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Alvar Aalto 的人情化建築

A+A-

文:Luisa Mok @ Live Norish

“Stool”, by Artek. 圖片來源:芬蘭設計博物館
Stool 圓凳 圖片來源:芬蘭設計博物館
Savoy 花瓶 圖片來源:芬蘭設計博物館
Savoy 花瓶 圖片來源:芬蘭設計博物館

平凡的瑞典宜家傢俬(IKEA)的小圓凳 Frosta,可能在你家裡早已擁有一張,但你可知原創設計是來自芬蘭嗎?另一張 “Stool” 是 1933 年芬蘭設計師 Alvar Aalto (1898-1976)所創作,兩張圓凳都是用樺木製成,前者是以樺木薄片夾板鑲壓 (birch plywood),後者則是用樺樹實木逐層以蒸氣熱壓製(laminated birch)而成。兩者的製造方法令產品質素大相徑庭,但若細心觀察,其實也不難從外觀和結構看到兩者的分別。除小圓凳外,Savoy 花瓶亦是 Alvar Aalto 的另一件經典設計 (1936),這款花瓶並且有一些有趣的由來。

但在這裡,我想談談 Alvar Aalto 比較罕有介紹的作品。

座落於芬蘭西南部距離 Turku 30 公里的松樹森林中,有一間名叫 Paimio 的療養院 (Paimio Sanatorium),是 Alvar Aalto 建築師生涯比較早期的設計,於 1933 年落成,最早時是一所結核病療養院,直至 1971 年後始改為普通科醫院。療養院的設計概念深受德國包浩斯(Bauhaus)的影響,院內設計都是從簡潔、構思功能著手,考慮整體的系統設計作為原則。

Paimio 療養院,座落於芬蘭西南部松樹森林中。圖片來源: National Board of Antiques, Finland.
Paimio 療養院,座落於芬蘭西南部松樹森林中。圖片來源: National Board of Antiques, Finland.
Paimio 療養院 圖片來源: National Board of Antiques, Finland.
Paimio 療養院 圖片來源: National Board of Antiques, Finland.
頂層是露天花園,讓病人可眺望松樹林,呼吸清新空氣,舒緩治癒期間的不安焦慮。圖片來源:Stylepark, Germany.
頂層是露天花園,讓病人可眺望松樹林,呼吸清新空氣,舒緩治療期間的不安焦慮。圖片來源:Stylepark, Germany.
貫通樓層的明亮「黃色樓梯」,反映和暖日光感覺,讓病人感到溫暖輕鬆。圖片來源: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貫通樓層的明亮「黃色樓梯」,反映和暖日光感覺,讓病人感到溫暖輕鬆。圖片來源: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Paimio 椅子,一絲不苟的坐位設計為結核病人提供舒適的呼吸角度,配合康復治理。現由Artek生產。
Paimio 椅子,一絲不苟的坐位設計為結核病人提供舒適的呼吸角度,配合康復治理。現由 Artek 生產。

建築物外型是簡單、不起眼的平板直線,窗戶窄長細小,屬典型芬蘭現代建築設計,這或許也代表著芬蘭人內向的性情。可是踏進門內,則是另一番面貌,是那種開放與大自然擁抱的設計風格:園內小徑連接著毗鄰的松樹林,鼓勵病人到樹林吸收自然氣息,院內窗戶寬闊,大方迎接陽光;每個病房樓層都有向南陽台,讓卧床的病人也可享受到和暖的日光,醫院選址在茂密的松樹林中,頂層慷慨地留給偌大的露天花園,病人可直接眺望松樹林,呼吸清新的空氣,舒緩治療期間的不安和焦慮。可惜現在的醫院設計(就連現在芬蘭新建的醫院)都缺乏露台元素,沒有考慮到病人偶爾渴望「唞唞氣」的需要。

Aalto 的設計是從療養院功能的目的出發,除為基本的康復目標外,病人在留院日子裡往往都有不同的情緒壓力,所以 Aalto 更顧及病人情感需要。Paimio 療養院體現了 Aalto 有機建築(Organic Architecture)的意念,在許多方面都有非常細緻的設計考慮,其中令我注目的是那貫通樓層的「黃色樓梯」,那明亮的黄色反映在白色牆壁和天花上,帶出和暖日光的感覺,令臥床病人從病房被推送到醫療室時,沿路都感受到溫暖,令心情變得輕鬆一點;相對現在許多的醫院設計,病人在被推送途中,眼巴巴望著天花的冷調燈光或那些所謂假天花又或裸露的冷氣糟,實在令冰冷的心情加添了緊張壓力,那又如何讓病人平靜康復呢?

上面提到 Paimio 療養院是基於系統設計的原則,除建築物外,院內的傢俬、燈光裝置等都是由 Aalto 全權策劃和設計,以統一其整體概念,院內的 Paimio 椅子,簡潔的土長樺木熱壓成的彎曲支架,除易於清潔外,亦富有適度柔軟的彈性。同時,一絲不苟的坐位設計也為結核病人提供舒適的呼吸角度,配合康復治理。初時,我有點懷疑椅子的角度為何怪怪的,但坐下來才感覺到獨特而舒適。這種椅子現在仍有生產,已成為非治療目的而廣受歡迎的家居舒適座椅。

Alvar Aalto 在 Paimio 療養院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不同設計,例如窗戶、走廊和病房的設置等,有機會時可再和大家談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