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The Undead —— 考古不死族(下)

A+A-

考古學家 Matteo Borrini 在意大利 Lazzaretto Vecchio 挖掘 16、17 世紀葬有黑死病患者的墳場時,找到含著石頭的頭顱。而國家在 2018 年亦有類似發現,只是這次是將石頭放在兒童屍體的口中。參與研究的生物考古學家 Jordan Wilson 在報告中亦指出,這種墓葬方式可能用以防止死者復生及傳播細菌。團隊研究兒童的牙齒發展,推測其年齡約為十歲。而發現骸骨之地曾經在公元 5 世紀中期出現一場嚴重的瘧疾,奪取了很多兒童及嬰孩的性命。透過推算骸骨的時期,其很可能為疫症的受害者。

到 18 世紀,名為 Lilias Adie 的女士「被自認」為女巫,更稱曾經與魔鬼發生關係。但在面臨審訊前,她已在監獄中去世。按照慣例,監獄負責人必須盡快將其屍體埋葬在極度濕潤的泥中,埋得愈深愈好,位置需在潮漲與潮退點中間的岸邊,最後更要以一塊大石壓在屍體上。

當時的埋葬程序大費周章,但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她自殺!於當時宗教背景而言,自殺是極度邪惡的罪行,這「背棄上帝」之舉被認為是魔鬼的主意。更甚的是,這些「不得好死」的罪人被認為會復活,並離開墓地破壞活人的生活。這說法並不只適用於女巫,亦用在吸血鬼、自殺者及罪犯等屍體身上。基於有「復活」之說,因此要在其屍體上放一塊大石,令她不能離開墓地危害在世的人。

截至 2012 年,保加利亞考古發現超過 100 名男性「吸血鬼」的骸骨,其中兩具骸骨更有一枝鐵通插在胸口。按照研究,這些骸骨已經埋葬超過 700 年,其胸腔及肚部亦有多次被刺傷的痕跡,因為人們害怕男子會以「吸血鬼」的姿態從墓地復活。這種防止「吸血鬼」的作法並不僅限於成年人。兩年後,即 2014 年,保加利亞另外一個城市發現三具「吸血鬼」小童屍體。按照考古發現報告,其中兩名小童的雙腳被綁起,另外一名小童則在死後被砍掉雙腳。與上述放大石、刺鐵通的作法一樣,綁著或切去雙腳皆為防止死者重生的方式。

從有很多文字記載的中國「湘西趕屍」到西方的「吸血鬼傳奇」,都可以追溯到殭屍與吸血鬼都分別「出身」於歷史事件中,傳統文化當然亦會影響當中的解讀。換句話說,這些故事並不只是祖先及前人故意在夜晚講述的故事。從這些考古發現中,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我們現在都知道傳說與現實不符,但它們的確代表了人與動物,生者與亡者,屍體與身體的灰色地帶,顯示出我們對死亡及未知病理的恐懼,甚至成為人類做出獸性行為背後的其中一種解釋,亦代表了祖先對亡者重生的畏懼及深信不疑。至於造成恐懼的原因可能有二:其一為害怕傳播病毒;其二是美麗、神秘卻又恐怖的屍體腐化過程。在大自然的進程中,屍體慢慢從有血色到沒有血色、冰冷後變成氣球,甚至有血、體液等從五官流出。這些景象及畫面都可以是駭人的。對於這一切變化,在現代科學及醫學蓬勃發展之前都難以解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