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停一停,或者值得呢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常說運動,本身就很簡單,也最不騙人。

完稿之後,消息傳來,因此刊登之時,或者部分戶外康樂設施在疫情緩和下將會或已經分階段重新開放。想來,大家良久沒能如常般去伸展手腳、練習或者比賽。戶外球場及健身中心關閉,其他可用的公共空間,倒有種苦中作樂的生趣,儼如一個「大笪地」,展示著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有甚麼人參與著甚麼運動。走訪不同公園,見到跑步及踏單車的人輪流經過,踩滑板車的小朋友在拳擊手的拳來拳往旁飛馳,草地上有瑜伽人伸展,另一方有練健身或氣功的大叔在「呵、呵」叫喊…… 甚至團隊運動的,有人獨自拿著籃球練習「插花」技術。

我們旱地冰球(floorball)也如是,很久沒辦法在一起打一場球。那天帶著旱地冰球球桿、一個龍門框和幾個球,走到附近的公共空間獨自練習。兩個騎單車的小女孩過來,其中一個說:「好像很好玩。」我見她們看著心癢,就說:「要不要給你們試一下?」小女孩靦腆,騎走單車,其中一個又默默跟另一人說:「喂,她說我們想玩的話可以給我們試一下……」

獨自揮著球桿,一球又一球,重複做著同一動作,在細節中追求極致,運動人於差之毫釐的成功與挫敗中,自有滿足感。這是運動的一種簡單和不騙人。然而,小女孩的好奇,同時也在提醒,運動的另一種初衷。

在追求的路上,不一定只有進度。

來一段小分享。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我的業餘球隊 Hong Kong Kiddos Floorball 去年短短時間,除了本地練習和比賽,竟然已跑過新加坡、印尼、廣州等地方汲取經驗。以這個在香港發展尚新的運動來說,我們有著這些歷練可算相當感恩了。我默默在想,我們下一步可以怎樣進步,或者我們香港真的可以有第一支代表隊就好了。

我很記得在新加坡訓練營,其中一位教練是旱地冰球強國瑞典的國家隊人馬,他在自我介紹時分享道,從小就接觸這個運動,也曾經有球隊向他提供過一份職業合約,不過他拒絕了,因為他不想把最愛的事情變成職業,他想好好享受這項運動。說時面帶微笑,雲淡風輕。

當然,把興趣變成職業,是否肯定不好,人各有命。他一番說話之所以觸動到我,是因為這讓我想到,有人在苦苦追求的,換到別人手上,可能不過是一縷輕煙。

沒有新冠肺炎前,我們或者都在看似理所當然的軌跡上,追求下一個突破;然後一場新冠肺炎突襲,我們被逼暫停和適應。然而,這可能也是個讓我們重新啟動的契機,窮則變,變則通,重要的是信念和初衷。沒有可用的場所,大家開始想到在安全的前提下到戶外,或者轉戰網上。一個人,一個波,同樣是運動。也許暫時沒有激烈的競技,但還是如小女孩說般很「好玩」。

未必每樣事情都如運動般不騙人,努力就有收穫,但世界也沒需要那麼複雜。期待著收割下一顆成果前,不如重新審視我們開始時的原因。我提桿剔著球,看著球一下升一下落,噠、噠、噠…… 學習享受久違了的專注和純粹。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運動漫遊者

讀社會學的多棲體育人,體育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文字工作;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帶著「漫遊者」的目光,期待跟大家用不同角度認識體育,也用體育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