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翔鐘:約翰遜高攀邱吉爾

A+A-
如無意外,約翰遜將出任英國首相,但英國評論界對他的評價普遍不高。 圖片來源:Boris Johnson/Twitter

如無意外,前外相約翰遜下週會當選保守黨黨魁並出任首相,成為英國最有權勢的人物。在英國,有人 —— 尤其是觀點左傾的人 —— 常常把約翰遜看作英國的杜林普。但是,英國一些評論人士不以為然。目前多半住在美國的著名歷史學家費格遜(Niall Ferguson)說,除了同樣蓬鬆的頭髮和體型同樣高大之外,他們毫無相同之處。其實,他們還是有不少共同處,這裡不能細表。

我們知道,杜林普是來自紐約的億萬富豪,然而,他在美國,尤其是在傳統富豪雲集的紐約曼哈頓上東區(Upper East Side)不受待見;在富豪當中,他是邊緣人;他在曼哈頓艷俗的杜林普大廈,是有識之士嘲諷的對象。杜林普今年 7 月訪問英國,他出席英女王在白金漢宮舉辦的晚宴,當時所穿的晚禮服,也被英國人評頭品足一番,說是衣不稱身,袖口太長,坎肩太短。

有些英國人會把約翰遜看作英國的杜林普。 圖片來源:Donald J. Trump/Twitter

約翰遜系出伊頓公學和牛津大學,早就是英國精英的一員。與杜林普只有十歲學童程度的語言交流水準不同,他研習過古典,即學習過古希臘文和拉丁文。約翰遜出口成章,語言古雅。譬如他在接受 BBC 記者採訪,談到愛爾蘭邊界的應急保障方案時說:「我們是自我囚禁的始作俑者。(We were the authors of our own incarceration.)」換了杜林普,他會直截了當說:「我們把自己關了起來。(We locked ourselves up.)」

英國評論界對約翰遜的評價普遍不高,不少人認定他的首相任內將會問題重重,險象叢生,災難收場。「衛報」日前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是「約翰遜會勝出,而那肯定會是一場災難。(It will be Boris Johnson. And it will certainly be a disaster.)」

看多了負面評論,我們也不妨看看正面的言論。約翰遜喜歡比附並崇敬二次大戰時期的首相邱吉爾,他還寫過關於邱吉爾的書「邱吉爾因素:一個人如何創造歷史(The Churchill Factor: How One Man Made History)」。保守黨的支持者寄望於約翰遜,認為他退歐立場堅定,足以頂住極端反歐派政黨脫歐黨(原來的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奇 Nigel Farage 新組成的政黨)。同時,他又相信市場經濟,能夠成功阻擋工黨黨魁郝爾彬的極左路線。

一些保守黨人認定約翰遜就像邱吉爾:小事糊塗,大方向清晰。有人引述諾曼第登陸時期的英軍參謀總長布魯克爵士(註 1)對邱吉爾的看法。他說:「(邱吉爾)他不了解細節,他腦海中只有一半的圖景,所言荒誕無稽。聽了他的胡言亂語,讓我血脈賁張,我發現自己無法保持斯文。奇妙的是,世界上 4 分之 3 的人認為邱吉爾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戰略家之一,是馬爾博羅再世(註 2),另外 4 分之 1 不明白他對公眾的威脅。」

約翰遜大戲即將開場。英國人凝神等待,看看來的是拯救英國的英雄,還是把英國拖入歧路的災星。

註 1:在「黑暗對峙(Darkest Hour)」一片開始不久,邱吉爾會見的 3 位將領,一位是艾森豪威爾,一位是蒙哥馬利,另一位即是布魯克。
註 2:馬爾博羅指第一代馬爾博羅公爵,是 18 世紀英軍在歐陸作戰時的統帥。家族姓氏為邱吉爾,即邱吉爾的先祖。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資深新聞評論家,曾任職 BBC,前「香港信報」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