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摘】銀模.無限:訪老正工作室

A+A-
文:Apricot、Luna   攝:Timmy Ying   化妝:[email protected] Makeup   鳴謝:老正工作室
(編按:此訪問原載於 2019 年 6 月出版的「香港文摘」第二期。「香港文摘」為一本以「年輕老人」為讀者群的新創雜誌,旨在為一眾銀齡讀者提供新概念、生活資訊,擺脫老去的悲觀想像。)

Dave 推門走進我們的辦公室,我無法第一時間聯想到他就是那個今天要來拍照和受訪的 73 歲模特兒。Dave 步履輕盈,沒有化妝,但臉上不太找到 70 歲應有的皺紋,身上的裝束平整素靜,講究細節,絲毫不見一丁點老氣。

「老正工作室」創辦人 Zip Cheung。

Dave 今天的拍擋是 Jean,Jean 沒有掩飾一頭濃密亮麗的白髮,說起話來則發現是個含蓄優雅的少婦。我想沒有人能夠把「老」字放在他們身上。

但他們都是銀齡模特兒,以「長者」的身份為機構拍攝廣告、節目,甚至擔任代言人。他們活得很年輕,但不介意擁抱長者的身份。Dave 在一個長者用品的訪問中認識了銀齡模特兒公司老正工作室(下稱「老正」)的創辦人 Zip,因為欣賞 Zip 的想法,所以答應無條件擔任工作室的模特兒,甚至在未退休前,已經開始這份工作。現在 Dave 正享受周遊列國的退休生活,在港的時候一邊上課、一邊拍攝電視節目,仍不忘應 Zip 的邀請,為工作室的模特兒工作奔走。

Jean 在大概十年前從美國回流香港,在女兒到外地升學後,開始為自己的人生下半場計劃。移居美國前,Jean 曾在政府新聞處工作,那時會臨危受命為新聞處的宣傳資訊當模特兒,埋下了邁向這份工作的種子。

Dave
年齡:73
退休年期:2 年
退休前工作:廠家
模特兒年資:3 年
當上銀齡模特兒為你的生活帶來了甚麼改變?

多了不同的工作和訪問,在這些機會中開闊了自己的視野,並認識了許多年青人,對年青人的印象大為改觀。從前一直以為坊間對年青人的負面形容是真實的,但在模特兒工作中與他們接觸多了,發現他們都很有理念、很進取,而且思維很快 —— 這是我這個年紀的人難以超越的。

Jean
年齡:58
退休年期:/
退休前工作:平面設計師、家庭主婦
模特兒年資:1年
當上銀齡模特兒為你的生活帶來了甚麼改變?

自信增強了。同時,因為當了模特兒,我可以有更多挑戰,平日我不會化妝,更不會刻意置裝,但在模特兒的工作中,有人安排我穿上不同的衣服、化不同妝容、做不同的任務,這都是日常生活中難以接觸的挑戰。

「老正」是香港首家及目前唯一一家銀髮模特兒中介及市場推廣公司,宗旨是在商業發展的同時能大力推廣「活躍老化(active aging)」。由 2014 年開始籌備,2016 年 6 月正式投入營運。至今不到 3 年,「老正」在不同廣告、電視節目及媒體訪問嶄露頭角,逐漸為人所知。創辦人 Zip Cheung 膽粗氣壯,當上了香港銀髮市場的拓荒者,認為「活躍老化」的概念在數年間慢慢滲入香港商業及社會環境,堅信未來的本地銀髮市場仍然具有發展潛力。「香港文摘」編輯部遂與 Zip 一起探討銀髮模特兒的潛藏可能性。

  • 「老正」成立近三年,目前成果符合你預期嗎?

自我評價嗎?哈哈…… 目前成果是比我想像中好的。因為本身沒有創業背景,所有東西都要靠自己摸索。譬如起始憑觀察認為這個是未被發掘的市場,事實上不確定這是否一個足以持續營運的商機,畢竟政府大張旗鼓講銀髮經濟,講足十年八年也只是紙上談兵,沒有人有相關概念,沒有前車可鑒。

一開始身邊的人知道我搞銀髮生意,也會問我是否做輪椅、尿片這些典型老人用品生意。但遠至美國、近至台灣早有類似「老正」的公司或服務,不一定是醫療、護理產品。

過去 3 年,「老正」的模特兒參與廣告,接觸的客戶由刻板的長者用品、健康產品,漸漸有金融行業、旅遊甚至個人護理用品的品牌接洽,可見大家都正在觀望銀髮市場。因此在這段時間的經營,我能看得更清晰 —— 香港銀髮市場的前景比想像中要好,能持續發展。

  • 營運至今,最初的理念有沒有因為大環境而改變?

不會有改變呀,反而是想再做多一點,讓我們(推動 active aging)的理念更「浮面」。2018 年我們開始涉獵平面拍攝以外的工作,例如拍攝影片、節目製作等。原本不打算那麼快開始,以為先發展模特兒市場,已經足以傳播「老正」想傳達的訊息與社會責任;但後來發現目前的形式稍為被動,因此便摸索更多可以傳播訊息的渠道。

  • 老正工作室去年舉辦「玩轉關係攝影展」,邀請爺孫/婆孫/父母與子女交換衣物穿著拍照,正宗玩轉兩代關係。

目前營運也並非不理想,透過接洽平面或短片廣告一來讓人知道銀髮人士可以如此有活力,二來這些工作能為模特兒帶來收入;只是講到推動 active aging,我會覺得即使廣告出來,觀者不認識他們,未必知道他們是銀髮模特兒。我們現在嘗試行多步,向客戶建議將模特兒的真實故事套用於廣告中,將整個概念更準確地帶出,而非單純擷取銀模的造型。因此,我們一直思考如何強化推動active aging,由始至終都沒有改變理念。

  • 「老正」的銀髮模特兒有沒有如一般模特兒公司般分類?客戶有沒有普遍趨向某一類型的銀模?

我們沒有很明確的類別,但有嘗試摸索模特兒的個性作小歸類。例如 Dave 是運動型,另外也有些較斯文的朋友,甚至冒險型的。因應角色需要,例如客戶要求要較嚴肅,或者詼諧的,因此有作小小的分類。

Dave 是運動型的模特兒,而 Jean 則較為文靜。

而在客戶需求方面,則會觀察到社會對長者的刻板定型。客戶最普遍的要求,就是想尋找「公公婆婆」,即是一臉慈祥,眼望就覺得是湊孫那種典型長者模樣。若「老正」是一家以利潤為先的機構,我們大可招募更多這種公公婆婆,以獲得更多工作機會。現在「老正」稍為有點反客為主,會在過程中與攝影師甚至客戶溝通,讓他們了解時代轉變,現在的長者可以很有個性,不一定是既定的長輩形象。

曾經試過推薦模特兒予客戶,即使他們本身具可塑性,但發現出來的效果依然有點刻板。這樣的情況仍然很普遍,但我相信會隨著大家對老後印象的更新,慢慢改變社會整體對老人的想象。就如「老正」最近接到的廣告,開始展示出銀髮族具活力的形象,這也是我們樂見的。

  • 你曾在訪問中提到,成立「老正」的其中一個目標是「讓社會看見銀齡人士可以優雅老去,可以穿衣打扮,讓自己更有自信」。這近三年裡面,從你觀察所得,這觀念有沒有在香港的銀齡一族裡萌芽,甚至茁壯成長?哪一個經歷讓你最感深刻?

我覺得有改善的。其中比較深刻的是遇過一位朋友想加入成為銀髮模特兒,但遭家人反對,認為「唔好搞咁多嘢」比較好。尤以女士為例,因為模特兒需要化妝拍試鏡用的個人照,大部分都會覺得害羞,主要是受社會普遍認為「老咗就唔好搞咁多嘢啦」的想法影響。

不過經過這一兩年來媒體的報道,多講了這類型的故事,看到外國甚至本地也有銀髮模特兒,會漸漸變得開放。出乎我的意料,每每有報道面世,就會有一批新人自薦,讓我發現香港的長者其實十分勇於挑戰新事物,只是過往甚少類似的機會。而市民對於報道的反應也不俗,可見情況正在慢慢改善。

  • 「老正工作室」未來有沒有新計劃或嘗試?

去年我們開始在模特兒中介以外發展周邊服務,如公關、製作服務等等。今年想再前行一步,將模特兒塑造成 KOL,將他們本身的故事及價值推而廣之;更重要的是先籌備自己的媒體平台。畢竟整體來說,香港甚少有為 50+ 的退休人士而設的資訊。先前提到,社會甚至客戶對長者的既定形象,其實也源於大家缺乏相關資訊。因此我們希望透過媒體平台來推廣自己的 KOL,同時更要繼續大力推廣 active aging。

雜誌推介

退休後的生活應該如何安排、如何重掌自己的人生,是一個永遠也不會有答案的命題,從他人的生命例子或能參透一二。本期專訪了退休後擔任銀齡模特兒的 Dave 和 Jean、90 高齡依然活躍創業的小黃鴨之父林亮,以及視藝術為一生愛好的書畫家區大為,從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取向審視老年生活。

65 非絕命之數,一切個人能否心安,而社會又是否是讓人心安之地。

 

「香港文摘」第二期
  • 出版:CUP 出版
  • 售價:40 港元
  • ISSN:2523-1049
  • 銷售點:香港誠品書店、香港城邦書店、序言書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