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養兵千日,用在一朝

A+A-
1960 年左右的韓素音。 圖片來源: Ernst Haas/Ernst Haas/Getty Images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成為中國的武漢肺炎國際代言人

譚總幹事當初宣佈:武漢肺炎不會對世界構成威脅。但眼看韓國和意大利雙雙淪陷,譚德塞即刻改口,聲稱這是禍害全球的危機。

譚德塞之所以被中國選中,是因為二十年來中國在埃塞俄比亞的融資和援助,超過埃塞俄比亞國債的 6 成。首都的輕鐵和環城公路,加埃塞俄比亞到吉布提的鐵路全部由中國包辦。

養兵千日,用在一朝,譚德塞不是第一個代言人。

70 年代中國僱用混血女作家韓素音,為中國的毛澤東文革極左政策向西方宣傳。

韓素音的父親是河南人,在比利時畢業的工程師。在比利時求學時娶了比利時妻子。韓素音中西混血,1933 年考入燕京大學,但聲稱因為她的混血外貌遭到歧視。1935 年她前往布魯塞爾讀醫,3 年後回到中國,下嫁軍官唐保璜。

日本侵華戰爭期間,韓素音在成都的一間美國基督教會醫院工作。那時候她寫下小說「目的地重慶」。

兩年後丈夫奉派倫敦為中華民國駐英軍事參贊,韓素音帶著女兒飛英國,在英國繼續研究。中日戰爭之後,唐保璜死於國共內戰。韓素音在英國取得正式學位,再回香港瑪麗醫院實習,遇上她第二個丈夫康培(Leon Comber)。

康培是英國馬來亞半島的情報員,專責剿滅馬共,思想左傾的韓素音,與第二任丈夫搬到柔佛,繼續在那邊的醫院工作。

在馬來半島,韓素音目睹華人在戰後的獨立民族運動,深受震動。她認為她的中國血緣,應該支持以華人為主的馬共推翻英國殖民主義者。其時新加坡新成立的南洋大學校長林語堂請韓素音去教英國文學,韓素音拒絕,聲稱她對教狄更斯的維多利亞文學沒有興趣,她想撰寫新的「亞洲話語權文學」。

這套心理,對於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自然是送上來的一名目標。香港大公報一名與韓素音曾在燕京同窗的副總編輯,聯絡了這位舊同學,安排韓素音訪問北京,會見周恩來。

1976 年 11 月,韓素音在中華總商會的午餐會上發表演說。 圖片來源:C. Y. Yu/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韓素音對周恩來的魅力大為傾倒,來到香港,在精英的港大舉行講座,聲稱文革的中國貢獻巨大,婦女得到解放,無產階級成為主人,比起西方的社會主義政府,紅色中國實現了人類的理想。

但韓素音自己卻不願回到她所讃頌的紅色中國定居。不久毛周死亡,四人幫被捕,韓素音宣傳的那一套,瞬即化為笑話。

但 1977 年初,韓素音又來香港,在大會堂發表演講,自稱「我向來非常不喜歡江青」。其時鄧小平尚未復出,韓素音不知道風向,只知道華國鋒當權,揣摩着曾經批判鄧小平的華國鋒路線,聲稱「鄧小平犯了錯誤,他還沒有足夠的作出自我批評」。

如此胡亂投注,鄧小平復出當權之後,自然對韓素音不理不睬。韓素音在西方本來沒有甚麼公信力,此時更為尷尬,悄悄地退出了中國,選擇了瑞士洛桑,一個完全沒有共產主義理想色彩的地方,靜靜地結束了一生。

死後中國並無唁電哀悼。因為她的利用價值非常短暫,已經完全結束。

昨日的韓素音,今日的譚德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