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

|共37篇|

阿富汗難民遇上白羅斯獨裁者:一條沒有出口的逃生路線

去年成功鎮壓異見聲音後,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行事更放肆張狂,今年就把大批非法移民押送到鄰國,試圖擾亂歐盟內部穩定;有部分慌不擇路的阿富汗難民,原本打算經白羅斯逃亡歐洲,如今卻淪為盧卡申科的政治武器,夾在東歐諸國與白羅斯之間動彈不得。

美軍撤出伊拉克與敍利亞,會否釀成阿富汗式亂局?

杜林普與拜登政府先後承諾,不會讓美軍陷入「無休止戰爭」(Forever Wars),預告將要從中東戰場抽身,奈何撤出阿富汗卻亂象叢生,究竟同樣亂局會否重演?假如美軍全面撤出伊拉克和敍利亞,將如何改變當地政局,乃至整個中東的地緣政治?

與塔利班會面:關乎中國穩定的瓦罕走廊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前,曾經與中國官方會面示好,輿論因此認為塔利班上台將有利中國。「外交政策」雜誌報道卻提醒,兩國接壤的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為昔日絲綢之路重要路段,可直達阿富汗的心臟地帶,但這段地勢狹長險要的地帶,卻可成種族衝突與恐怖分子溫床,當地局勢的安穩才是中國利益的關鍵。

格陵蘭獨立,有利俄羅斯?

作為丹麥自治領地的格陵蘭,境內長年有獨立議程。當地蘊藏豐富礦產、鈾儲備,及大量稀土,皆是發展高科技經濟的重要資源。美國前總統杜林普任內就曾表示,有意向丹麥洽購格陵蘭;俄羅斯似乎亦饒有興致。前美國國務院蘇聯民族事務特別顧問 Paul Goble 更指,俄羅斯有意利用日益獨立的格陵蘭對抗西方。

杜特爾特離開以後,菲律賓不再親中?

2016 年,杜特爾特勝出菲律賓總統選舉;2022 年,杜特爾特總統任期將屆滿,且不可連任。杜特爾特就任初期曾矢言要與美國分手,跟中國結盟,但過去一年,菲律賓政府對中國的態度似乎出現重大轉折。去年 9 月,杜特爾特本人在聯合國大會上更聲言「反對破壞南海的企圖」。當地地緣政治學者 Richard Javad Heydarian 預計,杜特爾特之後,菲律賓政壇將不再親中。

中國越境殖民不丹,大興土木建村駐兵

中印兩國去年爆發邊境衝突,令兩國關係再成國際焦點。「外交政策」雜誌卻獨家報道指,夾在中印之間的不丹受牽連,中國疑似為穩佔軍事優勢,秘密越境有主權爭議的地區,殖民位於深山的不丹宗教聖地,大肆興建藏人新村、鋪設道路網、建立多個軍事哨站。殖民計劃持續數年,竟不為國際社會所察覺,而不丹亦未見提出抗議。

從伊朗沙特密談,透視未來中東局勢

中東局勢近年變化莫測,杜林普臨下台促成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建交,對伊朗形成圍堵之勢,但近日傳媒又證實,伊朗與勁敵沙特阿拉伯秘密談判,背後究竟反映甚麼樣的中東政治新格局?假如雙方奇蹟修好,又將對各國關係帶來甚麼變化?

陶傑:「紅海行動」的幕後是非

吉布提港口的營運權,早在 2004 年由該國政府給予總部設在杜拜的「杜拜環球港務」,為期 30 年,包括由 DP World 設計並建造港口設施。2012 年,吉布提政府指責 DP World 賄賂吉布提官員取得協議,將協議訴諸倫敦仲裁,但未能成功。如此突變,當有中國在幕後發功。

南海翻版?中國喜馬拉雅山邊境建村

2013 年,中國傳出在南海建立不同人工島,到近年,永暑礁已變成可供軍機升降的基地。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 Brahma Chellaney 指,中國正在喜馬拉雅山邊境照搬在南海造地的切香腸戰術(Salami tactics),建立不同邊境村莊。

鄂圖曼再崛起?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

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發揮的影響力,正在日益壯大。過去兩年,該國佔領敍利亞東北部、深入伊拉克、插手利比亞內戰,軍費更自 2016 年增加近半,大有昔日鄂圖曼帝國重新崛起之意。「經濟學人」在去年中分析,總統埃爾多安在中東地區,旨在追求國家經濟利益及解決切身威脅,有時甚至為此侵犯他國邊界。這些展示力量之舉,令很多「鄰居」憂慮至今。

廖康宇:香港開埠紀念,讀「香港關鍵詞」

書本的成功之處,在於理論及實踐並重,有效梳理一些對香港的迷思,並建立一個以香港為本位的討論思考框架。書中對香港語言文化、務實政治及法治傳統的分析,於近年的社會政治亂局中有啟示作用,值得所有深愛香港、想認識香港的人士再三細讀。

塔吉克:中國未來海外軍事基地選址?

中國近年大力擴充軍備,矢志挑戰美國軍事霸主的地位。今年 9 月,美國推出的「中國軍事與安全態勢發展報告」,又稱「中國軍力報告」就指出,中國可能會在多個國家設立海外軍事基地,例如巴基斯坦、塞舌爾、坦桑尼亞等。與其他國家比較,中亞國家塔吉克出現次數多達 17 次,佔報告篇幅最多。

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戰場,為何驚現敍利亞武裝?

據報日前有 55 名敍利亞武裝戰死,但葬身之地不是敍利亞,竟然是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戰場,感覺像是時空錯配,其實正反映背後縱橫交錯的國際形勢 —— 敍利亞武裝由土耳其僱傭以對付亞美尼亞,危及俄羅斯與阿拉伯多國區域利益,恐令衝突演變成代理人戰爭,也再度加劇北約內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