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賭王去到今天何須認識巴拿馬總統?認識律政司就行了

A+A-
電影「賭神」中,賭神誘使賭王在香港水域開槍殺人;圖為劇照。

賭神既然是賭神,當然有很好的賭術,以及很高的勝率,但是這裡涉及一個問題:「賭術」到底是甚麼?所謂賭術高強的人,有一種打麻雀、打紙牌、賽馬等逢賭必贏的能力,但怎樣才能令人逢賭必贏,在故事裡卻沒有很清楚說過。

從表面看,所有的賭博,本身都是風險評估的運氣遊戲,而運氣並不是一種技術。現實世界的賭博技術,多取決於怎樣去評估勝算,不同的遊戲有不同的勝算,對規則的熟悉、記憶、分析等,都是賭術的基本。可是這些是電腦也能做到的事情,如果賭神只是一部活電腦,就不會那麼吸引人。

故事最後的高潮,是賭神決戰賭王陳金城。這個部分其實很值得細心去看,你要想想,雙方之間是一個怎樣的對決?兩者都是頂級的賭徒,拼的自然不是機率分析或記憶力之類的小事情,甚至不是單純的鬥心理。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這電影叫「賭神」,可是諷刺的是,最後一戰中,賭神與陳金城都不打算在賭枱上堂堂正正擊敗對方。賭局以及上面說的技術,根本完全沒有位置,因為兩個人都用做了手腳的牌,以及戴了能夠看穿牌的眼鏡。換句話說,雙方一開始都打算出千,也預計對方會出千,賭神的贏,在於出千的工具和章法比陳金城高明。

賭神在賭枱上取得勝利,但此並非真正的決勝點;圖為劇照。

賭枱的勝負其實不是重點,只是身為賭神,總不能在賭枱上輸給別人。最後他用計誘使陳金城開槍,殺死了另一人,才是真正的決勝點。陳金城早就預料有殺人的可能,所以才會將船駛到公海,使當年的香港政府無權抓他。但高進則一早針對這點部署,使船停留在香港水域,令陳金城被香港皇家警察以謀殺罪拘捕。

這裡有一句話很精彩,就是陳金城反問高進,不駛進公海,你自己也犯法吧?高進答他,我聚賭最多罰三千,與殺人完全不同。用今天的說法,他的策略就是攬炒,只是大家輸的東西難以比擬而已。

不過重點亦不是攬炒,去到今天,應該也沒甚麼傻瓜認為攬炒無效。重點是雙方最終都鑽研規則的漏洞:陳金城將船駛出公海以繞過香港的刑責;賭神則利用雙方刑責的差異及罰則的上限,引誘對方踩進陷阱。

兩人都鑽研並利用制度的漏洞作為攻防的武器,就像律師一樣。而律師不正是香港人一直很崇拜的職業嗎?這不是巧合。之前我有寫過,賭神本身就是香港人自身願望的投射,而他獲取勝利的方式,就是香港人理想手段的投射。比起羅賓漢挑戰和粉碎制度,香港人更喜歡繞過或玩弄制度,也就是所謂的「識玩」,打擦邊球,旁敲側擊,或者引對方犯法。看看今天的香港,其實大家還是很熱衷於這些事情,賭神,的確就是香港人的理想像。

可是「賭神」只能發生在 97 前的香港。政府尊重規則,才可有咬文嚼字繞過規則的玩法,今天你看到香港人努力繞過規則,最終卻繞不過,只展現出無力。若法治已經失去,你也沒有玩弄的空間。

今天,若野蠻的權力想抓誰,根本不需要規則,是自己人時,就算犯規也不想抓,那恐怕陳金城不需要認識巴拿馬總統,他只需要認識香港的律政司,即使在大嶼山殺人,應該也沒甚麼後果。而自以為聚賭只罰三千的高進,也可以被控多條他自己也沒想過的罪。

不過理解到這種現實的話,聰明如賭神,應該就會叫龍五出來解決問題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