後感

可以說,這本書基本上是為所有在裡面出現的人宣傳。因為就算有這些花生,恐怕也不會改變讀者對這些人的印象吧?真藍絲本來就討厭這些人,根本不會受影響;一般人根本沒興趣看;黃絲則可能看也不看就丟了;本土派就會覺得很有趣而收藏起來,但讓人知道更多資訊和人物倒是真的。

「喚醒世界」:美國新規定限制中國官媒

近年中美關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中國爆發瘟疫之際,不忘派軍機踰越海峽中線,美國戰機隨即高調繞台飛行。日前,美國政府又放狠招,宣佈使用「外國使團法(Foreign Mission Act)」,將 5 間中國官媒列為駐美國家機構,要求他們遵守有關海外領事館的規定,為何會出動條例限制中共官媒發聲?

【武漢肺炎】政府愈打擊流言,病毒擴散愈廣

繼搶米後,廁紙成為本地謠言流傳下的搶購目標。不少謠言,確實由人惡意散佈,導致各種「盲搶」行為。但撇除這類別有用心的可鄙行為,不妨反思,為何有人主動傳播錯誤信息?又為何有人相信未經核實的消息?要找出答案,或可參考雜誌「外交政策」過去所報道,中國政府在「打擊謠言」方面遇上的問題。

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當人民對政權不滿,走上街頭抗爭,獨裁政府很多時會訴諸暴力,血腥鎮壓人民反抗的聲音。2019 年,香港人便飽受了超過半年的警察暴力,而世界多國也烽煙四起。獨裁政權的法寶,除了槍炮,還有文宣機器和媒體審查,用以作思想箝制。由於單憑血腥鎮壓,很快便會民心背離,獨裁政權會以各種措辭,美化暴行,凝聚民心。過去不少社會科學學者,便剖析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德國政黨「自我訪問」成風,記者地位岌岌可危?

每近選舉,候選人除了加緊宣傳政綱,往往會出席論壇、接受訪問,以增加曝光率。不過,近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段受訪影片在國內引起討論,爭議點和她的言論無關,而是主持人的身份 —— 同屬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議會黨團領袖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自己人訪問自己人,令「德國之聲」不禁質問:「誰還需要記者?」

網絡輿論戰,中俄高下立見

中國認定有外國勢力操控香港近月的抗議運動,利用「暴徒」來威脅大陸主權,官媒更譴責香港「暴徒」「數典忘祖」,這種說法在大國防火長城內或許有效,在國外,則難以令人信服。媒體 Quartz 引述專家表示,此等做法極為笨拙,與俄羅斯在西方社交媒體上傳播虛假信息的行動,形成鮮明對比。

當電影成為候選人拉票造勢工具

「印度不會懼怕恐怖,讓恐怖懼怕印度!」這類愛國大片的露骨台詞,無論放在哪個國家,相信大家都不以為然,但由敏感角色、在敏感時刻說出口,卻可觸發軒然大波。印度下週即將舉行國會大選,一齣以現屆總理莫迪為主角的傳記電影,居然就在今個星期五公映,把莫迪神化為印度愛國英雄,對選情的影響顯而易見,叫一眾反對派領袖及輿論譁然。

為何獨裁者總愛電影?

法西斯及共產主義獨裁者早就了解到電影的力量,更對當時敵對陣營,英美出產的電影情有獨鍾。專攻德國研究的美國文學學者 Peter Demetz 最近出版新書,探討希特拉、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墨索里尼、列寧、史太林等獨裁者如何看待電影。「德國之聲」記者就與他討論,獨裁者與資本主義味濃厚的電影有何關係。

第一屆奧斯卡男主角,是納粹推銷員?

1929 年 5 月首屆奧斯卡頒獎禮至今,已有差不多 90 年歷史。手上只要有一個小金人獎座,便代表取得電影業界最高榮譽。然而,首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德國演員埃米爾.傑寧斯(Emil Jannings)名成利就以後,卻因日後被納粹黨相中其名氣,以拍攝電影,成為宣揚納粹主義的一分子。

極速「下架」的政治廣告:重新思考移民問題

貌似鼓吹種族隔離的廣告,實際是去年 11 月才成立的新政黨「愛沙尼亞 200」的宣傳廣告。「在愛沙尼亞人民面前舉起一面社會之鏡,揭示我們社會的痛處。」黨主席 Kristina Kallas 解釋:「對廣告的反應正正顯示,這是一個痛處。」廣告劍指的是現時愛沙尼亞的種族「隔離」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