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西環治港」別太難看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圖片來源:路透社

近幾年,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本土勢力興起,部分源於政治路線的「一左二窄」、當權者以政治鬥爭手法鞏固權力,亦與中聯辦以有形之手干涉香港政治脫不了關係。兩會期間,即使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指「中聯辦為林鄭拉票」屬謠言;又或林鄭月娥早前強調沒有要求中聯辦為她拉票。可是,近年政治人物與西環愈走愈近,如五年前梁振英當選翌日前往中聯辦「轉達訴求」、葡萄儀去年當選立法會議員翌日「應邀商討問題」等等,中聯辦身影揮之不去,香港人看在眼裡,對張主任的澄清只得莞爾苦笑。

中聯辦,全名是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按其網頁清楚說明其五項主要職能,包括:一、聯繫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二、聯繫並協助內地有關部門管理在香港的中資機構;三、促進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香港之間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對內地的意見;四、處理有關涉台事務;五、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顧名思義,其主要職責是聯絡各界,幫助香港各界意見直達中央,協助中央了解香港民情,是兩地交流的重要管道。只是中國從來是個講 guānxì 的社會,飲茶灌水都是一門生意,加上「山高皇帝遠」,中聯辦遠離中南海的權力核心,具有一定自由操作空間,如何「聯絡」、怎樣「聯繫」,中央亦只能聽之任之。

香港回歸初期,在特區政府管治中,中聯辦扮演的角色並不明顯,多居於幕後支援,未嚴重偏離自身定位,當時尚屬兩地關係蜜月期。中央政府對特區政府管治、「港人自港」依然信心滿滿,尊重「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未有大手干預特區政府運作。只是 2003 年後,23 條立法風波掀起的反對浪潮,衝擊特區政府的管治,董伯黯然腳痛下台,驅使中央調整對港政策。SARS過後,香港經過幾年休養生息,中國已煥然一新,成為旭日初升的崛起大國,認為「中國模式」較西式民主管用,無視香港的歷史條件,漸不安於位,欲以內地一套取而代之。2008 年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於中共中央黨校刊物撰文明確提出「兩支管治隊伍論」,主張「一國兩制條件下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作為一支管治力量,合法、公開運作,是我國單一制政體下正確處理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的現實需要」。曹二寶為日後的中聯辦「合法、公開運作」奠定理論基礎,成為「西環治港」走上香港政治前台的前奏。

有了理論基礎,亦需要現實環境的配合,方能化理論為實際,箇中契機就是五年前的特首選舉。其時,唐梁相爭,選舉醜聞連珠炮發,直接後果是導致社會撕裂,久久不能癒合。梁振英上台,缺乏本地一線商家支持,香港營只是空中樓閣,加上梁負面消息纏身,民望每況愈下,管治基礎薄弱,唯有另闢蹊徑,尋求西環支持,拉攏成其主要的政治盟友,同時提拔友好,拉幫結派,建立自身的管治班底。因緣際會,結合而成現時的西環土共利益共同體。梁振英棄選,林鄭月娥受西環吹捧上台,連拒絕中聯辦助選亦開不了口,一旦當選,自然難以撇清關係,日後要進行各種政治任務時,不知林鄭又會企在哪一邊?

「西環治港」的最大禍害,是不斷引入內地的政治文化,以扣帽子、上綱上線等方式,務求槍桿子筆桿子盡歸旗下,確保三權合作。幾年間,愛字頭、地區愛國社團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站在前線,抗衡民間反對聲音。只是,香港社會習慣和而不同,加上經濟先於政治的普遍取向,對內地一言堂的政治文化反感,諸種高壓政治手法反激起本土勢力,激化中港兩地矛盾,促使年輕一代湧入反對陣營,斷送了一整代人的民心。對此,梁振英及西環的政治路線愈走愈左,不論是出於寧左勿右的政治計算,抑或是以「養寇自重」手段漁利,客觀效果是間接坐大本土思潮,為本土勢力提供源源不絕的彈藥。

更甚的是,今次特首選舉,所謂的「君子之爭」,枱底下粗暴逼令愛國陣營歸邊,連歷任多年政府高官的曾俊華都被批為「反對派代言人」。容不下溫和建制,本地商家利益亦受梁營的本地二線財團擠壓,並面對中資進軍的挑戰,勢將本地商界推向對立面。即使表面歸順,亦難保證內裡言聽計從。長此下去,特區政府的管治基礎只會愈削愈薄,單靠西環支持是否足以理順香港社會矛盾?中資、內地移民的換血能否一夕間令全港山河一片紅?

須知道,香港不是一個普通中國城市,而是中國改革開放時期的重要窗口,是中國人民幣國際化的試驗場、橋頭堡,是「一國兩制」垂範台灣的示範。昔時,周恩來以泱泱大國的胸襟,看到香港在國家發展重要的戰略價值,明確提出「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造就香港發展的奇蹟。如今因中聯辦等地方小吏弄權操作,為求政治正確,確保「一國」與「兩制」接軌,以至動輒以「一國」壓倒「兩制」,逼令香港人採用內地一套,主動摧毀香港的典章制度、破壞香港國際都會的特色,弄得魚死網破,到底又有何好處?順景時,以中國之大,自不在乎一城死活;惟有逆景時,香港的作用才愈益明顯。

特首選舉,決定的不止是林鄭還是曾俊華、胡國興當選,而是香港未來五年以至十年的政治走向,是極左勢力繼續橫行、或是溫和建制上台,只希望「西環治港」別弄得太難看。過去五年,香港愈管愈亂,由一個經濟城市蛻變為政治城市,假如有關領頭人物能升官發財,利益集團繼續專橫,香港人縱使無可奈何、抵抗不了,屆時也只能用雙腳投票,決定自己前途。這不叫自私,而是理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英雄 請叫我英雄

先辭婦人去,知行合為一;駕旋盤中場,臨風翔恣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