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

|共74篇|

【假驅散,真圍堵】沸水戰術的歷史

沸水戰術(Kettling),是近年來世界各地常用的人群管理策略。警方會組成大型封鎖線,四方八面,長時間地把示威者包圍在一個狹小的有限區域,就像熱水煲(Kettle)把流水煮沸一樣。這個戰術在英國、美國尤其常用,在香港警察也用上類似手法。各國警方會把沸水戰術稱為圍堵(containment),認為能有效遏止暴力和動亂;示威者則指沸水戰術大大侵害人權,包括人身自由和示威權利。

封鎖華盛頓 1971:無大台不合作運動濫觴?

全球暖化日益加劇,美國有環保團體計劃於 9 月 23 日封鎖華盛頓特區,堵塞主要交通幹道,以不合作運動呼籲政府回應訴求;另有關注氣候變化的青年領袖發起全球罷工週,數以百計活動舉行在即。封鎖首都並非氣候關注者首創,1971 年反越戰人士號召的「五月天」(May Day Protests)圍堵華盛頓事件創下多個歷史之最,包括美國史上最大型的直接抗爭,歷來最多人被捕的示威 —— 或者也是最為人所遺忘的運動。美國草根運動組織者 L.A. Kauffman 近作就回顧了這場重塑美國激進主義的短命抗爭。

俄羅斯抗爭活動,該如何持續下去?

過去數週,莫斯科持續爆發爭取民主選舉的示威活動。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儘管上週市內主要旅遊及購物大道阿爾巴特街仍有示威,規模卻遠小於過去數週。為維持每個週末示威活動的「人氣」,當地示威者組織前哨小隊,在街頭爭取民眾支持示威活動。不過,報道更進一步指出,停留在地區選舉議題的示威活動,不利運動持續。

鄭立:格鬥三人組 —— 警黑勾結,唯有劈炮唔撈,上街打黑警

「格鬥三人組(Street of Rages)」是 90 年代世嘉五代的橫向格鬥名作,在臺灣叫作「怒之鐵拳」,一共出了 3 集。沉寂多年之後,據說不久之後會有法國的遊戲商為它推出第 4 集新作,所以就趁這個時候介紹一下。利申,此遊戲純屬虛構,並沒有影射任何現實政治時事的成分。

【無懼強權】反普京勢力,正在崛起

為保持議會過半席的支持率而「DQ」大量議員,不只香港政府,也是普京愛用手段。俄羅斯將於今年 9 月舉行市議會選舉,但不少獨立和反對黨候選人遭政府「DQ」,因此反對黨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號召民眾上街抗議。連續兩個禮拜,人們在莫斯科舉行「反 DQ」示威,警察先後以「大規模騷亂」及「非法集結」名義,逮捕逾 1,000 名示威者。「衛報」藉此分析,俄羅斯是否為反抗普京政權做好準備。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罷工罷市:怎樣才成功?

歷史上多場大型政治運動中,街頭抗爭都要與罷工罷市互相配合,才能造成最大政治衝擊。香港史上最大型罷工,必定是 1925 年國共合作策動的省港大罷工,矛頭指向「英帝國主義」,一度癱瘓香港經濟超過一年。百年後的今日,在無大台又缺乏自主工會的條件下,該如何組織罷工罷市行動?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

Moyashi:如何創造一個香港人(下)

沒有使用特定論壇或通訊程式、以及沒有參加示威遊行的人,於是永遠都無法理解這種群體意識是如何建立,只能夠不斷歸咎幻想出來的八國聯軍。想增加同路人,不妨幫屬於舊世代的人安裝某論壇的應用程式,正如打麻雀可預防老人痴呆,上「兩登」或者可以預防廢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