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鬥牛場:西班牙的舊地新用

A+A-
鬥牛在西班牙日漸式微,很多位於市中心的鬥牛場在廢棄以後,出現清拆重建和保育活化的掙扎。 圖片來源:Roberto Machado Noa/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鬥牛這項西班牙傳統競技,已不復數十年前般興盛,2019 年舉辦的賽事較 10 年前少近一半。兩年多的疫情再加快其式微步伐,全國約 1,700 座鬥牛場大多變得凋零。但問題是,這些場館不只佔地龐大,還多坐擁市中心的優越地利,任其空置未免浪費。如何「活化」此類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成為當地重要課題。

早在疫前最後一個完整的鬥牛賽季,全國就僅得 234 萬人次觀看,與職業足球賽事的 1,500 萬比起來,實在相形見絀。經濟學家 Vicente Royuela 當時分析:「觀眾減少的原因之一,是生活在鄉郊並與動物關係密切的人愈來愈少。年青人的反鬥牛情緒和門票昂貴也是原因。」加上鬥牛在加泰隆尼亞、加那利群島希洪市(Gijon)一度被禁後,幾乎消聲匿跡,傳統鬥牛場亦可能快成過去。

這類佔據市內黃金地段的場館,往往會被清拆重建。惟它們如同市政廳和大教堂,乃西班牙市鎮結構的重要特徵。在拆與不拆的爭論之間,部分鬥牛場率先獲得「活化」。像建於 1962 年的貝尼多姆鬥牛場(Bullring of Benidorm),耗資 860 萬歐元(約 6,750 萬港元)改造後,變成包含圖書館、排練室、青年中心等的文化綜合體。在聖克魯斯-德特內里費省,鬥牛場則被改成多種用途,包括夜店、公寓到和公共廣場。

巴塞隆拿的 Las Arenas 鬥牛場經設計後,變成一座購物休閒中心,同時保留穆德哈爾式建築風格。

至於 1900 年揭幕的巴塞隆拿 Las Arenas 鬥牛場,在 1977 年舉行最後一場賽事後便荒廢。地方政府多番復興無望後將其出售,經英國建築師 Richard Rogers 及其加泰隆尼亞搭擋 Alonso Balaguer 設計後,在 2011 年作為購物和休閒中心重新開幕。為保留穆德哈爾式建築風格,整個立面(facade)原封不動提升到支柱之上,讓人們更易出入。惟工程花費 6 年時間,耗資 2 億歐元(約 16 億港元)。

同在巴塞隆拿的紀念碑鬥牛場(La Monumental),卻有著相反命運。這座象徵新穆德哈爾建築的場館,立面出自名家高迪的朋友兼弟子 Sugrañes i Gras 之手,但自從 2011 年 9 月上演過加泰地區最後一場鬥牛賽後,便閒置至今。建築師 Xavier Vilalta 曾經提議,將其變成一個全年只開放 15 天的生態中心,當中包括辦公室、環境實驗室、沙灘排球場及有機商店,「以獻給生命」而非「摧毀生命」,惟未獲採納。該鬥牛場至今仍然待售,可是無人問津。

Royuela 在 2019 年分析時,曾指「西班牙至少有 800 萬人仍對鬥牛深感興趣」,但往後的疫症大流行恐已改變一切。根據鬥牛新聞網站 Mundotoro 的調查,未來兩年將只剩 261 個場地開賽,較 2007 年的 900 個大幅減少。由此預見,將來或有更多空置鬥牛場湧現,尋求平衡保育和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