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海虎」真的反對民主嗎?

A+A-
在「海虎」的世界中,正當的權力只有冒過風險、捱過身心的痛苦創傷及生離死別的強者,才有資格擁有;圖為「海虎 3」漫畫封面(局部)。

肥良鄙視民主運動,但是否反對民主呢?恐怕不是。如果你有仔細讀「海虎」的話,後期「黑暗」這角色建立帝國時,不只一次遇上抗議的民眾和民主主義者,而肥良的寫法是,這世界上總是有些為了理想而勇於反抗的民主主義者,沒有將其醜化,絕對不像他對民運學生的鄙視。可見作者對這些人,多少還是有點尊重的。

而另一個角色「地獄」有一段對話,在講他是強者,其極權是怎樣的絕對,又怎樣的反對民主。不過裡面有一段很重要也很容易被忽視的說話,他說如果他是當時的強權,他會轟散所有害死他們同伴的無知東西;而另一句卻是:「要是帶領那些學生的人是我,我會逃走嗎?」

後面那一句,令他與怎樣都站在政府一方的小粉紅,出現了微妙的分別。他並不討厭那些反抗政府的學生;他是認為,如果有心反抗政府,就應該知道自己是來挑戰並試圖擊倒他。如果無心擊倒強權,又憑甚麼帶領人去反抗?不乖乖接受統治,就野蠻的反抗;被討厭的是既想反抗,又想乖乖的人。

現實中擁護專制的人多是「因為強權很強所以妥協」,但在「海虎」當中,這樣的人也沒甚麼好下場。故事裡的強者也絕對鄙視那些甘於接受統治的人,把他們當成屠殺的對象。那些小粉紅就是故事裡模仿白次男執行「次男道」的人,又哪是甚麼受尊重的角色呢?他們只是另一個笑話而已。

「海虎」中所鄙視的不是民主,而是想要權力,但遇上風險與代價就立即退縮的人;圖為「海虎 3」漫畫封面。

一般崇拜專制的作品,多是描寫被專制統治就國富民安,但「海虎」裡的專制也多是濫殺的暴君。他討厭民主,但是極權也不會帶來安樂,與其說是極權主義,不如說是無政府主義。個別強者凌駕於體制之上,想要臨著體制時就是極權;不爽時就會丟下國家,給你們這些凡人自己玩。如果掌握極權的只是凡人,只會跟民主一樣爛,但爛的不是民主或專制,而是凡人本身。

他討厭的,與其說是民主政治,不如說是弱者政治,這也跟他強調的主題「強者」相呼應。「海虎」鄙視的是乞憐政治,或者是低成本參政,民主當然身在其中,但如果是一個由二世祖王子繼承的專制呢?他也不可能贊成。在「海虎」的世界中,正當的權力只有冒過風險、捱過身心的痛苦創傷及生離死別的強者,才有資格擁有的。

所以白次男要成為帝皇,就必須經歷終極侮辱。權力的資格才是重點,民主與專制不是重點。中共之所以被崇拜,並不是因為專制,而是他們的權力需經歷過各種痛苦與歷練才能得來。

民運學生之所以被討厭,不是因為民主,而是肥良覺得他們想要分享別人吃苦得來的權力,但面對暴力時卻完全無力、也沒想過反抗,逃走後連反攻的想法也沒有。他從骨子裡痛恨、鄙視的,是任何想要權力,但遇上風險與代價就立即退縮的心態,而他可能覺得大部分支持民主的人都是如此,雖然不是全部。

終究他反對的並不是民主,而是博取同情,乞求賜權的示弱政治,這也是香港自六四之後,最流行的政治模式,只是他們大多數都號稱「爭取民主」而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