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 —— 荒木飛呂彥的華麗奇幻風

A+A-
「JOJO 的奇妙冒險」第 5 部動畫「黃金之風」於去年開播,華麗奇幻的風格吸引了不少觀眾;圖為宣傳海報。

近來怪現象之一,居然有不少朋友主動跟我談起 JOJO。廿幾年前,談漫畫,是毒男的標籤;談漫畫而且還要談「JOJO 的奇妙冒險」,簡直是毒男的極致。然而,廿幾年後,氣象煥然一新,隨著「JOJO 的奇妙冒險」第 5 部動畫於去年開播,很多不曾接觸過 JOJO 或本身不是日本動漫愛好者的年輕觀眾,都被原著作者荒木飛呂彥別樹一幟的畫風和人物造型所驚艷。是的,遲了 20 多年,但為時未晚,終於都吹起一片特異華麗的黃金之風。

JOJO 第 5 部作品「黃金之風」的故事人設略帶 BL 氣味;圖為劇照。

自上世紀連載至今的 JOJO 家族史,是日本漫畫史上(近乎唯一)年屆高齡而沒有中斷連載,仍保持著一貫作品水準的長篇鉅著。迄今 8 部作品,每一部皆以喬斯達家族不同世代的血脈繼承者為主角,故事舞台更橫跨英國、日本、埃及、意大利和美國等地。不過,每一部作品題材都不盡相同,譬如說,第 3 部「星塵鬥士」是類似公路電影的歷險之旅;第 5 部是仿「教父」的意大利黑幫情仇;第 6 部是「監獄風雲」;第 7 部名為「飆馬野郎(Steel Ball Run)」,即是賽馬 —— 當年連載一開,追看讀者人數甚至大幅減少。不同世代的「入場門檻」落差明顯,孰高孰低,或從這幾年的影視改編作品可以看出。日本導演三池崇史前陣子將第 4 部改編為真人電影,完全失敗,演員陣容再華麗都沒用,而第 1 至 3 部的動畫亦不見太大迴響;反觀第 5 部「黃金之風」,動畫開播以來,聲勢卻跟過去幾年大為不同。這個甚具意式風情,略帶一點 BL 氣味的人設和黑幫故事,是 8 部作品之中最為奇情緊湊,亦是最富懸疑電影色彩的一部,無疑讓不少從未看過的觀眾產生興趣。

文章刊出之時,第五部動畫已進入最後高潮,即將播完,相信距離第 6 部動畫面世之日應該不遠。其實,第 6 部作品「石之海」才是我心目的重中之重。雖然第 5 部確實最適合改編為動畫/電影,而一向被 JOJO 粉絲視為歷代主角之中的主角,其實是第 3 部的主人公空條承太郎,但個人而言,以空條承太郎女兒 —— 空條徐倫為主角的第 6 部,卻有著最最最為關鍵的分量。因為這一部「石之海」正正是我接觸 JOJO 的第 1 部作品(由此表明我的年紀都不算很大),沒有這一部作品,就沒有往後 10 多年對 JOJO 的情有獨鍾。

而在很多種意義之下,「石之海」都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終結」。首先,作者藉著這一部作品的完結,將 JOJO 的家族史重寫:根據故事描述,受到第 6 部 Final Boss 普奇神父的「替身」能力影響,舊世界的時間被加速到極致,就像一張光碟,不斷快播到最後,系統就會自動回到起點重播。於是,由第 7 部開始就是平行時空的世界觀。與此同時,故事之外,那一年之所以會接觸到「JOJO 的奇妙冒險」,是由於 10 多年前的香港還有好幾本期刊漫畫,比起單行本漫畫。這種見諸書報攤,以同捆式連載的周刊/雙周刊漫畫,令讀者在搶先追看心頭好的連載作品之餘,亦有機會接觸到一些本身不是太有興趣(或知名度較低)的作品。以筆者為例,當年買周刊漫畫是想看「通靈王」、「ONE PIECE」、「全職獵人」、「鬼眼狂刀」和「黑貓」這些「必看」的作品,卻在無意之中接觸到同捆式連載的「JOJO 的奇妙冒險」,可謂錯有錯著結下緣分。

JOJO 系列漫畫以時間作為每一部故事的核心主題,亦是漫畫原著作者荒木飛呂彥用以證明自己風格的方式;圖為動畫劇照。

不過,當年「石之海」還未在香港連載完結,該周刊漫畫就已經停刊,而網上漫畫迅速興起,市場風氣亦跟著改變,香港的期刊漫畫逐一消失,不到幾年時間已被新時代完全淘汰,亦正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言歸正傳,如剛才提到,個人的 JOJO 閱讀順序,以第 6 部「石之海」為起點,從周刊漫畫上的連載中途開始,又因連載中斷而暫結。其實當時對它的興趣一般,10 多歲的中學生,只視之為周刊漫畫裡面的「豬頭骨」,純粹是畫風奇特,角色關係又極其複雜,惟故事有別於節奏明快、正邪對立的少年漫畫,著實不易消化。

後來,第 7 部「飆馬野郎」開始連載,故事題材更為另類,一度嗤之以鼻,放棄了好幾年。只能說,「JOJO 的奇妙冒險」並不是一部普通的少年漫畫,需要一點閱歷和藝術視野 —— 而這是一般少年讀者都未必具備的。直到搬進大學住宿,在深不見底的動漫研究者推薦之下重新翻看(另一部被推薦的名作,是「潮與虎」)。跟 JOJO 的第二次接觸,其實亦是第一次認真看待這部作品,就從第 3、4、5 部開始,然後回頭再看第 1、2 部(既是「前傳」亦是風格尚未成型的初期作品),最後又跳回第 6 部,完整看了一遍,繼而進入連載期相當漫長的第 7、8 部。這才明白,一時三刻的特立獨行,只是某種反叛和不成熟的表現,要證明它是一種風格,被譽為天才漫畫家的荒木飛呂彥,選擇用上最笨拙的方法 —— 時間,正是 JOJO 每一部故事的核心主題。沒有妥協,硬頸、自信,亦是每一代 JOJO 繼承者的共通點。

廿多年後,JOJO 的史詩式「世界」已經不同了。入過羅浮宮,上過 Gucci 名店櫥窗的「JOJO 的奇妙冒險」,在日本漫畫界佔有一個獨特而難以被取代的位置,它一點也不毒,反而是一部遊走於雅俗之間,多姿多彩的時裝圖鑑。下回再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