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狼來了 —— 狼在吃羊了,村民去咗邊?

A+A-
狼來了。 圖片來源:路透社

「狼來了」的主角是一個看護羊群的牧童。他的工作是守護羊,每次牧童說狼來了時,村民們都會站出來。 但是他們出來幾次後,不僅沒打到狼,還被牧童嘲笑,慢慢就對牧童失去了信任,最後當狼真的來的時候,牧童聲嘶力竭的叫狼來了,可是村民卻不再出現,最終羊被狼吃掉。

這個故事,責任是在狼身上嗎?雖然,如果狼食齋不襲擊羊的話,牧童和村民就不需要神經兮兮的提防牠。可是狼就是天生想吃羊,我們甚至不能怪責狼,狼之所以有狼性,是因為牠出身的環境使然,牠要靠吃肉來維持生命。站在狼的立場,吃羊天經地義。

當然,我們可以認為,看到羊這麼可憐還殘忍的傷害牠們簡直喪心病狂,狼對手無寸鐵的羊使用暴力「可恥」,但狼本來就是敵人,你明知狼是為了吃羊而來,又何必討論狼的道德?

既然怪責狼是沒有意義,那是否村民的責任?無疑,當狼吃羊的時候,村民們可能還在家裡上網和打邊爐,聽到牧童叫狼來了時,抱著不信任的態度,輕則無視重則嘲諷。明明是他們的羊被摧殘,他們卻沒出來反抗,任由羊被狼吞食。

但如果我們說他們太冷漠,不關心村子,只懂嘴炮而不站出來行動,那也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為在過去牧童大叫狼來了時,他們的確有挺身而出。

當他們曾為這件事站出來,你就不能再批評村民只懂嘴砲。這意味著,他們不是不會出來,只是不願意為你出來,而他們最後不出來的原因,是因為不再信任牧童。

牧童失去信任的原因,是因為村民每次被叫過來之後,本來都是磨拳擦掌,預備打倒威脅羊的狼,最後卻一事無成的散水。反覆幾次之後,村民認為聽召喚而來,也改變不了事情的結果,漸漸地,他們就拒絕參加一些沒有任何作用的事情,才導致日後不願意出現。

其中牧童對待村民的態度,也可能是令事情惡化的原因。從村民願意出來多於一次,我們可以發現,其實村民也不怕一再出來而沒有成果。但出來之後還要被牧童嘲笑,這卻令村民感到非常難受,村民出來是出於正義感和責任感,而牧童卻不太在意這件事,也許覺得這是在證明自己的號召力。

所以牧童的真正問題,在於沒有尊重村民。假設村民出來後,即使沒遇到狼,但是牧童有好好感謝這些人的仗義相助,感激這些人真心為自己和為公眾出來,對他們好言好語,也許他們還是會繼續出來的。 把他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才是傷了這些人的心、失去了他們的信任的原因。

牧童也不明白,村民是有血有肉有感覺的人類,並非牧童的棋子,並非數字,他們出來並不是因為贊成、喜歡牧童這個人,或者他們是牧童的支持者,而是出於想保護羊的責任感。至於選他當牧童,也不是因為他是甚麼比別人更懂得保護羊的精英,只是因為別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故事沒說羊被吃掉了後,假若牧童也沒被吃掉,之後他會怎樣做。如果他跑回村子裡,責備村民不站出來守護羊,那只怕村民們不一棍打死他已經算給面子了。

守護羊的確是村子的共同利益,村民不出來,的確是所有人都受害,可是既然這件事如此重要,牧童該反省的,是自己曾嘲笑村民這件事。如果你抓著羊被吃掉,大家受害,去責怪村民不出來這件事,那先搞清楚,守護羊本來就是牧童的職責。牧童是靠看羊這件事來吃飯的人,村民卻是無償出來幫忙的。

牧童可以反省,好好跟村民道歉,重建那信任,然後試圖亡羊補牢。但也可以抱怨村民們那次不出來,害他的羊死光了,連他丟掉工作,一輩子怨恨村民在那個時刻自私自利,無動於衷。甚至說,雖然我嘲笑村民,但村民也曾嘲笑我牧童,所以我沒錯,只是誤判了狼來的時機,或者覺得自己是護羊鬥士,羊能生存那麼久,是我牧童的功勞之類。 那麼,村民們大概是不會理牧童吧。

我認為該反省的人是牧童,但是也許有些讀者會覺得,該反省的是村民甚至是狼也說不定。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