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逃學威龍 2 —— 警察的責任是保護市民,還是服從體制?

A+A-
電影「逃學威龍 2」劇照。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討厭警察,所以先天會對警匪片有偏見,覺得警匪片就是用來為朝廷爪牙洗白的電影。這不能說是錯的,因為警匪片最基礎的前設是,把警察從面目含糊的體制兵卒,還原為有感情的「人類」,使你對他們有同理心。

但這也不能算是完全的洗白。仔細看的話,你會發覺,這種電影裡的真正主題,是個人意志與價值觀,與體制的倫理秩序衝突。警察要盡忠職守,但「盡忠職守」四字,卻是任人解釋的。

在逃學威龍第 2 集裡,也是以這樣的衝突為主軸。在這一集中,周星星遇到一個國際學校的案件,他雖然自薦想要負責這個案件,但不論是他這個人,還是他所提倡的解決方案,都與體制的意見衝突。體制還要求他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和崗位。

「逃學威龍 2」中,周星星被要求做他不願意做的交通警察;圖為劇照。

周星星認為,盡忠職守就是「保障香港市民的生命與安全」,他的工作是保護市民,但警察系統的其他警察卻不是這樣想,他們認為警察的工作是「服從上級的命令」。本來是建制一部分的周星星,與建制產生尖銳的對立。

其實兩個都沒錯,你是警察,你就要服從上級的命令,去保護香港與香港市民。可是當你認為,上級的命令不能保護市民,甚至陷市民於危險時,你可以怎樣做呢?前面是理念上的盡忠職守,後面是法律上盡忠職守。兩者對立時,你只能選一個。

周星星是個豪爽的角色,他選擇了「理念」放棄了「法律」,立即脫離建制,直接辭職,不當警察,而變成了一個無業者或者是自由業者。他拿出了自己的積蓄,僱用了細龜等上一集的學生們,作為幹部,成立了自己的私人軍隊。以學生的身份就讀學校,完全脫離建制地實行自己的主張。

這一集的周星星根本就不是臥底,甚至不是警察,而只是一個前警察。這次周文健飾演的政治部探員以及達叔才是臥底。周星星是一個自資實現自己所相信事情的市民,而最後證明了建制警隊與政府是錯的,而對的是他。

值得留意的是,去到故事的末期,他根本就成為了犯罪者 —— 他闖入公務設施,打暈警官,然後私下指揮整支飛虎隊出擊,帶一支武裝部隊去跟佔領學校的武裝團體開戰。隨便數數,你都可以數出他犯了多少法例:他襲警、藏有攻擊性武器、刑事毀壞、襲擊、拿槍射擊人,甚至根本是謀殺。至於他煽動了大量警察私下拿槍出動,基本上他已無異於經營一個私人民兵,甚至恐怖組織了。

在電影裡,這一切的責任和後果,都被輕易解除了,把一切推給葉德嫻飾演、通情達理的警察高層。在她的背後運作下,一切都雨過天睛,周星星立功兼重返建制,不僅沒有法律責任還大團圓結局。兩種盡忠職守終於不再對立而融匯在一起。

假設你未必像周星星一樣,有一個肯幫你清理後事的葉德嫻,你會選擇你的理念,還是選擇法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