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品

|共24篇|

印尼咖啡品牌如何搶攻東南亞市場?

對咖啡愛好者而言,印尼是咖啡豆的出產國之一,可是如果在當地喝咖啡,選擇卻出奇地少。Kenangan Brands 在當地已發展成為多個品牌的餐飲集團,旗下品牌包括連鎖咖啡店 Kopi Kenangan、炸雞品牌 Chigo,今年更推出 Kopi Kenangan Hanya Untukmu 樽裝飲品,協助品牌進入快速消費品市場。該品牌提供外賣模式切合消費者的需求,面對同行的競爭,他們又怎樣應對?

【Soul Monday】澳洲足球隊的咖啡時光

世界盃比賽期間,日本國家隊五朝隨隊廚師西芳照,為國腳烹調美味而有營養的三餐,被譽為球隊第十二人,也是球隊近日獲得佳績的功臣之一。同樣晉級 16 強的澳洲隊今年亦新設隨隊咖啡師,用咖啡因為運動員提神之餘,也讓愛好咖啡的球員有家的感覺,助他們發揮更佳效能。

泰啤商戰引發政治角力

無民主,少酒喝?泰國酒精飲品市場龐大,疫前約值 3,700 億泰銖(約 780 億港元)之多。只是這個大餅,沒多少人分得到。多年來皆有批評,指政府把生產和銷售酒類的門檻定得太高,令兩大企業得以長期壟斷。反對派提交的放寬限制法案,近日亦被國會否決。不少人認為,專政之下難有公平競爭。要解放市場,便要寄望明年全國大選。

北韓國產啤酒,原來歐洲「進口」?

北韓的「朝鮮中央通訊社」最近發表報道,慶祝大同江啤酒廠營運 20 年。文中強調酒廠是在「金正日主席的關懷下建造」,目的是「為人民生產最優質啤酒」。兩代領導人金正日及金正恩更曾多次到場參觀,鼓勵員工繼續提升啤酒的風味。大同江啤酒的確廣受歡迎,但北韓人卻不知這種獨特風味源自歐洲。

聖誕樹另類用法:整雞尾酒?

不經不覺,2021 年已踏入年尾,也就是聖誕節到來的日子。這個普天同慶的節日,其中一個最深入民心的標誌當數聖誕樹。單單在美國和英國,人們為了應節,每年就買下超過 4,000 萬棵聖誕樹,但很多時只會擺一至兩個月就拋棄,十分浪費。飲食作家喬嘉莉絲(Julia Georgallis)就在文化網站 Atlas Obscura 撰文,分享如何把聖誕樹入饌,盡慶之餘又能善用資源。

疫情推波助瀾,樽裝飲品加速「無招紙化」

要妥善回收膠樽,必先要撕去招紙及擰走樽蓋。平日閒時喝一樽,處理不成問題。但武漢肺炎爆發後,日本人居家抗疫久了,樽裝飲品銷量急升,由膠樽到招紙的垃圾量亦隨之增多,每次分類都麻煩多多。各間飲品公司趁此化危為機,擴大旗下商品的「無招紙化」,減少廢物之餘,也省去回收前的處理時間。

喚醒冷戰記憶的斯洛伐克山寨可樂

在當時尚未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他們急需開發一款能夠取代美式汽水的自家產品,名為 Kofola 的碳酸飲品順時而生,其實即是蘇聯血統的「山寨可樂」。儘管捷克和斯洛伐克在 90 年代已雙雙獨立,但廿多年後,Kofola 仍在兩國廣泛流行。或者,當地人念茲在茲,喝的並非冒牌汽水,而是冷戰時期的國家記憶。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支持環保,飲植物奶?

純素飲食正在全球各國持續增長,而其中一個備受關注的新潮流,莫過於以燕麥奶、豆奶、杏仁奶或椰子奶這些植物奶來代替牛奶。原因之一,是部分環保人士相信,植物奶在生產過程中排放的溫室氣體過傳統牛奶,能有效改善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潛在問題。

酒精陷阱:熱量

佳節期間,美酒一杯接一杯,但與食品製造商不同,酒廠不需要在瓶罐上標示卡路里及成分,所以甚少有人知道酒中含有甚麼,更不知道酒中卡路里究竟有多少。盡興背後,現實是 3 杯印度淡麥酒(IPA)已可以抵上半天的卡路里,在黃湯的快樂中,同時隱含健康風險。

Gloria Chung:這個聖誕喝水吧

聖誕節還學得爛醉?Sorry,你 out 咗了,現在最流行的是喝水或者無酒精的飲品。執筆之時,身處倫敦,這裡充滿聖誕氣氛,到處都開派對,我在超級市場走一趟,發現水的潮流已經發酵得發癲。話說 5、6 年前,英國冒起了一批「水」,這批水不只是礦泉水蒸餾水那麼簡單,而是從白樺木抽出的水,今次去到,就發現這個潮流並沒有離開,我還見到西瓜水、迷迭香水、仙人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