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金雞 —— 我們需要的政客只是演員,找演員當特首就是正解

A+A-
電影「金雞 2」劇照。

金雞這個電影的第一集,是在 2002 年之前的作品,那時候我還在讀大學,而香港也剛剛被中國吞併沒多久。而且,剛剛在沙士爆發前夕,雖然經歷過 98 年的金融風暴,但大家怪罪的也只是國際資本。有點不安但看來也很平靜,對未來尚算有期待,可以說是中國和香港的蜜月期。

這故事自然地,把 5、60 年代的主流世代,成長至今的人的經歷,怎樣形成價值觀以及其心態,很細緻的描寫出來。說起來,這其實可以說是香港版的「阿甘正傳」吧?

這電影去到最後,最令人留下深刻記憶的就是故事的橋段,在未來,金雞看到華仔成為了特首,而且在他的政下,似乎也是安居樂業,連住屋也免費,故事在此落幕。很多人提起這電影,都會記得這橋段,其他的,如果不是最近重看的人,應該不會太記得吧。

這似乎也造就了華仔變成民間特首的說法,事實上,華仔的形象良好,私生活沒甚麼讓人非議的地方,也很少說錯話。去到今天,就算說選他當香港的領導者(如果哪天香港獨立了,就是總統)應該也能夠得到壓倒性的支持。這並不是說沒人討厭他,只是那不會是多數。

當然這個部分本質上是喜劇,特首華仔說的也只是夢幻的如免費房屋之類,並不像列根或者貝隆夫人一樣,認真的想要讓華仔從政,他本人應該也無心被這骯髒的泥沼捲入。

華仔當特首應該是幻想,但是至少幾個世代的香港人,會接受他當特首卻是真實的。這跟華仔其實沒關係,這反映的是我們對於政治家的期許,其實可能就是如此。

大家需要的政治只是行為藝術時,找演員當政客不就是理所當然? 圖片來源: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市民支持政客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呢?因為他的政見,因為他的能力,因為他對香港未來的方向和取態嗎?還是,我們是看他的形象是否正面,是否長得好看,以及我們對他是否有親切感?撫心自問,現實的香港,標準本來就是後者而不是前者。這電影只是溫柔地把這個事實寫出來而已。

用演員的標準去選政客,聽起來很荒謬,但這是在民主社會才荒謬的,香港並不是。香港基本上只是一個有著粉飾性選舉的專制社會。如果市民們覺得議會只是個擺設,特首只是個奴僕的話,那麼,他的政見和施政能力,根本沒有任何重要性,就算他有,放在議會也只是浪費。

既然只是花瓶、裝飾,那當然是以好看,令人看得順眼作為挑選標準。那麼,我們找長得最漂亮的俊男美女放進裡面,讓他們每天在議事廳演鬧劇,打開電視可以看到他們聲嘶力竭,七情上面的,娛樂自己和公眾,聽起來不也是有點道理嗎?他們不會改變任何事,市民也不期望,那就以賞心悅目,以及說話不要那麼刺耳比較重要。

只要溫柔謙和,官仔骨骨,正人君子,性騷擾就會變成浪漫,政治也一樣。或許市民要的東西其實就是那麼膚淺,最大的罪惡,不是出賣香港,不是平庸無能,而是樣衰口臭。

大家需要的政治,真的只是行為藝術時,那找演員當政客,不就是理所當然?這樣看的話,「金雞」這電影,也真的是頗有政治智慧不是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