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死亡筆記」再臨,夜神月的繼承者

A+A-
經典漫畫「死亡筆記」在本月初推出了全新短篇漫畫續集;圖為漫畫宣傳海報(局部)。

由大場鶇原創、小畑健執筆的經典漫畫「死亡筆記」,剛在 2 月初於「Jump Square」上重新推出短篇續集。篇幅僅 87 頁的新作,儘管只屬「一期完」的紀念性質,但我覺得比十多年前的原版結局還要精彩。

當年的「死亡筆記」原版漫畫,相信本身在兩個創作人心目中都不是長篇鉅製,只因作品面世後大獲好評,為了維持每週連載便需要不斷「歹戲拖棚」,追加新角色、為翻轉情節而翻上再翻,明顯畫蛇添足。故事前期兩大主角夜神月和 L 的鬥智角力,確實峰迴路轉,令人欲罷不能地追看下去,但到了連載後期,已經光芒盡失,畫風和劇情一樣糟糕,甚至為了自圓其說,變成文字版漫畫,幾乎每頁都填滿冗長的對話內容。漫畫幾近爛尾完結後,接續推出的漫畫及電影派生作品,甚至將死亡筆記像上市股票般一拆六,其實都不見得精彩。但這一次的新短篇作品,篇幅不多,本身沒有期待之下,故事情節倒讓人驚喜,找回當年的神采。

故事接續原著漫畫,前作主人公夜神月逝世之後若干年,死亡筆記再度落入某少年之手。但不同的是,新的持有者並不打算扮演正義判官,無意利用筆記制裁罪犯,跟夜神月這種生於警察家庭、品學兼優的高材生不同,他根本不需要在死亡筆記上寫任何人的名字,使用死亡筆記的方法既簡單而暴力:把它拿出來拍賣,價高者得。當然,新主角其實跟夜神月一樣聰明,表面上的貪婪短視,只是他整個完美計劃的第一步。結果一如所料,比起核武、生化兵器擁有更大殺傷力的死亡筆記,得之稱霸世界,失之等同亡國,導致各國元首都想據為己有。最後的競投者,自然是當今世界兩大經濟體的領導人。跟十多年前燒腦式鬥智風格截然不同,沒想到「死亡筆記」在今日中美貿易戰的緊張局勢下,竟開啟了富有政治性、謔諷意味明顯的新章,從少年漫畫演變成一部頗具國際視野的成人向作品。

當你以為「死亡筆記」永遠離不開鬥智犯罪的懸疑戲碼,這部「一期完」的黑色幽默外傳,猶如相隔多年的一下回馬槍,話鋒一變,卻以反高潮的收筆說明了現實世界的殘酷:鬥智是多餘的,其實經濟(資本)實力比智力重要。然而,只要擁有權力,就足以壓倒世上所有智力、財力等實力優勢。鬥到最後,權力才是主宰一切的法則。作為一部曾經以鬥智角力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今日的續作偏偏選擇了推翻鬥智型推理的必要,大場鶇和小畑健的創作意圖,或正好是要掌摑十多年後這個野蠻、墮落、愛鬥大,變得低俗反智的世界。

回想第一次看「死亡筆記」,是 2004 年。中譯單行本正式發售時,記得是在便利店的貨架上買的,當時一眼就能認出是「棋魂」作者小畑健的新作品,只沒想像過是一部完全超越前作的經典。是的,那年便利店貨架上仍然有賣漫畫,而 SARS 剛剛過去,城市重新回復原狀,很多事情都尚未發生。如今想來,恍如隔世。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