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精裝難兄難弟 —— 創作並不是,也不可能是空中樓閣

A+A-
電影「精裝難兄難弟」劇照。

我聽到楚原叔,聯想到的既不是「真情」也不是粵語殘片,而是一套我很喜歡的電影,就是 20 年前左右的「精裝難兄難弟」。

這套電影的主角是黃子華,他飾演國際有名的藝術片導演,他卻覺得香港本土的粵語片,大部分都是低成本的膚淺垃圾。有沒有很似曾相識的感覺?例如說香港的漫畫不如「鋼之鍊金術師」,電影不如「變形金剛」,遊戲不如 Monster Hunter。黃子華就是抱著相同的看法,在因緣際會下,楚原飾演的電影之神為了教訓他,讓他穿越到 60 年代的香港,要他拍一套 60 年代的粵語片,要得到當時的觀眾認同才能夠回來。

在這個故事裡,他認識了幾個當年未紅的粵語片明星,因為成功幫助了他們,而被賞識成為了導演。成為導演後,他終於不用忍受拍那些他看不起的低俗粵語片,而依自己的品味和經驗,在 60 年代拍一些很有歐陸風格,有很高藝術價值的高格調電影 —— 就是為了贏得觀眾歡心而回去。可是,卻沒有觀眾欣賞,反而因為看不懂而被罵得狗血淋頭,被投資者責備,他心目中的「好作品」得回的只是完全的失敗。

這些本地創作之所以低成本,並不是創作者無心,而是當年的創作者,真的沒有那麼多資源可以花。甚麼都要將貨就價,並不是選擇,而是必然。色情暴力搞笑媚俗,並不是因為創作者沒有內涵,而是在目下香港的社會環境下,辛勞生活的底層觀眾,比起欣賞高雅的東西,更需要一些廉價的歡笑去充電,面對另一天的辛酸。

這些本土的創作雖不是世界頂級,卻是認真娛樂了當年的本地觀眾,這樣的創作,不也是很真誠嗎?最重要的是,這些低俗的創作,奠定了整個創作界的基石,建立了市場。養出了電影業的經驗使觀眾有了看電影的慾望,經歷世代後,才產生了欣賞高雅東西的觀眾,才有後來藝術片的成功。

就像我們看到日本漫畫業界的繁榮,抱怨香港、台灣遠不及別人時,不能不看到日本有龐大的色情漫畫市場,大量漫畫家在未名成利就之前,就是靠畫那些大量被消費的色情漫畫糊口,慢慢培養功力,才創作出自己的傳世名作,色情漫畫這個低級的市場,卻造就了偉大的創作者和產業。

電影「精裝難兄難弟」劇照。

要做出理想中的驚世大作,需要的並非脫俗出世,反而是入世現實,儘量的娛樂和服務,怎樣抓到消費者的認同,直接面對市場。黃子華飾演的導演,一直認定自己的都是好作品,但在 60 年代發覺沒有人欣賞時,他才反思一件事,會不會自己認為的好作品才是垃圾呢?市場的反應終於令他醒覺,創作終究還是給人看的東西。

他最終醒悟,膚淺的是自己,那些他過去看不起的東西,跟自己欣賞的好作品,不是對立,反而是共生的關係。最終他學會了欣賞這些電影,特別是認知到,這些電影其實是在困難時期開荒牛,他的成功是站在這些巨人的肩上吃到果實而已。

不論是七日鮮的粵語長片,大量的低俗搞笑片,各種廉價的娛樂,皆有其價值。某些評論者或學者,可能會看不起這些「垃圾」,可是他們是土壤,沒有這些土壤,你不可能直接生產世界一流的東西,創作並不是空中樓閣。至高的創作底下,總是一堆不入流但賣得出去的東西,那些東西也許不堪入目,卻是通往好作品的必經之路。

聽起來很像一部沉重的寓言?但老實說這是一部很有趣的搞笑片,甚至可說是我最喜歡的黃子華電影,水準十分高,雖然寓意有點直接但也很有意思,但不知為何就是有點名不經傳,這電影很容易找到的,非常建議大家去看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