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

|共46篇|

方禮倫:Sensitivity And Tolerance Can Go Too Far 英國的極左意識形態

作者身為中英混血人士,與香港妻子移居英國後,卻被指「種族主義者」,而不是被所謂的種族歧視。事緣他畢業的英國大學母校,有一些學生發起聯署,要求移除校內一名 400 年前的贊助人畫像,理由是這位善長曾經由「販賣奴隸」而得益。作者拒絕之後,即被該校的左翼學生稱為「種族主義者」。好笑嗎?

方俊傑:間諜之妻 —— 婚姻、國家與忠誠

日本在二戰犯下的罪行,至今在某程度上仍是不能提及的禁忌,「間諜之妻」明刀明槍引起議題,值得大家反思一下。愛國真的絕對正確?沒有另一種概念位於國家之上?假設你的國家主動出擊,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帶來災害,你還應該一往無前地愛護下去擁戴下去?這其實跟男女私情沒有甚麼分別,愛唔係大晒㗎!

二戰時歐陸精英流亡之地:英國

在今天,有不少人為了自身安全,並要與極權長期作戰,而被迫離鄉別井,流亡他方,英、美、加等西方民主大國是他們的主要目的地。這套流亡機制可遠溯至二戰,當時納粹德國橫掃歐陸,在各地扶植附庸政府,很多歐陸精英就遠走英國,建立多個流亡政府甚至組織軍隊,以謀復國大業。

人權不可或缺一環:出入境自由的歷史

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入境條例」修訂,政府可授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不可運載某人」。大律師公會憂慮入境處處長的權力難以受到約束,修例會威脅香港人的出境自由。後來,保安局回應指修例只是針對來港航機,港人出入境自由依然受到基本法保障,但已令不少港人忐忑不安。出入境自由被視為現代人權理念很基本而且古老的一環,不容剝奪。

影帝尤伯連納的故鄉:遠東共和國

韓裔美國演員史蒂芬元入選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候選名單,有些媒體形容他為「首位亞裔奧斯卡影帝候選人」。其實在此之前,已有兩名亞裔人士奪得該項殊榮,分別是著名印度裔演員賓京士利(Ben Kingsley),以及老一輩港人家傳戶曉的尤伯連納(Yul Brynner)。其中尤伯連納的故鄉,是已經從世界地圖消失了的「遠東共和國」(Far Eastern Republic)。

Moyashi:菠蘿民族主義

到底台灣稱呼的「鳳梨」是否等於香港的「菠蘿」?兩者外觀相似,味道又說不出有差很多,感覺可以是同一個東西。然而細節地方又有明顯的分別,而且產地水土又不同,難道不可以算是兩個不同的品種嗎?話說回來,我們正在討論的是「鳳梨」還是「中國人」來著?

由世界威脅到人權一部分:雙重國籍的歷史

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專訪時表示,要嚴格執行「國籍法」,禁止雙重國籍,並直言港人不應「一腳踏兩船」。早前也傳出消息,加拿大憂慮中國取消承認港人雙重國籍,而部署撤僑。學界已就雙重國籍討論多年,美國天普大學教授 Peter Spiro 就曾在法學期刊撰文,追溯雙重國籍的歷史。

民主也不是請客吃飯

毛主席有句名言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其實民主進程又何嘗輕鬆?說到底,請客吃飯多少有點奢侈,而民主是我日用糧,是生活的必需。從新加坡的歷程看來,不止治權的平穩更替需要民主;民權的伸張、生產的有序、社會的融洽,缺乏民主是無法實現的。

打撃國家級恐怖組織:制裁伊朗革命衛隊

美國宣佈制裁的中港官員之中,包括了前任和現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和鄧炳強。有傳媒報道,坐擁百億資產的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由於擔心被美國制裁,早於 5 月時已陸續把存於外資銀行的資產轉移至中資銀行。其實,美國早就有制裁別國武裝部隊的先例。

「白紅白」旗 —— 白羅斯示威者的國旗

白羅斯總統選舉引發的示威仍然持續。示威行列中,不時會發現有白紅白橫條旗飄揚,上面間或有一面盾徽。這面白紅白旗,屬於 1918 至 19 年短暫存在的白羅斯人民共和國(Belarusian People’s Republic),多年來一直與紅綠旗爭奪國家象徵地位。在反對人士心中,更是代表自由的旗幟。

所羅門群島,兩岸外交戰第二回合

去年 9 月,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及基里巴斯先後與台灣斷絕外交關係,轉投中國。儘管島國政府深受中國銀彈式投資及援助的承諾吸引,但所羅門群島人口最多的馬萊塔島(Malaita)人民,似乎並不滿意政府的選擇。如今,馬萊塔島與中央政府正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中,上演親台與親中的衝突。

「國家安全」:上世紀的落伍概念?

自 2003 年起,香港人就已經為應否立國家安全法而爭擾不休。反送中運動未休之際,人大終於宣佈將透過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不經本地立法機構,直接將國安法引進香港,以捍衛主權完整。誠然,不少國家都有所謂的「國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Law),但是冷戰過後,很多地區的「國家安全」涵義已經大有不同,與其說是「國家安全」,更應說是「國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