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植導演、籌資金,「花路阿朱媽」監製陳哲藝細說做電影之難

A+A-
陳哲藝首次執導的「爸媽不在家」屢獲殊榮,這次則以「花路阿朱媽」監製的身份,接受 *CUP 專訪。
場地提供:Kubrick

大嬸追夢,導演圓夢。代表新加坡競逐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的「花路阿朱媽」,集熱情和溫馨於一身。首拍長片的何書銘以韓劇迷母親為靈感,講述甘草女星洪慧芳飾演的「安娣」(Aunty)遊韓朝聖,卻在他鄉展開連串奇遇,從中尋回自我。此片早前亮相香港亞洲電影節,還帶來它的監製、憑執導「爸媽不在家」揚威各地的陳哲藝。

導而優則監的他,從一開始就參與「花」片的製作。「我跟書銘認識 15 年,那時我拍短片招實習生,還在唸電影學院的他來當助理。後來他去美國深造,畢業時跟我提到這個構思,那時只有一頁大綱。」據導演映後分享,那是 7 年前留學時與母親以 Skype 聊天,從她談起韓劇時侃侃而談的模樣,想到以母子關係為題材拍其處女作。而將此提煉成扎實劇本,則少不了陳哲藝的心力,還有眼力。

「每次開劇本會都聊好幾小時,我事前做十幾頁筆記。」他更自嘲:「我字寫很醜,聊完再整理筆記,又要再猜自己寫了甚麼。」往復之下,二人磨出了自信之作。一個生活只有兒子和韓劇的大媽,開始因為「仔大仔世界」而寂寞之際,硬著頭皮獨自出門卻在首爾跟旅行團失散,因而結識雞同鴨講卻同病相憐的老看更,還救了已經當爸卻負債累累的年青導遊。這場烏龍又感人的冒險,帶觀眾見證中女再成長。

洪慧芳飾演的新加坡大媽隨團遊韓,卻與姜亨碩所演的導遊「不鬧不相識」;電影「花路阿朱媽」劇照。

但陳哲藝直言,幫新導演找錢開戲才是最難。此片還要到韓國拍攝,需要較多預算。所以除了補助金、貸款和創投獎金,他更要找投資者,卻總得到「你導我就給錢」的回應,或把主角改成港台師奶的建議。前者他哭笑不得,後者亦堅持說不。「這是個本土創作,我不能剝奪滋養導演的東西。而且導演是新加坡人,如果說改成粵語到韓國拍,那就是雙重文化交流,太吃力了。」加上哪怕已有些短片,在資方眼中還是素人拍戲,沒有多大信心。「所以我的公司主要是扶持新導演,幫他們跨過門檻。」

等到劇本、資金、演員都就位,陳哲藝卻沒有隨隊赴韓。。「本來可以去,但我阻止自己去。」作此決定的原因,來自之前為另一位新導演當監製的經驗。「那次在泰國拍片,規模比一般獨立電影要大,因為光是拍隻大象走動都要封路。而現場誰有問題都來找我。」他認為導演會因此受壓,所以這次想給何書銘留些空間。「我們是同步拍同步剪(接),劇組每天傳來當日拍的素材。我看完再跟剪接師和導演聊,哪場戲好或不好、可以再怎樣向演員導戲。」

新加坡知名甘草洪慧芳首度擔正,跟飾演善心看更的鄭東煥有多場精彩對手戲。二人還雙雙入圍金馬獎,角逐最佳女主角及最佳男配角;電影「花路阿朱媽」劇照。

這沒比坐陣片場輕鬆,陳哲藝甚至笑言:「我太太都說,別人去當監製都是掛名就好。你就大小事情都自己做。」但看他談到「花」片在釜山影展首映時的興奮樣,便知何謂心甘命抵。「觀眾反應很好,我還記得旁邊女生在哪三場戲啜泣!」為免劇透,在此只好按下不表,但直說深受感動:「看她一直在哭,把我都弄哭了。」其中還包括了成功感。「現在電視、電影、音樂都是韓國稱王,要牽動當地人是很大的挑戰。但一套來自新加坡這個小國的電影,跟觀眾做到情感上交流。」

除了監製的工作,過去一年陳哲藝還執導首部中國電影「燃冬」,以及取景希臘的首齣英語長片 Drift。「在中國拍戲,一星期拍足 7 天,上百人的團隊,很多是業內高手。在歐洲則是週休二日,每天只拍 10 小時。劇組規模不大,但都很精準。」文化差異更不限於片場,他透露今夏舉家搬來香港定居,閒時帶愛上坐電車的孩子出門。「我覺得香港很上鏡。我跟自己說,要在這裡拍部電影。現在還沒想出故事,但我一直都在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