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

|共148篇|

Moyashi:愛國無罪

在新中國,「愛國」是唯一被允許的情感宣洩理由,而「反日」是政治現實中最保險的宣洩方式。所以為甚麼地方電視台拍那麼多抗日劇,數量多得不合情理,手撕日本兵之類的劇情也不合情理。但無論多不合情理,這也是最政治正確地讓情緒及想像力起飛的方式。

姊妹情:白羅斯女士對抗不人道監獄

過去一年白羅斯示威浪潮中,不乏女性結伴同行,反對盧卡申科操縱選舉的場面。抗爭迎來打壓,被捕入獄的女性人數亦不少。據人權組織 Viasna 數據庫顯示,從去年 8 月 9 日選舉日至本月 13 日,全國共有 960 名女性被捕,牢獄日子合共 13,648 天。白羅斯女詩人、作家 Hanna Komar 去年亦一度入獄,她在網上雜誌 Eurozine 分享,志同道合的女囚友們如何透過姊姊情誼,捱過不人道的監禁環境。

泰國富家子倒戈:一個無能的首相,有損你的精神健康

泰國去年爆發的反政府浪潮,雖因禁止集會的防疫規例而一度沉寂,但當局抗疫無能引致經濟重創及病逝者眾,令抗爭運動在最近數週捲土重來。29 歲的 Tanat Thanakitamnuay 正是在警方清場期間,遭催淚彈罐擊中右眼而永久失明。暱稱 Nat 的他,其實才倒戈不久 ——「被成為」獨眼民主鬥士之前,這位富家子是知名的保皇派。

Ryan Fung:英國氣候革命能否蔓延全球?

現今國際環保議題,已不再是「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理想訴求,不局限於純粹科學討論,其中包含複雜的全球化政治博弈與經濟利益鬥爭。今次英國環團率先發動攻擊,料能夠陸續得到全球各地有心人的響應,繼續用血汗推動氣候公義,為 10 月底所舉行的第 26 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拉開序幕。

黑絲帶日:全球反極權運動

今天是國際黑絲帶日(Black Ribbon Day),不論是黃絲藍絲,也可一同以黑絲悼念納粹德國、蘇聯及其他極權暴政下的受難者。這場如今遍及歐美多國的運動,是在 1980 年代由流亡加拿大的社運素人所發起,以追究 1939 年蘇聯與納粹勾結的歷史責任,令東歐多國流亡人士連成一線,最終更啟發同日著名的「波羅的海之路」人鏈示威運動。

力圖「修復」國家的青年們

動盪不安的西非之中,加納常被譽為穩定的民主國家,但當地近月亦面臨變數。年輕網民透過話題標籤 #FixTheCountry 在社交平台凝聚起來,意圖向政府施壓,改善社會和民生;運動更走出網絡,發展成上街遊行。背後未知是否「涉及外國勢力」,但無望的將來及無能的政權,肯定是兩大推手。

中資項目為非洲帶來金錢,也帶來示威?

近年,中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計劃,矢志拓展在全球各地的影響力。其中一個策略是向各地政府提供低息貸款,又或者以國企名義直接在當地興建大型基建項目,非洲是中資機構投資熱點。有人會認為中資項目可以刺激非洲經濟發展,但四名來自荷蘭、瑞士、美國和意大利的學者在期刊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發表研究,指出中資項目所在地區往往更容易爆發示威。

獨裁緬甸:無望的年輕一代

對緬甸年輕人來說,2021 原本應該是充滿希望的一年。當局開始提供疫苗,疫情漸見曙光,原定 11 月的大選也象徵著該國正向前邁進。但自 2 月 1 日軍方發動政變之後,他們的夢想,頓成噩夢。許多年輕人被迫犧牲前途、健全的身體,甚至生命,以抵抗軍方不義之舉,誓要重奪自由。

10 年後,他們迎來轉型正義第一步

受阿拉伯之春影響,敍利亞民眾在 2011 年年初組織反政府民主運動。運動最終演變成武裝衝突,內戰局面仍持續至今。根據敍利亞人權觀察站的數據,10 年來已有逾 387,000 人因此死亡,數字甚至不包括估計死於監獄酷刑的 88,000 名平民,期間投身政權機器、虐待平民甚至殺人者,一直未有得到應得懲罰。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逃到德國的前情報人員最終被捕,因涉及反人類罪行,日前被當地法院判處監禁 4 年半。這宗案件,令受害者看到公義終能伸張的希望。

Clubhouse:衝破土耳其言論的天花板

在遭中國大陸封鎖之前,語音聊天社交應用程式 Clubhouse 為中港台用戶提供了一個罕有的機會,心平氣和地就香港示威、台獨、新疆西藏等議題表達立場及意見,述說彼此的真實經歷,被譽為內地言論自由的綠洲。無獨有偶,Clubhouse 近日亦因為土耳其海峽大學(Boğaziçi University)示威活動,成為當地言論自由的天堂。

異見領袖入獄,俄國反對力量反而更強?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 Alexei Navalny 去年 8 月遭神經毒劑攻擊,被送往德國醫治。即使遭逢過生命威脅,他在康復後,仍決心回國,繼續成為政權的「眼中釘」,最終在抵埗後立即被捕,近日更因「挪用公款」罪名被判入獄。但反對派核心人物被捕,是否代表反對之聲就能禁絕?事實是愈打壓,反抗的力量愈大,由 Navalny 被捕到入獄,莫斯科的聲援行動此起彼落。示威者當中,更有為數不少是首次上街抗議。Navalny 似乎是以自身,成功啟蒙了更多人。

禁之不絕,俄羅斯再現最大規模示威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上週冒險回國後,立即在謝列梅捷沃機場被扣留。他被捕後,反對派透過影片等呼籲支持者上街抗議,引起星期六的大規模示威,除首都莫斯科和主要城市聖彼得堡以外,還遍及全國 60 個城市,至今已有至少 3,000 人被捕,當中包括納瓦爾尼的妻子尤利婭、其發言人和律師。

民心盡失的泰王,還能挽救形象嗎?

泰國一名前公務員於網上分享批評王室的音檔,本週被裁定「冒犯君主罪」(Lèse-majesté)成立,重判 43 年 6 個月有期徒刑。是次判刑被視為當局發出的警告,打壓去年起要求改革王室的示威潮。但泰王似乎明白,一味靠嚇只會有反效果。據報他正積極改善形象,期望重建名聲挽回人心,如前任般受萬民敬仰。只是這齣「浪子回頭」,泰人又會否接受?

只需兩年,古巴進入「數碼獨裁」時代

今日網絡幾乎無所不包。即使古巴於 2018 年底才引入 3G 流動網絡,當地人的生活及社會運作亦已在短短兩年間徹底改變。假如 1991 年公開的萬維網代表全世界進入網絡時代,2018 年便是另一場屬於古巴的數碼革命。踏進互聯網,幾乎就是條一去不回頭的路,開放流動網絡的古巴共產黨,亦正面對民眾藉網絡組織的抗議活動。

21 世紀最大型大使館求援事件:布隆迪危機

10 月 27 日,學生動源前召集人鍾翰林、前成員何忻諾和陳渭賢被國安處人員拘捕,其中鍾翰林據指原打算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庇護。有傳媒報道,有 4 名社運人士希望前往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但最終未能進入。在獨裁和戰亂地區,例如委內瑞拉和盧旺達,時有異見者到外國大使館求救,近年最大型的例子,當數 2015 年布隆迪危機,100 多個學生集體到美國大使館求救。

總統大選過後,美國會發生大規模暴力衝突嗎?

近年,很多非民主國家都出現所謂的選舉暴力(Election violence),例如去年的印尼和委內瑞拉,以及今年的白羅斯。當權者會設法操控選舉,落選者則指控選舉不公,然後雙方動員,繼而爆發激烈衝突。美國擁有極深厚的民主傳統,過往鮮有發生選舉暴力,但依然有人擔心,皆因今年美國社會十分兩極化,而且左右派陣營都武裝起來,今年大選過後,或會出現大規模暴力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