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從曾俊華網誌看出「衛斯理」套路

A+A-
100416
圖片來源:曾俊華網誌

曾俊華在 4 月 10 日上載了一篇名為「奇遇」的網誌,短短幾小時,已有超過 15,000 人點讚。該文絕不是田少那類二次抽水 post,也不是義正詞嚴痛批泛民拉布文。「奇遇」可是一篇非常平實,關於財爺在檳城旅行時他鄉遇故知的故事,既不濫情,也不造作。

為何突然獲得網民一致認同,更有人留言:「有點懸疑!值得追」?很明顯,財爺落筆前下過不少苦功,運用了倪匡先生在「衛斯理」小說系列中,常用的說故事技巧。以下嘗試分析一二。

第一,先看財爺起的題--「奇遇」。有讀衛斯理的朋友都會知道倪氏喜好用兩個字書名:「頭髮」、「報應」、「尋夢」、「大廈」、「沉船」⋯⋯財爺明顯沿襲了衛斯理的這個傳統。事實上,衛斯理系列中就有一本叫「奇門」,跟財爺撞了一半橋。

第二,財爺在文章一開首就鋪陳了他的日常:每年復活節他都會把握機會休息,今年去檳城旅行本來只是吃吃喝喝例行公事,直至一個早上,一位素未謀面的老先生走到他面前,禮貌用廣東話問他是否曾卓豪的兒子。而由於財爺父親已去世四十餘年,也甚少人知道他全名,是以財爺奇怪:「突如其來的問題,殺我一個措手不及。」由這個點開始,老先生說了一件發生在財爺出世前他父母的往事。

以一個神秘角色,一條懸疑問題來開始敘事,完全合乎「衛斯理」典型套路。根據倪學評論家陳建平分析,套路多為:

「一個偶然機會,衛斯理得知了一個奇怪事件,事件的主人公專門登門求衛斯理去幫忙,但衛斯理因為安逸的生活不願出山。後來,衛斯理朋友找上門來,衛斯理這才知道這件怪事與他的朋友的朋友有關,於是便出山相助。經過一系列偵探、打鬥之後,他得知這件事與外星人等有關⋯⋯」

這種套路在「迷藏」、「神仙」、「密碼」中屢見不鮮,事實上,如果財爺要更像一點,他該做的是一開始,當那位翁老先生嘗試相認時,財爺要學習衛斯理的火爆和魯莽,拒絕相信,笑他胡說八道,把他罵走。接著翁老先生臨走前說了一句神秘的台山方言,財爺不以為然,卻當回到香港後,從另一個沒事幹的朋友口中(衛斯理小說裡慣常是溫寶裕、小郭或陳長青,財爺版可能是吳克儉)再次聽得那句台山話,才覺得事有蹊蹺,尋找熟悉中國所有幫派方言的白老大(財爺版可能是發叔)幫忙,得悉會說這句方言的人都是來頭不小。於是財爺嘗試再次尋找翁老先生,惜翁老先生此時已經「被過身」,或遇到重大危險而瘋了進入精神病院,失去理智前留下一串神秘數字:「D7689」。財爺發現這跟中南海一個遠古部落有關,連夜飛到該地查探⋯⋯

第三,衛斯理另一大特點,就是他的妻子白素。每當衛斯理因性格火爆而陷入危機,他聰明冷靜的妻子白素就會出手化險為夷,贈他一兩句至理名言。在財爺的網誌中,他聽過翁老先生的故事後說:「⋯⋯奇妙的巧合實在叫人無法理解。太太打趣說:『也許你爸爸有些話要告訴你?』坦白說,我不時還在咀嚼當中是否有任何奧妙的訊息。」這完全是白素應該說的話!一句似是隨意的推波助瀾,實情是白素巧妙的女性直覺,讓財爺推敲出來自外星人的奧妙訊息!

第四,差不多每本小說裡,衛斯理都會堅稱自己「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因此每當遇到危險,從三十樓跳落街也可以絲毫無損。衛斯理更不時像武俠小說般洞察細微,一看人家舉手投足,便知其門派來歷。且看財爺在另一篇網誌「總有出頭天」如此寫道:「我可算是個標準的體育迷。除了我最愛的劍擊之外,我也愛看足球、籃球和棒球;因為愛玩功夫的關係,我也常常留意拳擊和綜合格鬥的比賽⋯⋯我在學校擔任劍擊教練已經超過 30 年,深深明白體育運動和比賽不單是鍛練學生的技術和體能。」先不說原來財爺在公職以外竟有這麼多時間,更是如此多才多藝,好靜又好動,單是這一類「我是 XXX,所以 XXX」的句式,已是每一本衛斯理自我介紹的例行公事。

如此熟悉衛斯理寫作技巧,已不是一個忙碌政府高官可以做到的事。故綜合以上論點,筆者有理由相信財爺的 PR 團隊真的重金禮聘了倪匡本人代筆,即使不中,也一定是倪震。反觀特首梁振英的臉書,除了網民的憤怒破頂,則完全沒有看頭。諸如:「決賽半場,紐西蘭對斐濟七比七平手」等完全跟香港無關,更沒有起承轉合的沉悶文句也寫得出來,看來找了一個小學生代筆。一定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一個月三十本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