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

|共17篇|

尋找吳哥城的真正死因,關鍵在沉積物?

座落於柬埔寨西北方暹粒市的吳哥,曾是吳哥帝國首都,更是 11 世紀規模最大的城市。至 16 世紀,吳哥卻成變為一座荒廢城市。曾有考古學家認為,由於戰爭失敗導致城市突然被遺棄。但近日「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報告提出,吳哥並非一夜之間成為空城。研究分析沉積物後,發現從 13 世紀起,人們便因當地不穩的氣候、排水系統失修等原因,逐漸放棄城市。

伊斯蘭保守勢力:印尼總統大選勝出者?

2019 年印尼總統選舉將於 4 月 17 日舉行。距離選舉尚餘約兩個月時間,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的支持度暫時領先對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不過,印尼作家 Eka Kurniawan 於「紐約時報」撰文,指無論成為下任總統的人是誰,真正勝出者,將是激進團體支持的保守派伊斯蘭勢力。

越南原是柬埔寨的救國恩人,何以現在因中國而反目?

1979 年 1 月 7 日,越南軍隊開進赤柬首都金邊,成功從紅色高棉的屠刀下解放柬埔寨人。柬埔寨全國上下均會在當天慶祝「勝利日」,而越柬兩國多年一直在「特殊關係」中共處。但東南亞專欄作家 David Hutt 認為,中國作為柬埔寨的主要援助及投資者,已令柬埔寨倒向中國,偏離越南的趨勢日益明顯。

柬埔寨的 1,000 萬個地雷,何時拆完?

上世紀中葉起,不少國家爆發與共產主義有關的內戰,韓戰、越戰都是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相比兩地的戰事,越南鄰國柬埔寨的內戰,及其後的「柬越戰爭」相對較少被提及。然而,兩國戰爭即使已在 90 年代初告終,但對柬埔寨人來說,戰時的危害仍然存在。因為國內現時仍有數以百萬計枚地雷,在地下埋伏,仍未清除。有非牟利組織,便直接招聘並培訓當地人從事拆彈工作,即拆彈又扶貧。

當「一帶一路」進入柬埔寨:無好帶挈,只有分裂

作為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吸引中國企業投資,柬埔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合作夥伴,期望發展成東南亞商貿路線的核心地域。其中,柬埔寨唯一的深水港口都市施漢諾(Sihanoukville),短短 2 年時間,市內已隨處可見正在施工的中資建設項目,而且,施漢諾正逐漸成為下一個澳門,在「一帶一路」的背後,中國賭業或已移師到鞭長莫及的施漢諾,進行著當地無從制止的洗黑錢活動。而這股日益熾熱的黑金風氣,亦累積了當地柬埔寨人對中國企業的不滿。

【亞運將至】潔淨市容,解決河流污染有「妙法」?

今屆亞運於本月中旬在印尼雅加達舉行,不過瑪腰蘭區選手村附近的盛中河,長年以來一直飽受污染問題困擾,當地人更稱之為「黑河」。河面滿佈垃圾之餘,亦發出陣陣惡臭。為免影響亞運舉行,當地政府想出一條掩耳盜鈴的理治「妙方」,就是以大片黑色尼龍網,遮蔽河道。如此,選手們便看不見噁心的景象,臭味亦不會四處飄散。

Gloria Chung:了不起的日惹

日惹是爪哇文化藝術的發源地,學府林立,有最著名的國立加札馬達大學,市內有很多城堡、宮殿和樓閣,保留了古都的純樸,有點像廿年前的檳城或清邁,民風純樸,走在購物大街 Malioboro 上,有小販擺賣,但都很整潔,而且不推銷不叫嚷,感覺平和,雅加達人很喜歡到當地旅遊,逃出繁鬧的城市,看看古蹟。事實上,當地方圓 40 公里內,已經有兩座世界文化遺産,古寺廟、蘇丹王朝留下的宮殿也不少,令日惹成為印尼的文化之都;古蹟之多,讓日惹成為印尼最了不起的城市。

樂施會:為開珍珠奶茶店而努力 —— 台灣移工的故事

One-Forty 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是一間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自 2016 年開始,One-Forty 在樂施會的支持下展開「移工人生學校」項目,讓東南亞移工在台工作期間,有機會學習實用的營商知識和技能,提升他們規劃生涯的能力,以利他們打破貧窮的惡性循環;One-Forty 又每月籌劃「東南亞星期天」,透過有趣的文化交流活動,促進台灣民眾與東南亞移工的接觸和對話,建立同理心,建立更多元、友善的社會。

概觀東南亞政治腐爛本質

東南亞政局紛亂幾十年,從未休止。馬來西亞快將大選,未知捲入腐敗醜聞的納吉布會否連任;泰國新王還待正式加冕,未知能否鞏固權力;菲律賓恐怖活動頻繁,未知軍隊可否打擊極端分子;中美關係不明朗,未知東南亞局勢如何變化。為何東南亞「亂局」是常態,罕有風平浪靜?我們又應如何理解東南亞政治?東南亞外交專家 Micheal Vatikiotis 的新書或許可提供一些解答。

只有當地人懂享受的 5 種怪異美食

「民以食為天」,這是全世界的共通點,但這絕不代表所有人都有同一口味。食物,當然也存有文化差異,一些本地人喜歡的食物,外國人卻會避之則吉,不能接受,對本地人的「重口味」感到奇怪。以下介紹 5 種奇怪食物,涉歐亞美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