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日關係史(一):黑船培理訪港記

A+A-
「黑船」進入江戶灣。 圖片來源:Bettmann/Getty Images

日本自 19 世紀中葉開關,走上現代化之路,短短數十年就躋身列強之林,卻不幸在 20 世紀初踏上軍國主義之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受到慘烈的教訓。不過,日本在戰後奇蹟般復甦,到今天依然是第三大經濟體。香港在 1841 年開埠,走在東亞現代化道路的前沿,在歷史發展中,也時有與日本交匯的時刻。今天要講的,是美國黑船第二次訪日前,在香港的趣聞。

1633 年,日本正值江戶時期,當時已有葡萄牙和西班牙傳教士在當地宣揚天主教。德川幕府有見天主教勢力日益壯大,信徒遍佈各階層,於是首次頒佈鎖國令。到 19 世紀上半段,日本基本上都拒絕來自西方的船隻,僅開放今天的長崎予荷蘭商人。然而,1853 年,美國海軍準將培理率領四艘戰艦到訪日本,向幕府和日本天皇傳達美國總統的國書,要求通商,由於美國戰艦都塗上黑色柏油,事件史稱為「黑船事件」。

已故的美國傳奇軍事史學家莫里森(S. E. Morison參考第一手資料,還原了培理率領黑船艦隊訪日前的過程。1852 年 12 月,黑船艦隊離開東岸維珍尼亞州諾福克市,但去日本的路途十分遙遠,要先繞過非洲好望角,再到東亞地區,經上海和琉球,7 月 8 日才到達日本浦賀。然而,黑船艦隊到達日本後,德川幕府以將軍德川家慶重病為由,沒有即時回應。培理一行人就先行離開江戶,到香港休整,準備翌年重回日本。

這次訪日旅程,其實很多準備工作出現甩漏,本來美國國務院把印刷機、紙和墨載上了佛蒙特號(USS Vermont),讓該艦與培理一行人在香港會合,但最後沒有經費聘請足夠水手而無法成行。除此之外,國務院其實也預備了一些見面禮贈予日本天皇,例如微型火車、奧杜邦(John James Audubon)的著名圖鑑「美國鳥類」、客廳爐灶,以及上等香檳酒。官員把禮物一一運上了貨船萊克星頓號(USS Lexington),但路途進度大大延後,培理一行人只好呆等。

當時,香港已經開埠十多年,外船可以自由進入,多間英國洋行、華人南北行相繼進駐,而且香港船塢林立,在 1850 年代已經發展成甚有規模的轉口港,每年進港船隻數以千計,亦吸引了黑船艦隊到訪作為補給站。莫里森形容培理在香港等待萊克星頓號的期間,顯得愈來愈不耐煩,因為他擔心日本鄰國沙俄帝國會截足先登,因而希望盡早離開香港。萊克星頓號最終要到 1853 年 12 月才到達香港,與培理的艦隊會合。

香港,繪於 1857 年。培里船隊停泊香港,培里亦同時記下當時香港的風土人情和獨特文化,並與作家 Francis L. Hawks 合著 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 一書。 圖片來源: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在等候期間,培理一行人主要做了兩件事。首先是物資補給,當中以紙張最為重要。培理需要紙張來印刷先前旅程勘察好的航行方向圖,以供船員參考。另外還要列印官方文件,例如美國總統的國書,以及與琉球國的簽下的貿易協議,廣發予同行人員細閱。培理吩咐艦隊出納員在香港購入一批歐洲製的白版紙張,但是數目遠遠不足夠,於是他拜託同行的漢學家衛三畏(S. Wells Williams)到廣州一趟,但衛三畏也只能採購到一些單薄桑葉紙和藍粗紙。

為了保持船員的士氣,培理舉辦了艦上和港口表演。在香港的時候培理招呼了一些英國賓客,還邀請兩份本地報紙「德臣西報」(The China Mail)和「華友西報」(The Friend of China)上船採訪演出。有一場表演,他們把薩斯喀那號(USS Susquehanna)駕駛艙前方的甲板變成舞台,配以色彩豐富的佈景板,一些小水手男扮女裝客串,有人揮動旗幟,高唱愛國歌,有人歌頌海軍英雄,另外還有兩場獨幕劇,再配合音樂表現。

莫里森形容,培理平時是一個沒有幽默感的人,但他總會出席那些艦上表演,看趣劇時會盡情大笑。不過 1853 年 12 月 1 日那次,培理在維多利亞港晚宴後不適,據悉是關節炎發作,錯過了晚上的演出。那一次「華友西報」的記者也有進場,並讚賞表演是上佳的娛樂(excellent entertainment),演繹多個當時流行劇目,例如「羅伯洛伊」(Rob Roy)、「老紳士」(The Old Gentlemen)等等,當然還有載歌載舞。

為了這些演出,培理要用上珍貴的紙張來印刷節目單,衛三畏當時很反對艦上表演,認為並不高貴、不值得。不過培理還是堅持,而且最終反應良好。1854 年 1 月,經過數個月的休整,培理離開香港,並在 2 月進入日本江戶灣。日本最後被迫開關通商,兩國簽署「神奈川條約」,並未需要割地賠款。據莫里森所指,黑船艦隊到達沖繩、函館、下田後,同樣大搞艦上表演,並且邀請當地人同歡,他們雖然聽不懂英文,但見到滑稽的舞蹈和演技,都會捧腹大笑。離開香港前,據說培理也有讓本地報章刊登訪日航道,以供其他國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