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七劍定江山 —— 阿瑟王的性別到底是甚麼?

A+A-

在「七劍定江山(Shadows Over Camelot)」這遊戲中,你扮演的就是阿瑟王和他的內閣,因為無厘頭的原因當政的阿瑟王,發覺自己的國家水深火熱。唯有硬著頭皮組成內閣試圖解決問題,到底會成功拯救島國,還是因內外交困而亡國呢?這就看玩者的功力了。

這個遊戲中,每個玩者都扮演一個角色,可以是阿瑟王,以及其他人。但其中一個玩者是「鬼」,他的勝利條件就是要其他人輸,所以這也是一個狼人遊戲。

這遊戲很簡單,每回合大家都要翻出一張壞事牌,那張壞事牌就是講社會情況又在惡化,每個問題變嚴重了。這個遊戲區域有不同的議題,例如抽到邊境的牌,就會增加一個疑似水貨客;在廣場上會有人跳舞,滋擾公眾;似乎是代表侵犯法治的黑色聖杯,會令法治變得黑暗;還有威脅要隨時打算武力解放本地的赤色巨龍與其爪牙。只要你抽到一張相關的牌,那件事就會增加嚴重程度,變成民怨。

每種民怨都有限額,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那時就會爆鑊,你就要硬食一把黑劍,事件越嚴重(例如法治崩潰)食的黑劍就更多,儲齊 7 把黑劍就會 GAME OVER,所以這遊戲叫「七劍定江山」。

遊戲中獲得 7 把白劍就算勝出。

因為當社會問題積重難返時,翻開壞事牌,可能隨時引爆,甚至引致遊戲結束。遇到這情況,玩者可以選擇妥協拖延,主動賣國,這樣就會在城外的停車場增加一架車。

不知道影射的是高鐵?還是用交通擠塞去抽象表示移民太多,人口爆炸?總之當城外的停車場停滿了 12 架車時,遊戲就會輸掉,而且這種行為明顯地會令別人懷疑你就是鬼。

如果你既不想翻壞事牌,又不想支持「起高鐵」,你最後的選擇就是做自殘式的抗爭,這遊戲容許你自殘一滴血去拖延一張壞事牌。為何要扣血倒沒有說,可能是絕食抗議?不過這也只是拖延,絕不能解決問題。

要怎樣解決問題?那就是抽完壞事牌之後,會抽一張好事牌,好事牌基本上可以用來處理壞事牌的問題。然後你要移到你關注的議題去打,例如水貨、廣場舞、法治之類,在那個地域,投下你手上相關的牌。

每個議題,如果在爆發之前投入足夠的牌。就有可能解決,例如去邊境驅逐水貨客,打贏廣場上滋擾公眾的跳舞大媽,打贏官司奪取聖杯之類,市民滿意的話你就會得到一把白劍,大議題的話更會得到多把白劍,同樣地,如果儲滿 7 把白劍就會贏。

因此這遊戲是和社會問題賽跑,看問題出現得快還是你解決得快。當然你的角色是鬼,就是扮抗爭,行為上卻令本地萬劫不復。

阿瑟王的造型。

當然,別人也可能察覺你的行為有古怪,自然這遊戲和一般狼人遊戲一樣,也提供「指控別人是鬼」的機制,如果真的找出誰是鬼,那個鬼就會像湯渣或者橙色垃圾桶一樣立即被收編,翻出真面目,投入敵陣,開宗明義的加入建制。不過這始終不是狼人,狼人抓出了狼人遊戲就結束,但這遊戲中,就算鬼被公開出身份,也只是公然的出賣社會而已,如果社會救不了,就算你踢爆了他,他還是會贏的。

但如果你屈錯了一個清白的人是鬼,你會立即得到一把黑劍,使情況更惡化。毫無疑問,這遊戲不太適合社運人士玩,他們會特別容易輸,畢竟他們習慣了指控別人不用證據,錯了也不會認。就算翻出來不是鬼,他們也會相信「他們的行為明顯是鬼,現在只是因為他們被用完之後被共 X 黨遺棄,更證明他們柒」,在遊戲中大概會說我翻牌的時候,對方用特異功能把身份都換了吧?

補充一句,這遊戲裡面的阿瑟王竟然是男人。雖然看那個連臉都罩著的造型,根本看不出性別就是了。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