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大南街士紳化利多於弊?

A+A-

最近深水埗好不熱鬧,一連開了幾間咖啡店、唱片舖、選物店,在網上忽爾紅起來,話題性甚至可媲美 Blue Bottle 咖啡在香港開業。

大南街不是一直都這樣文青的。大南街很長,一端是街市、西九龍中心,生活機能高,人多嘈雜。另一端呢?我跟當地地膽、資深飲食編輯潘小熊聊過,以往大多是手作工藝店、原材料店、批發店及茶餐廳,沒有超市,不算是當地人生活的街。以往週末,因批發店休息,幾乎都沒有人,現在批發店愈發少見,關門的、生意不好的、吉舖的多,相對鴨寮街的繁囂,基隆街的日常,大南街的另一端則顯得安靜。

也許如此,Café Sausalito 於五年前在那裡開業,服務來買布料做功課的設計系學生、逛到累了想休息的 Merchant。咖啡店頗有心,經常舉辦不同的展覽和活動,以我所觀察,他們算是凝聚大南街社區的先鋒。當鴨寮街、汝州街日漸爆棚,深水埗的中心開始向邊緣推進,而大南街的唐樓大多樓底極高,為店舖提供更多彈性,除了可造成閣樓(如 Midway shop,閣樓為辦公室)外,直接留空則讓高聳的空間成為極佳的展覽場所(如 Openground),或造就有趣的室內設計(如有室內迴轉樓稊的 PHVLO HATCH 咖啡店)。同時批發沒落,零售抬頭,過往賣衣飾批發的舖頭都改為零售店,相對便宜的租金及庶民的社區吸引了不少有趣的店進駐。香港秋葉原,原來都可以變代官山。

上星期往深水埗走了一趟,接近 6 時的星期三,打扮時尚的青年進出咖啡店,企圖在夕陽消失之前求得一幀咖啡打卡相,黑膠唱片店 White Noise 人頭湧湧,也許大家在家太久了,特地過來深水埗,就當去了一趟小旅行,反正個個都放無薪假,平日來飲杯咖啡逛一逛,算是逆境中的小確幸。

我在 Midway shop 觀察了一會,好像不止年輕人,叔叔也會來買精油,太太來買毛巾,學生把小匙羹捧在掌心。我一直覺得深水埗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龍蛇混雜,充滿不同的 Energy,以往庶民一點,喜歡的人會覺得很貼地,很有趣;不了解的人則需要很包容。而現在變得容易入口,街道多了年輕的朝氣,店舖多元,但會否變成「士紳化(Gentrification)」,引致租金上升,使當地人被迫放棄原有的生活呢?這是我非常重視的問題,不過與潘小熊討論過後,我們都覺得暫時不會,始終大南街不是星街、太平山街,它本來就真的是生活場所,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理由去深水埗:去黃金買電玩、家庭和老師去買批發價玩具、創作人去買珠仔。大 Brand 不會想落戶西九龍,除非它有朝一日變成太古廣場;現在只覺得多了生氣,以往這邊的深水埗,星期日會很靜,新聞報的罪案也在這情景下發生,而小熊說,現在七八點還是頗有人氣,感覺挺安全。

無論如何,大南街還是本土的地方,錢當然可以製造更多錢,但想包裹住那陣銅臭味,還是需要文化。在大南街成為大地產商的玩具,或士紳化的犧牲品前,好好珍惜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