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學生會」之猜想

A+A-
劇集「狂賭之淵」劇照。

日劇新一季開播,本應滿心期待,結果主力劇目未夠吸引,雖然石原里美、木村拓哉和松本潤等皇牌演員都有新劇派台,但觀乎第一集,都不是太有話題。激情總在後半夜,相比題材普普通通的黃金檔,重點還是落在猥奇的深夜劇,改編自同名漫畫的「狂賭之淵」。濱邊美波在吃掉你的胰臟之後,今次變成吃掉你全副身家的瘋狂賭徒蛇喰夢子。而繼「監獄學院」的破格演出,森川葵則再一次飾演變態少女早乙女芽亞里,印象中她真的沒演過甚麼心術正常的角色,但此女子完全不顧形象的作風,著實得我歡心。

兩位新生代女星,共演劇中的爛賭姊妹花,且說原著漫畫頗擅於切換畫風,賭注一落買定離手,純情少女漫畫即變邪道 H 漫,電視劇則由女演員的一臉萌相變成誇張扭曲的面容,現在這時勢,女星走清純路線都不能欠缺這「顏藝」。

劇集「狂賭之淵」劇照。

「狂賭之淵」令人想起幾套經典作品:「賭博默示錄」、「詐欺遊戲」以及「少女革命」,還有一點早期「遊戲王」的影子。基本上這些漫畫的元素,「狂賭之淵」都有。故事講述在一個貴族校園之內,有著不成文規定,學生需要以賭博輸贏定階級,破產的學生成為奴隸,反之最為財雄勢大的學霸團隊,則雲集於權傾校園的學生會。

這個問題在小時候看「少女革命」已經存在,區區一個學生會,到底有何本錢如斯巴閉?然而,這是日本 ACG 界的不成文校園倫理,學生會會長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會議廳,地位遠超老師和訓導主任,凌駕在校長校董之上,甚至會跟其他校園以至政府部門進行外交談判。部分作品會提供一些實質理由,譬如說,有資格成為學生會會長的人,都一定家世顯赫,父母位高權重,才會令學生和教職員不敢得罪。但仍然解釋不了這堅離地學生會對校園有甚麼實際建樹,而佔據一個神聖的會議廳,到底要商討甚麼呢?會長又總是三不五時神秘地離開校園幾天,難道是有甚麼外交任務?當年的「少女革命」甚至還提到學生會跟「聖經默示錄」和「世界革命」關係密切,讓人不寒而慄。

後來則有個相對準確的學名,叫中二病。

且說「狂賭之淵」的故事設定雖則跟「少女革命」一樣有點中二病(而且我覺得某些橋段有抄襲成分,但無論如何,想超越「少女革命」這個里程碑是不太可能),但其實,通篇歪理得來都有一點道理。「狂賭之淵」的對賭流程簡單,並無「欺詐遊戲」最經典的所謂完全必勝法,作者並不是要設計出一些能百分之百穩勝的出千賭局,再跟讀者賭智商,反而傾向認為賭局根本沒有必勝法這回事。賭博的極致就是狂賭,跟人性或理性無關,跟怎樣賭或者賭甚麼無關,重點就是賭博本身。在賭博的世界裡,錢就是一切,而學生會則充當著特種權貴,全員究極富二代,擁有近乎無限資本。故事一開始就由蛇喰夢子跟早乙女芽亞里對賭「包剪揼」,起手一回合一萬日元,後來一關接電一關打上去,同班同學打到樓上樓下,然後挑戰學生會幹事、秘書以至會長,就到了隨隨便便兩張撲克牌都會輸掉十億八億的程度,完全解釋了甚麼叫人外有人,富二代以上還有富二代的殘酷現實。

「狂賭之淵」劇照。

然而,在漫畫中,卻唯獨毫不中二病地借用了馬克斯學派的用語,剝削階級(Exploiting Class)。而且解釋到位,這一點讓人萬分意外。一眾集結於學生會的究極富二代,就是剝削階級、資本家的代表,而相對的勞動者、奴隸,就是輸賭破產的學生(漫畫設定雖獵奇,但意識極度乾淨,所謂奴隸,最多都是遭人呼呼喝喝或當跑腿,根本不算被剝削)。而漫畫嘗試闡釋了資本家如何在賭局上對無產階級進行不公平的剝削。是剝削,而不是單純墮入老千騙局。輸不起的窮人往往到了最後都一鋪清袋,原因是有錢人相對地從不考慮一兩盤賭局的勝負,卻懂得穩佔有利因素,讓每一場的贏面都比對方多一點點,賭得愈久,對自己愈有利,最終還是會一點一點把窮人的財產全部剝削過來。

意思就是,本錢不夠,其實就永遠贏不到有錢人。要贏有錢人,要比他們有錢,不夠錢,就要押上人生。或者,像蛇喰夢子色氣滿滿地遊說身邊朋友為自己賭命。

漫畫而已,切勿當真,未成年小孩確實要家長指引。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