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屍蟲的哲學

A+A-

我經常掛在嘴邊,說我的工作是生死的修行,讓人明白生死之意義。過去這個週末發生的事令人擔憂,後來竟然因為一個腐屍 case 令我心神靜了下來,尤其是看到許多我喜愛的蟲蟲 BB!

屍體腐化的現象,在所有生物死後都會出現。通常,最先出現腐化跡象的地方,是屍體上的傷口、潮濕或帶水分的地方,或空氣能接觸到的地方(例如:眼、耳、口、鼻)。過程中,屍體不單是我們身體內在的酵素及細菌的食物,更是昆蟲及動物的盛宴。特定品種的蒼蠅會在屍體傷口,或帶有水分而空氣又接觸得到的部位產卵,孵化後成為有屍蟲之稱的蛆蟲,即蒼蠅幼蟲(larvae)。蒼蠅多半會於人死後的幾個小時內抵達「宴會場地」,屍體就是這些幼蟲的主要養分來源。

不同品種的蒼蠅會在屍體出現後,按不同次序現身。最先出現的品種可以短達 2 至 4 個小時,其他可以是 2 日、4 日。牠們出現的次序及功能都很重要。不同年紀的屍蟲有著不同的功用,而當一堆屍蟲聚集於傷口,甚至身體某一處的時候,更會令到屍體體溫上升。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屍蟲很噁心、沒用處,但在屍體腐化時,確實是很重要的角色!或許將正在努力的香港人比喻為屍蟲並不很好、也不亮麗,背後的意義卻很深遠。

這兩次離港工作,都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總覺得回來後,香港已經變了樣。「屍骨的餘音 3」裡面其中一章說「人類的生命,到底有多脆弱,又有多堅強?人類的命運一直以來都非常戲劇化,在文學及歷史的洪流中,我們不停探索生命,從沒有停止。諷刺的是,我們並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人類。」

引用自己書裡面的字句並不好受,畢竟題材不是最開心、最易讀的。如今竟然可以將自己書內對於人性思辨的話語,引用到香港的情況,實在不忍卒睹。到底一個人要多冷漠、多沒同理心、多勢利,才可以對自己身處的社會不聞不問?現在已經不只是政治問題,而是良知問題。我不停高估同類,同時又被所有香港人的熱血及熱心行為所感動,「這種捉摸不透的感覺或許就是令我不會麻木、不會失望、不會跌入情感深淵的良藥」。

屍蟲的生命力會隨著周遭的環境有所變化。無論環境多惡劣,牠們都非常團結,並清楚自己的崗位,懂得趨利避害,以分解屍體為一致的目標,這亦是牠們的初衷。

路是難走,但不能被嚇到,更不要自我隔離,這是恐怖主義者及施暴者的目的。生活一定要照常過,繼續向著最初的目標前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