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曾是西方兒童眼中的夢幻之都?

A+A-
圖片來源:Miroslav Šašek, This is Hong Kong

在半個世紀前,不少西方戰後兒童對香港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一切全因為捷克裔畫家 Miroslav Šašek。他曾經旅居世界各地多年,憑藉細膩文化觀察畫出 18 冊兒童繪本,暢銷英美等西方國家,其中 This is Hong Kong 描繪 1960 年代初的香港風貌,是他創作生涯得意之作。在電視還未普及、海外旅行仍然奢侈的年代,這些繪本為兒童打開一扇又一扇窗,令他們對世界有過無限憧憬。

圖片來源:Miroslav Šašek, This is Hong Kong

Šašek 的繪本創作生涯,由 1959 年出版 This Is Paris 開始,之後有 This is RomeThis is San FranciscoThis Is the United Nations 等合共 18 冊繪本,由英國出版,其後翻譯成法、德、意、日等多國語言,成為小學圖書館常見藏書。當中 3 冊繪本最深得他的喜愛,分別是 This is VeniceThis is Edinburgh 和 This is Hong Kong

香港是他筆下唯一亞洲城市,自然少不了中式帆船停泊維多利亞港的景致,山頂纜車、香港仔海鮮畫舫、虎豹別墅等都是當時遊客必到景點,繪本亦記錄尋常百姓的生活百態 —— 市民買桃花過年、工匠雕刻象牙、新界農民耕作等,部分已是不復再的老風景。插圖旁邊會簡單介紹香港的民俗風情,譬如宗教傳統、房屋政策、蜑家和客家人的分別等等。

他在 1969 年受訪說:「因為香港,所以我愛上香港。但由於語言障礙,為香港製作繪本真的非常艱難,我花了多個小時畫那些中文字,我試過用相機幫忙,但沒有用,有時我真的很想大聲尖叫!我要試 3 次、10 次、12 次才能畫好一幅畫!」

讓戰後創傷癒合的使命

歷史學家 Deborah Cohen 撰文分析,Šašek 擁有如民族學家般敏銳的目光,擅長以跳脫而帶有現代主義風格的筆觸描畫世界。但有別於一般兒童繪本畫家,身為捷克難民的 Šašek 有著沉重的政治使命 —— 面對世界還未從二次大戰復原,又因冷戰而一分為二,5,100 萬人流離失所,他深信只要啟發新世代的想像,世界便有望重新癒合。

Šašek 誕生於 1916 年的捷克,少年時為捷克報紙和兒童書籍繪畫插圖,但 1939 年納粹德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以及 1948 年共產黨在當地奪權,同樣改寫了他的命運。他自此成為流亡海外的難民,始終沒有正式入籍任何國家,下半生維持無國籍身份到處旅居。

圖片來源:Miroslav Šašek, This is Hong Kong

他在 1947 年入讀法國美術學院(École des Beaux-Arts),1951 年到慕尼黑加入反共的「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電台由美國中情局(CIA)資助,負責對共產陣營的東歐發動宣傳攻勢,1951 至 56 年間,Šašek 曾負責為電台繪製反共傳單,以近 600,000 個氣球送入東歐,有超過 3 億張傳單因此散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波蘭各地。

Šašek 吸取繪畫反共傳單的經驗,在 1957 年辭去電台工作,開始兒童繪本大計。有別於在反共傳單繪畫東歐百業蕭條的景象,他的兒童繪本把資本主義城市描繪為百業興旺。他筆下的紐約固然有帝國大廈、自由女神像,但他同時著墨商店中的購物人潮,販物機售賣琳瑯滿目的商品等。

在 15 年內,他大概每年繪製 1 至 2 冊繪本,每冊有 80 幅插圖,期間活像一位駐外記者,在每個要描繪的城市或國家旅居 3 至 4 個月,香港是其中一站。他學習融入異地生活,觀察民情,而且善於捕捉兒童深感興趣的主題。

祛魅的全球化世界

到 1974 年,他出版最後一冊繪本 This Is Historic Britain 時,國際形勢已經今非昔比,全球各城市面貌卻趨向單一;新聞攝影和電視的普及,加上海外旅遊愈來愈便宜,同樣令世界的神秘面紗逐步揭開。他在 1960 年代末的訪問中不得不承認:「如今的兒童已經知道一切,世界變得愈來愈細小。」

Šašek 在 1980 年與世長辭,未有機會目睹鐵幕倒下,亦無緣重返捷克故鄉布拉格。他曾經在書信中向朋友坦言:「我真的很想為布拉格畫繪本。」可惜未能如願以償,其作品到近幾年才正式在捷克、俄羅斯、波蘭等昔日共產國家出版,但當今世界已經與繪本所描繪的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