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勇者能與怪獸共存?

A+A-
動畫「哥布林殺手」宣傳劇照。

勇者故事在日本動漫及遊戲中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典型。勇者又與常見的空想中世紀舞台有點分別。勇者通常更多時與某種聖靈感召有關,而非隸屬某個職業公會管理的成員。勇者的故事因此同時有著神話、教養小說(Bildungsromans),以及角色扮演遊戲主人公三種性質,敘述主人公如何經過歷練從而成長。以筆者最喜歡的遊戲「深淵傳奇(Tales of the Abyss)」為例,正正是複製人路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後接受他擁有拯救世界的能力的身份。

然而因為動漫產業對故事的消耗量非常大,加速了各種故事類型(包括勇者故事類型)的迭代、更新以及衰亡。朋友說:自從「咕嚕咕嚕魔法陣」的勇者仁傑起,已經無法再認真看待勇者故事了。的確,單單只是數 2000 年後的動畫,正統英雄,冒險勇者的形象早就蕩然無存。近 10 年來更流行的勇者形象,可能是「魔王勇者」中魔王與勇者攜手在人間與魔界兩邊玩模擬城市;又或者像「打工吧!魔王大人」偶爾出手救世界的魔王,或者「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中的廢青菜月昴。愈往後數,能稱為「勇者」的角色已經愈來愈少。剩下的是作為故事中都市傳說,眾人趨之若鶩的理想英雄身份:例如在「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中,「勇者」已經只是一個有特殊能力的稱號而已。

在眾多構成日式異世界的元素中,轉變頻率最少可能要數怪獸(以及打怪)的轉變。不少遊戲以及動畫中,史萊姆以及哥布林就是低等級,給新手練級的不二之選。英雄幹上怪獸通常都是像遊戲般,以遭遇戰的形式表達:有如「寵物小精靈」遊戲般,畫面閃動,切入戰鬥畫面。後來有部分遊戲演變到直接在大地圖上與怪獸激戰。

動畫「哥布林殺手」劇照。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想到,我想談的就是今季的「哥布林殺手」。

嚴格而言,把哥布林當作勁敵的動畫,我最早想到的是「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2013)。該動畫第 4 集中,主角團隊成員之一,同時擔當指揮、前衛以及神官的馬納多被哥布林偷襲,其後傷重致死。接下來的 4 集,故事都在描寫剩下的團員如何與新神官合作討伐哥布林。第 7 集更是有趣地冠名「被稱為哥布林殺手」。然而更重要的是,「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很明確地將哥布林的生態、社會組織方式,棲息地等計入戰術考慮之中。第 8 集在主角團隊群剿哥布林巢穴時,亦見識到他們會學習,對人類戰鬥模式、魔法覆蓋範圍都有認識;甚至最後還會透過扮死去製造反攻時機。

「哥布林殺手」將「哥布林」升格到成為社會問題。如果換成都市治安的脈絡來形容的話,首先哥布林的生態區域與人類棲息地重疊,因此牠們所犯的暴行不僅僅是冒險者莽撞闖進牠們地盤的問題,而徹徹底底是個生存空間(Lebensraum)的問題。由於哥布林問題只在鄉村地區較為猖獗,因此未被視為社會問題,得不到足夠的重視。新手冒險者的犧牲成為解決哥布林問題的必要之惡。

雖然有不少觀眾質疑首話再現女性被強暴的畫面略嫌過火。然而,我覺得這套動畫的設定卻比「進擊的巨人」有著更完整、更平民化的右翼設定傾向。從設定上來看,「哥布林殺手」可謂將哥布林生態完整地推展到社會層面,徹徹底底是個共存的問題。難怪男主角在第一話說:「不出現在人前的哥布林,才是好哥布林。」引來的迴響有這麼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