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令黑手黨更偉大?

A+A-
本月 23 日,意大利南部城市拿玻里的反封鎖示威,據報期間有黑手黨成員使用暴力。 圖片水源:路透社

面對武漢肺炎第二波疫情,歐洲多國再推行嚴厲的封鎖措施。法國日前便再次封鎖全國,德國亦即將實行緊急封鎖。另一邊廂的意大利,單日感染人數亦創新高,政府正收緊企業經營時間。禍不單行,隨著疫情加劇貧窮問題,意大利的黑手黨正乘勢擴張。

黑手黨本來藉疫情引起的經濟危機,收購陷入財政困境的企業,並在販毒活動中獲取大筆利潤。然而,本週一起,意大利政府要求所有企業於下午 6 時關閉,劇院、戲院及健身房關閉一個月。研究黑手黨的基金會 Fondazione Caponnetto 負責人 Giuseppe Antoci 指:「黑手黨人反對宵禁及封鎖,因為加強警力檢查及關閉場所,會影響他們索取敲詐、銷售毒品的收入。第一次封鎖時,他們便蒙受巨大損失。」

以活躍於南部坎帕尼亞大區(Campania)的黑手黨克莫拉(Camorra)為例,警方估計由於夜生活停止,該幫派的毒品收入大減 6 成。據報黑手黨亦不滿疫情及政府的限制措施衝擊不法收入,曾派人在反對封鎖的示威活動中行使暴力、襲擊警察。當局便指控,黑手黨在拿坡里策劃並指揮示威活動。上週五,當地便有示威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警方查明 4 名指揮暴力行為的人,屬克莫拉成員。

5 月疫情期間,羅馬有示威人士舉起橫額,不滿正面對的不平等、貧困及黑手黨問題。 圖片來源:Stefano Montesi – Corbis/Getty Images

Antoci 又稱,黑手黨會利用抗議活動,煽動人們對國家的憤怒。「他們在國民與國家之間製造衝突氣氛,告訴你這不是你想要的日子、他們願意提供協助,藉此擴張網絡。」政府的封鎖措施,固然打擊工人及老闆的收入。餐廳聯盟 Little Naples 主席 Pasquale Telese表示,嚴格限制經營時間,令一些餐廳收入最多損失達 9 成。英國「獨立報」報道,意大利南部有人受生活所困,已轉向尋求黑手黨的家庭財政援助。內政部長 Luciana Lamorgese 警告:「黑手黨有可能利用貧窮問題惡化的時機,迅速招攬成員。」

疫情下,企業間的黑手黨滲透情況亦不容忽視。黑手黨向瀕臨破產邊緣的公司伸出的「援手」並不友善,利息往往高達 500%,又會致電或派人上門追債,逐漸增加僱主的還款壓力。黑手黨題材作家 Enzo Ciconte 表示:「這次封鎖令許多公司陷入困境,黑手黨利用這一點,向它們提供貸款,還不起錢時便來接管。」接手企業後,「黑手黨可能會讓原本的人繼續經營生意,但利潤盡歸幫派囊中,這手法讓警方調查時變得撠手」。

除了放債滲透,繼續經營的企業可能會被黑手黨勒索。現年43 歲的企業家 Gabriele Menotti Lippolis 擁有餐廳,又在南部普利亞(Puglia)大區經營大型海灘俱樂部。他回憶,早在 2017 年亦曾受黑手黨恐嚇勒索。「有人找上我,要我吐一筆錢出來。他說:『給錢,否則將你由食道切開到喉嚨。』」Lippolis 當時沒有馬上拒絕,選擇在半小時後到警局報案。近日,西西里島首府巴勒摩(Palermo),便有店主拒絕黑手黨敲詐保護費並報警,警方最終拘捕 20 人。

黑手黨的勒索史由來已久,由國家南部海岸至北部大城市,如西西里島黑手黨(Cosa nostra)、卡拉布里亞(Calabria)的光榮會(Ndrangheta),以及拿坡里所在、坎帕尼亞大區的克莫拉,均有黑手黨活動。身為普利亞大區青年企業家聯合會負責人的 Lippolis 認為,企業家面對黑手黨,決不能屈服於暴力或威脅,更鼓勵舉報黑手黨勒索。他承認,要所有企業家挺身而出有一定困難:「企業家在這裡向來享有榮譽。故他們出問題時,往往難以向他人啟齒。但情況正在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