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你終於自由了

A+A-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劇照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劇照

Meg 跟前男友拍拖八年,分手前一年住進男友家中。為了令男友家人喜歡自己,她改變各種生活習慣,例如減少畫畫和看電影、由早上洗澡改成深夜、做家務沒有再播音樂兼大聲唱歌、吃飯時不再翹起二郎腿、跟男友拍拖時也想到要替他家人拿乾洗衣物和買水果……一年的生活過得不錯,男友家人也不太難相處,但 Meg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後來跟一舊同學聚舊,Meg 談起自中學開始她已希望成為編劇一事,於是與朋友即興到公開大學報了初級編劇課程。Meg 跟男友說她逢星期日要上課,男友說:「當然不行!星期天早上我們要去教會,這些無謂事情可免則免吧,你也沒有打算當編劇。」

Meg 才猛然想起過去一年每個星期天都跟男友一家上教會。兩小時的儀式包括唱詩讀經,完成後還會跟教友交換近況,抱一下人家的孩子。Meg 發揮她天生的 PR 本色,令教友對她留下極佳印象。有次在教會的女廁她聽到了一教友與男友的母親在討論她…「Meg 真的很不錯,不過她還是未信,希望她盡快洗禮吧。」Meg 覺得不寒而慄,雖然她並不抗拒宗教,但到底是毫無感召,亦無意受洗,她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可以維持多久。

因為編劇課程問題,她跟男友理論起來,說著說著兩人討論到宗教問題,她始發現男友對宗教也是一知半解,去教會只是一個習慣。她開始懷疑自己可以放棄興趣和理想去遷就其他人的習慣嗎?年到三十五,是否就要決定下半世如何過?

兩個星期後她決定搬走,雖沒說分手,但男友已率先提出「既然沒有心走下去就不要再浪費時間」,Meg 亦欣然接受,就這樣八年情劃上句號。

當我知道 Meg 的情況後便發短訊給她,卻沒收到回應,想必她心情沉到谷底。於是我找到了跟她一起學編劇的朋友問及她的情況——「Meg?她比你和我都要好,現在她每星期到圖書館借有關編劇的書進修呢。」

三個月後,Meg 請我們到她在上環的新居,門一打開我便看到那特大的落地玻璃窗,家居雖小,但感覺很舒適寬敞。

「我一直也希望新居有落地玻璃窗加一個小露台,站在那裡吹風也覺得開心。最近我在追看『逃恥』,真的很喜歡百合阿姨的家,那些陳設都是我的最愛,落地玻璃加舒服沙發,每晚可以坐在跟風景對飲,能過那種獨身生活也不錯。畢竟生活方式是個人選擇,如果這樣想,是否分手根本不重要,重要是此時此刻的心情。」Meg 臉上帶著一個從心而發的微笑。

「那跟男友還有沒有見面聯絡?」我問。

「說來奇怪,曾經日日相見的人在分手後便消失在彼此的世界之中。縱使上班的地方那樣近,我們都不曾在街上遇上。後來我明白,因為大家的生活軌跡根本截然不同,所以不會相遇,那就更加證明以前互相勉強。現在我只想努力追回過去八年錯過的事情,我有很多電影未看,還打算去紐約看一些 off-off Broadway。自己一個人就是有這好處,今天想去旅行,兩日後出發,做甚麼吃甚麼完全自己計劃,原來不用顧慮其他人的想法是如此幸福。」Meg 的眼睛在陽光下瞇成一條線,似笑非笑的樣子。

「你終於自由了。」 我說。

「我和他都自由了。」Meg 說。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