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從抄襲到創新

A+A-

有夢想的人是不用鬧鐘的,他們每天是由夢想喚醒。我有很多夢想,其中一個是每天早上由咖啡的香氣喚醒,冬天的時候可以遙控暖風機,離開被窩不需承受無情的溫差。幸好這個夢想很容易達到,愈來愈多酒店響應物聯網世代,用科技把一切串連起來:

透過 App 把物件連接,手機變成移動遙控及門匙,生活變得相當方便。微信在這個範疇是業界領導者,它們的產品定位是連接所有東西,而它近年來亦緊守崗位,努力朝目標邁進,今天成為很多 Marketing 人無所不能的法寶。

我明白香港人對微信及一眾大陸 App 有抗拒的本能,坦白說若非工作關係,我自己也不會使用微信,一來擔心它監控我的手機活動,二來它最強的功能在香港尚未有用武之地。然而,微信至少有兩項成就是世界級的,就是它對產品定位和用戶體驗的執著。

說起微信,很多人第一個反應是:「唓,又係抄外國 App,中國咁多人用,梗係變 Power App 啦!」。無可否認,初期的微信處處有著 Whatsapp、Facebook 等外國App 的影子,但當它定下「連接一切」和「用戶體驗第一」的原則後,微信便開始有自己的點子和想法,例如把微信錢包、紅包、搖一搖連接優惠券等,都可以看到它的創意,即使仍然認定它是抄襲的人,也不能否認它很懂得改良和應用不同的技術。

3

舉例說,微信要進軍零售業,它不會開發一套零售軟件,而是提供技術讓你現有的軟件接入,原理就像它不會開發騰訊牌冷氣機,而是提供技術讓你可以輕鬆用微信控制家中的冷氣機。這個做法的聰明之處,是它不用浪費資源去做重覆的事,畢竟隔行如隔山,要開發成功的零售軟件要有大量的業界專家,但要接入現成的軟件只需要產品經理和科技人才,而後者最強的精英有很多正在微信工作。

至於微信處理 App 內廣告的手法,則顯出它對用戶體驗的執著。微信廣告到今天仍然相當昂貴,而且它不保證廣告效力,亦不是所有廣告商都有資格下廣告。對 Marketing 人來說,微信是「勁寸」的公司,但同時亦表示它願意放棄一大塊肥肉,這塊肥肉足以令騰訊股價翻一翻。對於微信來說,開放廣告門檻是吸引而且容易,但過多的廣告只會破壞用戶經驗,微信之父張小龍亦指出,用戶看到微信廣告是驚喜多於厭惡,甚至會 Screenshot 分享到給朋友,因為實在太難見到。微信內部相當滿意這個現象,因為他們認為貫徹了微信另一個價值觀:所有的功能都要有遊戲元素,令用戶有追看、追玩的衝動。

微信不是唯一一間做得好的 Power App,Whatspp 多年來都保持簡單功能、沒有廣告,都是極為難得。App 界的競爭激烈如戰國時代,能夠生存多年的都是英雄好漢,要出一個霸王級的 Power App 更是難能罕貴,不但要有雄厚的資金,更要有宏大的視野,找到用戶的根本需求,令他們每天使用。我曾經想過,香港有可能生產微信、Whatsapp 嗎?當然有,但可能性不高。能否開發這些級別的 App 亦並不是當地科技水平的指標,香港土產的科技公司、App 公司並不輸蝕,AA Stocks、Open Rice、9 Gag 都是技術紥實的業界代表。事實上,愈來愈多香港公司也對微信的連接技術甚有興趣,相信不久的將來香港人使用微信的功能會更方便,而抗拒微信的人說不定會開發香港版、免監控的安心微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Chester Ho 糴蘿勞滋

任職跨國科技公司,網站 Outside 成員。

http://www.outside.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