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沉默的證人」—— 殮房攬炒,漁人得利

A+A-
「沉默的證人」故事主要發生在殮房;圖為劇照。

男主角是張家輝和任賢齊,女主角是國內的楊紫,組合很正常,跟大部分合拍片沒分別。「沉默的證人」的新奇之處,是導演 Renny Harlin —— 既非香港人,也非大陸人,是芬蘭人,由 80 年代開始,拍過多齣荷里活動作片,近年專注在中國發展。

美斯、麥巴比、雲迪克,大概不會轉去中超搵食。離開荷里活之前,Renny Harlin 的作品,例如「大力戰神(The Legend of Hercules)」,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換一換環境不失好事。最風光的時候,應該是 90 年代初,拍過「絕嶺雄風(Cliffhanger)」,又拍過「虎膽龍威 2(Die Hard 2)」,即是在機場困獸鬥的那一齣。雖遠遠不及 John McTiernan 執導的第 1 集,但總算模彷得不過不失。「沉默的證人」是很明顯地向自己最成功的作品學習。老實說,如果拍到 7、8 成水準,收貨有餘。可惜,沒有。

「沉默的證人」有幾「虎膽龍威」?明顯到一開場,電台節目主持的旁白,話香港平安夜出現黑色暴雨警告,就是為了重現「虎膽龍威」頭兩集傳統,不理會香港的冬天少雨。氣候異常還說得通,尤其對比往後故事發展:劇情講述 3 名槍手為了消滅罪證,闖入殮房強逼法醫從屍體抽出子彈殻,過程當然多災多難,死傷無數。第一條問題:點解大費周章要陌生的專家為自己劏屍取彈?點解唔整條屍體取走再乾脆燒成灰燼?以前,我會很執著;今日,現實比電影情節更荒誕,看一次警察記者會,再不通的情節,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電影中,張家輝與壞人「攬炒」才於重傷下逃出生天,其北京女徒弟坐享漁人之利;圖為劇照。

由動作片演變成喜劇,細節就不多談了,有趣在人物設定。整齣電影發生在殮房,被切斷對外通訊,呼天不應,叫地不聞,外面超級大雨,入面死氣沉沉。張家輝是香港中年,對親眼目睹太太死亡無能為力而內疚不已,有個北京來的女徒弟,欲拒還迎。在殮房工作的,包括肥看更、不問世事廢青及毫無警覺性的醉酒佬,全部零戰鬥力,坐以待斃。任賢齊是香港壞人,帶住另外兩個香港下屬不斷搞破壞,不過,其中一個是由大陸演員假扮而成。結局,本來看似正常的殮房,變成火海一片,張家輝要採用玉石俱焚或俗稱「攬炒」的手法,才於重傷下逃出生天。香港壞人死晒,北京女徒弟坐享漁人之利,得益最大。用這一種角度解讀,又不得不說 Renny Harlin 未必理解香港生活文化,但又幾理解中港關係。太複雜?OK!用一個簡單得多的切入點:電影中,吳卓羲客串一角,扮演軍裝警察,跟另一位同事收到通知,前往戰地處理,一去到發現不妥,得兩個人兩支槍,也英勇出擊,意圖制止事件,拯救市民。下場,很慘。在元朗掉頭走的兩名軍裝警員,看過電影,應該覺得更加心安理得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