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從氣味分辨一間酒店

A+A-
  • 新加坡的 Andaz 酒店,它們也有自己的氣味。

氣味牽連回憶,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去過的地方,它的氣味都收在心上。

我對酒店的氣味很敏感,用純香薰精油的,可以;我討厭化學的香氣,太 Cheap,太刺鼻,頭也不回,下次不會再回來這間酒店。

沒有香氣其實不緊要,有臭味就大鑊了,漂白水味、噏味、像 K 房十年無開窗兼有人食煙的味,想起也想吐。

香味營銷(Fragrance Marketing)是近年五星酒店的重要課題,亦是品牌形象工程。不少酒店落力設計屬於自己品牌的香味,以香味與其他酒店作區別,成了重要的 Corporate Identity。顧客習慣了一間酒店的氣味,奇怪的事會發生:客人對酒店忠誠度和好感都會提升,甚至產生歸屬感。其實也不難理解,人和人之間,亦是以臭味相投,互相吸引。

我記得:

  • 香格里拉的香氣是以雲呢嗱、檀香和麝香為基調,帶有些許佛手柑、白茶和生薑味,有種中西融合的貴族氣派,次次聞到都覺得好 Grand。
  • Westin 酒店是天竺葵和小蒼蘭,香氣平和。
  • 朗廷酒店是薑花香,帶點女性的細膩,很朗廷。
  • 新加坡 Andaz 酒店用的是 La Bottega 與法國香氛大師 Christophe Laudamiel 的出品。

最近到訪新加坡的 Andaz 酒店,它們也有自己的氣味。Andaz 本身屬於 Hyatt 集團旗下,屬於他們比較型格的系列,每一間酒店都完全不一樣,設計過 Andaz 酒店的設計師,不可以再設計其他 Andaz 洒店,以確保沒有重複。

新加坡 Andaz 酒店用的是 La Bottega 與法國香氛大師 Christophe Laudamiel 的出品,酒店經理 Olivier Lenoir 說:「老實說,品牌在 LinkedIn 找到我,當時我剛剛上任,需要選擇護理的產品。」

他笑說自己是天字第一號員工,甚麼都要由零開始。可幸 Andaz 很自由,基本上每間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向、氣味,所以在新加坡的 Andaz 可以見到以 Shophouse 為本的大門,像新加坡街燈的床頭燈,找一位住在紐約的法國人設計一種香味,當然也可以。

Olivier 請 Christophe Laudamiel 的鼻子(法國的 Nose 是指專業調香水師)在新加坡當兩個星期的本地人,跟住 Olivier 到處走,去過蘭花公園、動植物公園,設計師對蘭花很有印象;他們也去過潮流街 Haji Lane、唐人街,對於新加坡的多元文化,也希望放進香氣內。

Christophe Laudamiel 帶回 6 款氣味,香水、潤膚露,均以街道命名,將它們放在 Andaz studio 內,這是開幕前的一個示範單位,讓人可以了解 Andaz 酒店。經過 19 次輪選,由同事、客人、工作夥伴投票,最後得到的香氣,糅合了露水蘭花、橙花、雙瓣茉莉、薑百合的香氣,頗為中性,在酒店範圍,以香薰機的方式噴出,所以不會太過多或者刺鼻,在餐廳亦 Less is more,以免影響食客的味覺。

這些幽幽的蘭花香,成為我這次新加坡旅程的印記。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