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Sherlock 第四季——人之所以跌倒,是為了站起來,神亦然

A+A-

截稿前第四季播至第二集 The Lying Detective,以下劇透。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2017 鐵定是更好的一年,因為才開始幾天,我們就有了福爾摩斯。不把去年的古裝特別版 The Abominable Bride 也算進去的話,我們等了足足三年,Sherlock 才千呼萬喚始出來地推出了第四季。三年等三集,云云電視劇集中,唯有新福爾摩斯才有此等地位,粉絲還會拜託主創團隊:「別急,一步一步的做好,我們癮起時,重看以往集數就好!」也許是這種等待,這種期待,第四季第一集播出的時候,評語有點跌了。

跌的原因有許多,我認為這好比一個長期考第一的學生,某天拿了個第二,老師跌眼鏡,也是跌得情有可原。事實上,在第四季啟播前,監制及編劇之一的 Steven Moffat 早已警告世人,這一季的 Sherlock 將會走暗黑路線,然而當上至 Leonard Cohen 下至麥浚龍,全世界都流行講暗黑的時候,我們實在不能確定,這裡指的暗黑是甚麼。當第一集 The Six Thatchers 出來了,一顆子彈飛來,射死了華生醫生的妻子 Mary,也射斷了福爾摩斯和華生二人那好比基友的友誼,我們明白,暗黑原來是指角色的陰沉化——華生對福爾摩斯的憎仇,福爾摩斯對自己的懷疑,以及他首次作出正常人類會有的反應:對承諾的重視,並對破壞了承諾的懊悔。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部分觀眾不喜這轉變,除了 Mary 的前塵實在沉悶,也不喜歡此集氣氛變得冷硬。也許大家都期待一如前三季,福爾摩斯扮演著神,每一場都扭盡六壬表演著他的神推理,以致當神從天上墮下,大家不習慣了。我認為這角色上的轉變其實是長篇劇的必有階段,畢竟這不是大台八點鐘處境劇,人物角色不能一成不變。神要是一直扮演著神,一直站在高處瞰視眾生,無論對演戲者或觀眾來說,都是不健康的,故事也很難說下去的。弱點是這條「意外>決裂>理解>復合」的戲軌來得有點明顯,在兩集頭尾間圓滿解決也有點水過鴨背,讓人感覺到二人是為了復合而決裂,如若放在整個季尾作為 cliffhanger,效果或許會更佳。另外,福爾摩斯為了 show-off 他機關炮式的推理語速,迫使到那名老婆婆罪犯在眾警包圍下仍開槍打人,而福爾摩斯和他的哥哥也全沒料到,這無論怎麼看也有點牽強。

Toby Jones 飾演的邪派富豪 Culverton Smith 圖片來源: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Toby Jones 飾演的邪派富豪 Culverton Smith/Sherlock 第四季劇照

不過,凡事都有不過,第二集 The Lying Detective 一出,別出心裁的推理場景和鏡頭設計又回來了。特別喜歡 Toby Jones 飾演的邪派富豪,以醫院來殺人的他,整天提著美國連環兇手 H.H.Holmes,這個究極恐怖的 19 世紀美國連環殺手,建了一整棟旅館就是為了佈下重重機關去殺人。聞說里安納度·狄卡比奧把 H.H.Holmes 的故事拍成電影,多年卻只聽樓梯響,沒想到 Sherlock 會先飲頭淡湯,讓觀眾上一課世界犯罪史。乃到第二集的尾段,額外甜品當然是福爾摩斯家族的第三傳人出現了,更原來一直隱藏在觀眾鼻子下,那驚艷的感覺確實拾回了此劇最引人入勝的神采。那種苦盡甘來的感覺,讓第一集的鬱悶感覺都值了。

人之所以要跌倒,是為了站起來。原來,神亦然。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