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瘋狂派對交響樂團

A+A-
蘇格蘭大學交響樂團。 圖片來源:Universities of Scotland Symphony Orchestra/Facebook

2017 年,我獲邀出任蘇格蘭大學交響樂團(Universities of Scotland Symphony Orchestra;下稱 USSO)的助理指揮,負責排練樂團,準備它們一年一度在蘇格蘭的巡演。

那時候,我剛剛開始在蘇格蘭的聖安德魯斯大學就讀博士一年級,不太清楚 USSO 的聲譽,但指揮老師曾提醒我,在年紀輕輕、指揮經驗尚淺時,一定要珍惜所有機會,不要隨便拒絕邀請。因此,當年 5 月,我到達了 USSO 在史特靈(Stirling)的大本營,並必須在 5 天內協助總指揮密集式訓練樂團,令它們在一週後能在蘇格蘭四大城市公開演出。

USSO 的樂手並不是來自五湖四海,大部分都是蘇格蘭人,或是來自英國在蘇格蘭讀大學的學生;包括我在內,在百多名樂手中,只有三名非白人。我略感奇怪,畢竟,蘇格蘭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學生,亦有大量亞洲人在著名的蘇格蘭皇家音樂學院(Royal Conservatoire of Scotland,下稱 RCS)就讀。

在 USSO 裡,最令我詫異的,絕對是樂手之間的歧視。來自蘇格蘭最頂尖學府聖安德魯斯大學及 RCS 的樂手經常自成一角,像看不到其他人一樣;排名中等的大學(愛丁堡、格拉斯哥、鴨巴甸)之樂手又不愛與排名較差的交談。三個小圈子各自各生活、毫無默契,大家亦沒有認識新朋友的意向。

但是,每當晚上練習完畢後,三個小圈子都會聚在一起瘋狂地喝酒、吸煙及盡情地派對。他們白天對大家的偏見及歧視瞬間消失,而多位來自不同大學的樂手更會躲到廁所裡發生關係。

來了英國讀書這麼多年,我總是未能融入他們學生的「派對文化」。練習過後,我只會回房間學習及分析樂譜,準備迎接翌日的新挑戰。

身為助理指揮,我有自己的房間,但每天早上起床,也會發現宿舍走廊地上全是酒瓶、汽水罐、食物、垃圾,更有老鼠在附近徘徊;公用的廁所佈滿嘔吐物,廁塔看來像有一天沒有沖水,牆上佈滿滑溜溜的不明物體,四處都有令人作嘔的氣味。

練習在每天早上 9 時半開始,大部分樂手都處於宿醉的狀態:刺耳的走音、大量的錯誤音符、樂手打瞌睡、發出鼻鼾聲及馬馬虎虎、得過且過的態度等,都是總指揮和我每天早上都要面對的問題。

可幸的是,能考進此樂團的樂手全是他們所屬大學的音樂精英,擁有優秀的技術及經驗。除了第一場音樂會外(此音樂會在早上舉行,樂手全都在半醉半醒半昏迷的狀態),之後三場在午後或晚上的音樂會都還算順利進行,有賴之前數晚樂手在清醒狀態下的激烈排練,以及他們本身的質素及能力。

在這星期內,我沒有認識任何新朋友、未能學習新的指揮技巧,亦對公共廁所產生嚴重的恐懼症。不過,此次巡演的確令我大開眼界,且汲取了寶貴的經驗,將來會盡量避免與喜歡瘋狂派對的大學生合作,免得自己感到沮喪及洩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Percy Leung 是一名英國歷史學者和指揮,曾就讀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杜倫大學,現為聖安德魯斯大學博士研究生,特別喜歡曼聯、保守黨和炸魚薯條。

Percy Leung is a British historian and conductor. He studied at Cambridge, Oxford and Durham Universities, and is now a 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Percy is particularly fond of Manchester United, the Conservative Party and Fish & Ch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