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真男人出爐

A+A-
(左起)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三人步出終審法院門外。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不論你是否同意「雙學三子」的政見,但見到保釋出外的三人,你也會同意(特別如果你是女生),這三個經黑獄磨煉歸來的香港仔,帶出一股香港男性早已消失的價值觀,就是 Manhood。

黃之鋒三人代表了 The Rebirth of Hong Kong Manhood,是因為他們重新塑造了古今中外男兒從監獄裡特有的 Heroism。女性仰慕因寃獄而受刑不屈的男子,愛上他在鐵窗下仰望被星光祝福過的瞳孔,囚室裡帶着鞭痕的英偉軀體,以及黑獄無法征服的靈魂。

這是一種古老的性魅力:「巴比龍」裡的史提夫麥昆、「龍虎榜」裏的查理士布朗臣、甚至「月黑高飛」中的黑人摩根費曼 —— 片中一段莫扎特歌劇「女人心」是如何象徵了自由而激盪人心 —— 港產片「監獄風雲」的周潤發和梁家輝,則屬於低一檔,因為港產片低俗的監獄黑社會切口,以及這兩位監獄英雄在戲中穿着囚衣時「踎低」的形象,因為,Sorry ,男子漢是不可以像巴黎春天百貨店內點收戰利品的大媽一樣,被看見「踎」下來的。

因此當黃之鋒周永康暫時「載譽歸來」,我終於明白,為何 20 世紀初期中國的革命黨人對於進步青年男女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汪精衛的詩句「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流傳到今日,而大陸女觀眾對電影「建黨偉業」中飾演周恩來被囚禁、穿著白色囚衣的小鮮肉陳坤發出尖叫。證明即使在 Online Game 時代,男性的吸引力不變,由「為女死、為女亡,為女跌落雜差房」的阿飛正傳,到「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的血染風采,年輕的女人,在夢寐中總希望含淚為一個出獄的情人包紥鞭痕,然後當夜含涙補償他在獄中的飢渴和思念。

為了民主自由而入獄,確實是獨特的學歷,除了得到英國 LSE 名校的優先承認,還預先在歷史上訂立了名位。當然,這種英雄要小心的不是權力光環的侵蝕,而是不要將人間大愛取代了愛情。不要做「林覺民與妻訣別書」的林覺民,要做「金縷曲」獄中寄念女友陳君璧、喃喃問「眼底心頭如昨日,訴心期夜夜相攜手,一腔血,為君剖」的汪兆銘。

因為曾幾何時,「傷痕」就是 Manhood 的定義,而港男近半世紀,有太多的菲傭菜汁、媽咪湯水,就是缺乏了一道鞭痕。

為甚麼將這種 Heroism 留給黑社會電影的男主角,而不是由大學生來扮演?身為港女的你,討厭政治,但對男子漢的渴求與生俱來。香港太多太監和奴才,太多挺着一個肚腩期待用支付寶北上嫖妓的男性消費者,香港的真男人在哪裡?

千呼萬喚,終於有三個出爐應市,而他們竟笑說感謝一個叫做袁國強的戴眼鏡的港男。幸好他們的刑期剛令他們烤熟成一道可口的鮮肉;而肉體上的鞭痕和烙印,是一個壯男最性感的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