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吉亞前總統:我有解散警隊的經驗

A+A-
2003 年格魯吉亞爆發玫瑰革命前夕,有蒙面警員持槍在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外巡邏。 圖片來源:VIKTOR DRACHEV/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抗議警暴的行動中,示威者經常大喊「解散警隊」,但究竟這樣的主張是否可行?格魯吉亞前總統薩卡什維利(Mikheil Saakashvili)近日撰文分享經驗,他在 17 年前玫瑰革命後當選總統,有見警隊販毒、受賄、勾結黑幫,運作無異於犯罪集團,驅使他毅然解散警隊,推翻腐朽的前蘇聯警政制度,以現代化專業訓練重建警察部門,禁止司法制度偏袒公務員,結果成功重建人民對警隊的信任。

2003 年,格魯吉亞玫瑰革命推翻了總統謝瓦爾德納澤(Eduard Shevardnadze)政權。謝瓦爾德納澤身為前蘇聯末代外交部長,1995 年上任格魯吉亞總統後,其領導的政府被指貪腐和任人唯親,其後多度涉嫌選舉舞弊,最終導致民怨沸騰。在玫瑰革命期間,薩卡什維利帶領支持者佔據國會大樓,謝瓦爾德納澤當晚落荒而逃,翌日辭去總統職務,薩卡什維利則在翌年當選成為新總統。

薩卡什維利在「外交政策」雜誌指出,他接手的格魯吉亞政府是個爛攤子,警方貪贓枉法問題特別嚴重 —— 警員沒有履行確保公共安全的基本責任,反而以勒索公民自肥,也變相壯大黑幫勢力。這些黑幫在前蘇聯地區統稱為「律賊」(вор в зако́не),他們與警方勾結,反倒取代警方負擔維持治安的責任,幫會領袖甚至擔任法官、陪審員、劊子手。

2003 年民意調查便發現,面對如此腐敗不堪的警察制度,只有僅僅 2.3% 受訪者對警方持有正面印象;1993 年對學童的調查更駭人聽聞,當中有多達 4 分 1 人聲言長大後想當「律賊」。由於警方普遍被視為壓迫者,以致在人民眼中,黑幫比警察更為情操高尚。

2020 年 4 月 20 日,薩卡什維利與烏克蘭國會議員會面前回應記者提問。 圖片來源:路透社

有鑑於制度的腐朽,薩卡什維利認為改革不能單靠重組架構、或頒佈新政策解決。在人民重建對警察的信任之前,政府必須先贏得人民信心,面對社會龐大的改革壓力,他決定要把一切推倒重來。

首先,政府要從黑幫手上重奪維持治安的職能。時任內政部長 Vano Merabishvili 宣佈沒收所有犯罪集團的不法資產,結果沒收的財產總值超過 10 億美元,成功充實國庫。當局同時在全國各地興建警局,建築設計以玻璃為主,除了美感需求外,還象徵警政透明的承諾。

薩卡什維利其後著手革除蘇聯殘餘的警察制度,精簡人手和架構,解散不合時宜的部門,當中包括原先隸屬蘇聯 KGB 的國家安全部、因公路行劫而惡名昭彰的警隊交通部,以及多名曾經涉案的警員,並招聘沒有執法背景的新警員,組建新巡邏警隊取而代之。

所有新入職警員必須通過競爭激烈的考核測試,完成刑事訴訟法的課程,並接受勸說、談判和調解技巧訓練,免得警員事事以武力解決問題。為確保警隊能夠吸納優秀人才,政府提高警員薪酬,把薪金由每月 44 美元大幅提升近 10 倍,減少警員貪污濫權的誘因。雖然警員平均薪酬大幅調升,但政府同時精簡架構和裁減冗員,有效平衡警隊行政開支。

當局更成立現代化警察學院,力求令警隊訓練達專業水平,還發放新制服、新警車和新裝備。與此同時,政府對警員貪污採取零容忍政策,禁止公務員在司法系統中得到特別待遇,內政部甚至製作電視真人騷,直播執法人員搜捕涉貪警員的過程。薩卡什維利強調:「我們不需要很多警察,我們只需要好警察。」

經歷翻天覆地的改革後,蘇聯解體後的腐敗警隊得以革新,格魯吉亞暴力犯罪案件隨之減少 66%,曾經猖獗的劫車和汽車盜竊罪案近乎絕跡,整體犯罪率下跌超過 50%。時至 2013 年薩卡什維利卸任前夕,警隊成為了格魯吉亞最受人尊崇的政府機關,受認可比率達到 87%。

當然,格魯吉亞「國情很複雜」,有自身特殊的社會政治背景,改革經驗不能照板煮碗,但某些核心的改革原則卻值得外國借鑒。薩卡什維利特別提醒,群眾不能迷信「解僱警隊」的口號,而漠視重建警政體系的重要性,否則就等同把公共安全責任拱手相讓予黑幫,富裕階層則聘用私人保安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