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屠殺(上)

A+A-
8 月 31 日於太子地鐵站的事件被市民稱為「恐襲」,更有人視之為「屠殺」及「種族滅絕」。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歷史、考古、甚至法醫科上都有很多屠殺類型事件,亦吸引不少法醫人類學家及生物考古學家進行研究。最近社會上的事件愈演愈烈,以 8 月 31 日晚,於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事最撲朔迷離。雖然,不少人自 7 月已經稱現在的情況為「人道危機(humanitarian crisis)」,831 過後,更有人覺得已經到了「屠殺(massacre)」甚至「種族滅絕(genocide)」的地步。到底這幾種情況應如何劃分?筆者希望藉著這篇文章,為大家概括並介紹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關係,並於下一篇以法證或法醫科角度,分析一些歷史及考古上的屠殺事件,借古鑑今。

一直以來,體質人類學家都在研究古今的社會變化及狀況。這些框架很重要,能讓我們了解每次大規模殺戮(mass killings)背後的社會及行為脈絡。因此,研究當中的受害者骸骨,不單為找出死傷數目,透過分析骸骨的創傷及其死亡資料,更可讓我們找出導致傷亡的一連串暴力行為及事件。

事實上,屠殺是一個「過程(process)」而不是「單一事件(single event)」,連環殺人事件或是隨機殺人案件會持續發生。而其背後原因眾多,學者們暫時歸納出以下 3 種:

  1. 用以征服及根除特定種族、族群或是某種信仰的人
  2. 用以向目擊者或生還者傳遞權力訊息
  3. 用作宣示控制權(power control)

一般在屠殺事件發生的前後,受害人都會被「去人化(dehumanization)」,做法會因文化背景而異。最重要的是,大部分受害者會被加害者看成「異類(others)」。

可惜的是,現時學界沒有為「屠殺」下一個精確的定義。不過,若歸納起來,屠殺可以定義為:

由一個族群的人殺戮另一族群,不論受害者有沒有武器;不論其年齡及性別、種族、宗教及語言、政治、文化、宗教或經濟動機。
(killing by one group of people by another group of people, regardless where the victims armed or not, age and sex, race religion and language, political, racial, cultural, religious or economic motives for the killing.)

隨後學者 Semelin(2009)提出:

屠殺是任何集體舉動(collective actions)以摧毀非戰鬥人員(non-combatants)。

又或是 Kuckelman 及同僚(2000)指出:

屠殺可以指任何突襲(surprise attack)用以殲滅(annihilate)敵對單位(enemy social unit)。

由此可見,不論是哪個學者的定義,都離不開 3 個重點因素:「群組或是敵對社會單位」、「非戰鬥人員」及「集體」。從歷史上看來,一般加害者會對敵對群體及其家庭採取行動,甚至會以女性及兒童為目標,最終目的是透過這一連串行動,為自身辯解及容許自己殲滅「敵人」。

情緒主導是誘發屠殺的一大原因。換句話說,弱方被攻擊或加害者的摧毀行為,都有機會為屠殺行動提供情緒動力,並使其持續發展。這些心理因素都會助燃及加劇『敵人』與己方的分化,繼而相互建立負面情緒。而當領導將前線的辛勞及責任加諸於「敵人」身上,並提出改善方法在於「移除敵人」的話,更會造成仇恨。仇恨最終會化成「剷除異己」的慾望,按照 Semelin 所指,這是「死亡幻想(imaginaire of death)」的情況。事實上,若加害者將焦慮轉化為對「敵方」或「目標群眾」的恐懼,將會極度危險,很多人會因此轉移視線,以平民及非戰鬥人民為目標,更會透過「動物化(animalization)」去質疑對方的「人性」。

目前並無準則定義達成「屠殺」所需的死亡數量,而從人類學及考古學看來,一個亂葬崗內有至少 3 名「原始用家(primary individual)」因同一事件死亡,才算是「屠殺」的有力證據。而屠殺亦分 3 種程度,按嚴重性低到高排列:

1. 小型(small-scale)
  • 通常指摧毀一個政治族群裡面的其中一部分
2. 大型(large-scale)
  • 指在同一個文化環境或脈絡裡面,摧毀一個政治族群的大部分或是全部成員
3. 種族滅絕(genocide)
  • 指無差別地摧毀整個擁有同一文化脈絡及背景的人

大型屠殺事件可以是種族滅絕的其中一個插曲;小型的也可以是大型的其中一個插曲。因此,雖然三者嚴重程度不同,卻有著層遞關係。

要徹底了解屠殺背後的意義及誘因,光從社會及人類學上的理論並不足夠。因此,下一篇會將一些從前考古的屠殺案例套上法醫科角度,分析事件的發生,甚至防止這類事件的重演。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