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

|共91篇|

居者難有其屋:斯德哥爾摩青年轉捱貴租

城市人口膨脹,樓價只升難降,在環境好、福利更好的瑞典,蝸居同樣難求。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工作的年青人,雖可申請入住政府轄下的租金管制房屋,但由於供不應求,一等就是三五七年。尚有能力的就在市內邊捱貴租邊輪候,否則就住到市郊每天坐車兩三小時上班。部分懂得「遊戲規則」的人,倒能加快上樓。

書店們:衰退

若以「衰退」來形容這一年,相信不會有人反對:COVID-19 已令百業蕭條,戰爭更令油價和糧食價格上升,影響大部分人的生活,而且這次與之前房貸危機或金融海嘯所帶來的影響是不同的,它意味全球化的繁榮表象將真正地結束。當然,衰退也可以指政治或文化上的倒退,譬如管控社會和壓制個人自由的白熱化,或者文化以致人性上的墮落。

【Soul Monday】離島留學,不登校的孩子重新上學

突如其來的抑鬱,侵襲就讀初中二年級的掃部曉里,令他成為日本眾多「不登校」孩子之一,直至畢業也沒再上學,終日躺床而睡。不過,當掃部通過「地域未來留學」制度,隻身遠赴北海道的禮文島,入讀只有 58 名學生、全國最北的高中,新的生活環境和校園生活,反而讓他找到歸屬感,甚至成為島上名人。

失落一代:經濟倒退如何引致暴力罪案叢生

日前,親中媒體「東方日報」政論炮轟香港政府施政表現,形容「上任百日未維新,社會依舊亂紛紛」。誠然,近來香港治安問題受到廣泛關注,短短一個月之間,堅尼地城、九龍城、元朗、旺角皆出現斬人案件。其實,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經常指出,一個地方的治安水平背後存在結構性因素,包括當地的經濟發展。

節儉是美德,更是最「潮」生活方式

中國「清零」至上,經濟難免受創,尤其打擊年輕勞動力。16 至 24 歲人口失業率達 20%,部分仍有工作的也要減薪。統計顯示今年首 3 個月內,38 個城市的平均薪酬下跌 1%。青壯年男女只好告別爆買、豪食、高消費的「小資」生活,重新推崇節儉這種傳統美德,甚至在網上掀起一股低成本生活熱潮。

預算大幅刪減,疫後心理問題恐成英國定時炸彈

通常等到危機發生,孩童才會被迫對外尋求協助,屆時心理健康狀態已經嚴重惡化。隨著急需緊急關懷的精神疾病發病率攀升,就算擴大急性護理,也不太可能滿足需求。更嚴重的惡性循環,是預防性措施支出不足。十多年來,青年中心等早期介入服務不斷被削減,所以就算是輕微的心理問題,也無法解決。

韓國新中產:買樓太艱難,買畫更好賺

過去韓國的藝術收藏家,多是 60 歲以上長者。但隨著買樓更難、炒股高危,年青人陸續加入投資藝術品。拍賣行 K-Auction 去年逾半成功競投者皆為 40 多歲或以下,文化、體育和旅遊部轄下組織、韓國藝術管理服務更指,年青買家湧入,令去年藝術市場增長近 3 倍,估計約值 9,200 億韓元。

拒絕為孩子提供智能電話的父母

時至今日,絕大多數青少年以至兒童都已離不開智能電話,朋輩關係亦大多建立在社交應用程式之上。「華盛頓郵報」報道,有父母堅拒為孩子提供智能電話,做法似乎剝奪了孩子擁有與他人同樣的權利,卻能保證孩子的精神健康。

學校復課,有些學生卻長期失蹤

全港中小學恢復面授課堂,但經歷長期停課及網課,難保學生會喪失學習興趣。美國大部分學校去年秋季全面復課,但公立學校卻有多達百萬名學生長期缺席,意味著他們整個學年缺席率達 10% 或以上,究竟這些學生都到了哪裡?疫情如何推使他們放棄學業?

美國禁書潮「推手」:自我審查的學校圖書館

美國學校禁書激增,光在去年 9 至 11 月便錄得 330 宗爭議,更多個案未有呈報。受家長質疑而下架的作品,多是討論種族、性別及 LGBTQ 身份。就連獲得普立茲獎、講述納粹大屠殺的圖文小說「鼠」(Maus),亦成為移除對象。兒童的閱讀自由已見縮窄,部分學校圖書館卻為免麻煩,暗中收起「可疑」書籍,圖書館員亦自我審查,刻意迴避「敏感」讀物,以求明哲保身。

【俄式洗腦】戰爭政治宣傳,由學童做起

俄羅斯久攻烏克蘭不下,還要面對國內外的反戰浪潮,日益孤立下,普京不只全面鎮壓、頒佈新法嚴懲異議,還選擇向「未來棟樑」下手,強推毫無疑問的愛國主義。美國「華盛頓郵報」發現,克里姆林宮已將其反烏宣傳擴展到所有年級,連幼稚園學生也受到「洗禮」,學會支持出兵、擁護總統。

夢碎以後:阿富汗青年的人道救援

塔利班重奪阿富汗政權,公共支出仰賴的外國資助中止,令當地深陷人道危機。870 萬人缺乏足夠糧食,全國半數人口急需援助保命。眼見國際社會的雪中送碳遲遲未到,一些阿富汗青年便「自食其力」,四處派發衣服及食物、提供醫療服務,甚至暗中為女孩授課。他們救人,卻也自救。

日本電競專校湧現,培育職業選手

遊戲市場研究及分析公司 Newzoo 估計,全球電競市場規模在去年突破 10 億美元,2024 年更會超越 16 億美元。作為遊戲大國的日本,發展卻相對落後。想要急起直追,系統性培訓不可或缺。近年東北地區便陸續開設專門學校,全國首間電競高中亦於今春開課,從中孕育職業選手,以及相關人才。

東大隨機傷人案背後,是對學歷社會的報復?

作為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多年來菁英輩出,而日劇「龍櫻」及問答節目「東大王」大收旺場,更讓人倍加憧憬。但日前一名立志報考東大的高二生,偏在大學入學共通考試當天,於該校考場外隨機刺傷 3 人,事後說是學業受挫而犯案。大眾為此震驚、難過及憤怒,一些專家則分析釀成此案的社會因素,對升學壓力同樣高企的香港等地,不無反思。

土耳其里拉大貶值,終令人才流失?

土耳其央行遵循總統埃爾多安之命,無視通脤飆升而一再減息,導致里拉大幅貶值。眼看鈔票快變廢紙,卻又無法遠走他方,遙距工作成為當地青年的出路。他們改為海外企業效力,收入以美金計算,生活質素不跌反升。但對於土國商界、特別是 IT 業而言,這波虛擬人才流失帶來沉重打擊。

救世軍:青年重拾自信變「明日之星」

家恩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並不理想,學校建議她到「展亮技能發展中心」修讀證書課程。畢業後,她找到一份與設計相關的工作,卻因為未能適應工作及面對客戶所帶來的壓力,短短一星期便辭職。她重新審視自己的前路,但礙於內向、焦慮及挫敗的經驗,令她自信心偏低,對將來亦沒有太多期望。偶然之下,家恩認識了救世軍社工,並參加「展翅青見計劃」成為計劃學員,期望計劃能有助改善其現況,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